鱷魚把拔

教書是我的職業 寫作是我的志業 人生以分享歷史想法,撰寫小說、散文為目標 歡迎各位一起來欣賞 https://liker.land/dragonlovesnow/civic

粒史學加000194《史記》卷七〈項羽本紀〉15:一場配角很搶戲的宴會

司馬遷筆下的鴻門宴,主角到底是誰?

──────────原文──────────

沛公旦日從百餘騎來見項王,至鴻門,謝曰:「臣與將軍戮力而攻秦,將軍戰河北,臣戰河南,然不自意能先入關破秦,得復見將軍於此。今者有小人之言,令將軍與臣有郤。」項王曰:「此沛公左司馬曹無傷言之;不然,籍何以至此。」項王即日因留沛公與飲。項王、項伯東向坐。亞父南向坐。亞父者,范增也。沛公北向坐,張良西向侍。范增數目項王,舉所佩玉珪以示之者三,項王默然不應。范增起,出召項莊,謂曰:「君王為人不忍,若入前為壽,壽畢,請以劍舞,因擊沛公於坐,殺之。不者,若屬皆且為所虜。」莊則入為壽,壽畢,曰:「君王與沛公飲,軍中無以為樂,請以劍舞。」項王曰:「諾。」項莊拔劍起舞,項伯亦拔劍起舞,常以身翼蔽沛公,莊不得擊。於是張良至軍門,見樊噲。樊噲曰:「今日之事何如?」良曰:「甚急。今者項莊拔劍舞,其意常在沛公也。」噲曰:「此迫矣,臣請入,與之同命。」噲即帶劍擁盾入軍門。交戟之衛士欲止不內,樊噲側其盾以撞,衛士仆地,噲遂入,披帷西向立,瞋目視項王,頭髪上指,目眥盡裂。項王按劍而跽曰:「客何為者?」張良曰:「沛公之參乘樊噲者也。」項王曰:「壯士,賜之巵酒。」則與斗巵酒。噲拜謝,起,立而飲之。項王曰:「賜之彘肩。」則與一生彘肩。樊噲覆其盾於地,加彘肩上,拔劍切而啗之。項王曰:「壯士,能復飲乎?」樊噲曰:「臣死且不避,巵酒安足辭!夫秦王有虎狼之心,殺人如不能舉,刑人如恐不勝,天下皆叛之。懷王與諸將約曰『先破秦入咸陽者王之』。今沛公先破秦入咸陽,豪毛不敢有所近,封閉宮室,還軍霸上,以待大王來。故遣將守關者,備他盜出入與非常也。勞苦而功高如此,未有封侯之賞,而聽細說,欲誅有功之人。此亡秦之續耳,竊為大王不取也。」項王未有以應,曰:「坐。」樊噲從良坐。坐須臾,沛公起如廁,因招樊噲出。

──────────翻譯──────────

項羽因為劉邦竟然派人防守函谷關,試圖不讓他進關而發怒。因此,他本打算隔天一早領軍擊潰劉邦的軍隊,但前一晚叔父項伯卻意外成了和事佬,不僅告訴劉邦與張良即將來臨的危機,還跟項羽解釋劉邦的心意。

因此,第二天一早,沛公趕緊帶著一百多人馬來見項王,到達「鴻門」,便向項王賠罪說(沛公旦日從百餘來見項王,至鴻門,謝曰):

「我跟將軍您合力攻秦,將軍在河北作戰,我在河南作戰(臣與將軍戮力而攻秦,將軍戰河北,臣戰河南)。但我沒想到自己能先入關攻破秦朝,還能夠在這裡又見到將軍您(然不自意能先入關破秦,得復見將軍於此)。如今,應該是有小人說了什麼壞話,才使得將軍和我之間產生了嫌隙(今者有小人之言,令將軍與臣有郤)。」

項羽回答說:

「是您的左司馬曹無傷說的,不然,我項籍怎麼會這樣(此沛公左司馬曹無傷言之;不然,籍何以至此)!」

誤會化解後,項王當日就讓沛公留下一起喝酒(項王即日因留沛公與飲)。項王、項伯面朝東坐,亞父面朝南坐(項王、項伯東向坐。亞父南向坐)。「亞父」也就是范增。沛公則面朝北坐,張良則是面朝西陪侍著(沛公北向坐,張良西向侍)。

范增好幾次給項王使眼色,又好幾次舉起身上佩戴的「玉玦」要項王下定「決心」,但項王只是沉默著,沒有反應(范增數目項王,舉所佩玉珪以示之者三,項王默然不應)。

面對項羽的沉默,范增起身出去,叫來項莊,對他說:

