鱷魚把拔

教書是我的職業 寫作是我的志業 人生以分享歷史想法,撰寫小說、散文為目標 歡迎各位一起來欣賞 https://liker.land/dragonlovesnow/civic

(小說)覓雪09使命

沒有學不會的學生,只有找不到方法的老師

被醫生判定為中風後的隔天,龍老師聽醫生的話吞了幾顆B群來活化腦細胞之後,仍堅持去補習班上班。為了不讓人發現他的病情,龍老師隨時努力地眨著眼睛,讓龍老師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受到,原來眨眼睛這種小事也是很困難的。雖然龍老師走起路來有些微的不穩,眨眼睛的時候也