「大王為人心腸太軟,你進去上前獻酒祝壽,然後請求舞劍,接著趁機擊殺坐著的沛公(君王為人不忍,若入前為壽,壽畢,請以劍舞,因擊沛公於坐,殺之)。不然的話,你們這幫人都將成為他的俘虜(不者,若屬皆且為所虜)。」

聽了范增的說明後,項莊進來,上前獻酒祝壽。祝酒完畢,對項王說:

「大王和沛公飲酒,但軍營中沒有什麼可以娛樂的,就讓我來為你們舞劍吧(君王與沛公飲,軍中無以為樂,請以劍舞)!」

項王說:「好的。」(項王曰:「諾。」)

項莊就拔劍起舞,項伯也跟著拔劍起舞,並常常用身體掩護沛公,讓項莊沒有辦法刺擊沛公(項莊拔劍起舞,項伯亦拔劍起舞,常以身翼蔽沛公,莊不得擊)。看到如此危急的情景,張良趕緊走到軍門,找來樊噲。樊噲問說:

「今天的事情怎麼樣(今日之事何如)?」

張良回答:「狀況很危急!現在項莊正在舞劍,他的目標一直放在沛公的身上呀(甚急。今者項莊拔劍舞,其意常在沛公也)!」

樊噲說:「這麼說情況還真危險,快讓我進去,我要跟沛公同生死(此迫矣,臣請入,與之同命)!」

於是,樊噲帶著劍拿著盾就往軍門裡闖(噲即帶劍擁盾入軍門)。持戟交叉的守衛們想擋住不讓他進去,樊噲便側著盾牌往前一撞,守衛們撲倒在地(交戟之衛士欲止不內,樊噲側其盾以撞,衛士仆地),樊噲於是闖進軍門,挑開帷帳面朝西站定,睜大眼睛怒視項王,頭髮根根豎起,兩邊眼角好像要睜裂一樣(噲遂入,披帷西向立,瞋目視項王,頭髪上指,目眥盡裂)。

項王伸手握住劍,挺直身子,問說:「這位客人是想來做什麼?」(項王按劍而跽曰:「客何為者?」)

張良回答:「他是沛公的護衛樊噲。」(張良曰:「沛公之參乘樊噲者也。」)

項王說:「真是位壯士!賜他一杯酒(壯士,賜之巵酒。)!」

手下的人給他遞上來一大杯酒(則與斗巵酒)。樊噲拜謝後,起身站著喝完那杯酒(噲拜謝,起,立而飲之)。

項王說:「賜他一塊豬肩肉(賜之彘肩)!」

手下的人遞過來一大塊生的豬肩肉(則與一生彘肩)。樊噲便把盾牌反扣在地上,並把那一大塊生的豬肩肉放在盾牌上面,拔出劍來邊切邊吃(樊噲覆其盾於地,加彘肩上,拔劍切而啗之)。

項王看著樊噲的模樣後,說著:「好一位壯士!還能再喝杯酒嗎(壯士,能復飲乎)?」

樊噲說:

「我連死都不逃避,一杯酒又有什麼好推辭的(臣死且不避,巵酒安足辭)!秦王有虎狼一樣兇狠之心,殺人無數,好像唯恐殺不完;給人加刑,好像唯恐用不盡,因此天下人都叛離了他(夫秦王有虎狼之心,殺人如不能舉,刑人如恐不勝,天下皆叛之)。楚懷王曾和諸將約定『先擊敗秦軍進入咸陽的人,就讓他在關中稱王。』(懷王與諸將約曰『先破秦入咸陽者王之』)如今沛公先擊敗秦軍進入咸陽,所有財物絲毫都沒敢動,還封閉秦王宮室,把軍隊撤回到霸上,就只為了等待大王您的到來(今沛公先破秦入咸陽,豪毛不敢有所近,封閉宮室,還軍霸上,以待大王來)。甚至,他還特地派遣將士把守函谷關,為的是防備其他盜賊竄入和意外的變故(故遣將守關者,備他盜出入與非常也)。沛公如此勞苦功高,沒有得到封侯的賞賜,您反而聽信小人的讒言,要殺害有功之人(勞苦而功高如此,未有封侯之賞,而聽細說,欲誅有功之人)。這只是在走秦朝滅亡的老路,我私下認為大王您不會採取這種做法(此亡秦之續耳,竊為大王不取也)!」

樊噲這一番話說得項王無話可回答,只能對著樊噲說:「坐吧!」(項王未有以應,曰:「坐。」)

於是,樊噲在張良旁邊坐了下來(樊噲從良坐)。又坐了一會兒,沛公起身上廁所,順便把樊噲叫了出來(坐須臾,沛公起如廁,因招樊噲出)。

─────────解說與心得─────────

這一段內容就是有名的「鴻門宴」過程。司馬遷筆下的內容,讓人會誤以為他根本就是站在一旁記錄一樣。然而,其實司馬遷所處的時代與鴻門宴已相隔約百年之久。為何司馬遷能夠寫下如此生動精采的內容?畢竟,即使真有官方檔案,應該也不可能描述得如此生動。因此,這些應該是司馬遷四處蒐集得來的民間傳聞,再加上他的文筆所完成的內容。可見,即使相隔近百年,民間對於這場鴻門宴仍有很多精彩的傳聞。雖說民間傳聞的可信度有限,但我們仍可透過這些傳聞看出當時的「民意」。

首先,鴻門宴的兩大主角─項羽與劉邦,幾乎沒有任何戲分可言。從劉邦簡短的道歉,到項羽接受道歉後的宴客,這篇〈項羽本紀〉的主角,之前屢屢屠城的項羽,今天雖然看起來心情還不錯,但幾乎沒有戲分可言,台詞更是少的可憐。

相較之下,這場鴻門宴的真正主角,應該是老謀深算的范增,以及豪邁的樊噲。

首先,先來看看那位老謀深算的范增。在這場鴻門宴之前,他唯一戲分來自於建議項羽的叔叔─項梁,一定得找出擁有楚國血統的人來領導大家,這也就是當年還在幫年牧羊的「熊心」,最終能成為楚懷王的緣故。然而,楚懷王出現後,反而對項羽處處設限,導致項羽一度怒殺懷王的愛將「卿子冠軍」宋義。因此,項羽是否會對這位當年建議擁立懷王的范增有所不滿?我們不得而知。但至少在這場鴻門宴上,項羽似乎完全不理會范增的暗示,多少可以看出項羽對這位被他尊為「亞父」的范增,並沒有全然地信任。

不過,以當時劉邦與項羽都還同屬於反秦的起義軍陣營,只是因為劉邦先入關中,竟然就讓范增感受到劉邦這個人未來將會成為項羽的大敵,就可以感受出范增的政治敏銳。

可惜,范增即使預測劉邦未來將帶來威脅,他也只能暗示項羽快殺劉邦,或是改派項莊透過舞劍來刺殺劉邦。相較於范增的政治敏銳度,他的刺殺手段似乎不太高明。畢竟,如果真要殺劉邦,他應該還可以在酒菜中下毒,甚至直接派大批衛士衝進去擊斃劉邦與張良,這些方法應該都比項莊舞劍來得高明。這或許可以說明,范增在項羽軍中所有用的權力有限吧!

其次,這場宴席中另一位主角則是豪邁的樊噲。那彷如美式足球的衝撞進場,讓項羽看傻了眼。項羽不僅沒有怪罪,反而賜他酒肉享用。喝了些酒後的樊噲,甚至正氣凜然地說出一番大道理。相較之下,我們印象中的謀士張良,在這場宴會中除了到門口求救外,一樣沒有戲分可言。

其實,關於這場看似很重要的鴻門宴,我們是否犯了「事後諸葛」的錯誤?

一直以來,我們總認為這場鴻門宴決定了日後的楚漢相爭。甚至不斷假設:如果鴻門宴上項羽狠心地殺了劉邦,或許整個歷史將會改寫吧!

然而,鴻門宴的當下,項羽與劉邦並非敵對,而是同僚關係。項羽先前之所以發怒,是他認為劉邦竟然敢把他擋在函谷關之外,有想獨佔好處的感覺,這才讓項羽希望能清理門戶。因此,當劉邦前來道歉,兩人也都認定是曹無傷的挑撥離間後,頓時都化解心結下,才有這場宴會的出現。換言之,在心結化解的當下,項羽已經沒有任何殺劉邦的理由,因此之後的情節會不會是民間的想像與創作呢?

如之前所說的,這場紀錄的資料來自於司馬遷的民間訪談。而從司馬遷的描述中,可以看出民間對於項羽的同情。一如我們所認為的,如果當年項羽狠心地殺了劉邦,或許日後就不會出現兵敗垓下、烏江自刎的悲劇。因此,這場宴會的情況是否真如司馬遷所採集到的民間傳說那樣,其實我們不得而知。但從范增那不高明的暗殺手段,還有項伯與項莊那段舞劍攻防戰,以及樊噲那段與他身分不太相符的精采演說,令我感覺這會不會只是人們想表達對項羽最終結局的惋惜,因此想像出來的驚險場景呢?

言歸正傳,劉邦最終藉由如廁離席,接下來該如何逃回自己的軍營?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以上,就是這段有點長的史料給我的滿滿收穫。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粒史學加000193《史記》卷七〈項羽本紀〉14:誰知道自己的決定有可能會改變歷史的走向?

粒史學加000192《史記》卷七〈項羽本紀〉13:當貪財的人不貪時,表示他想貪什麼了?

粒史學加000191《史記》卷七〈項羽本紀〉12:身為小兵的悲哀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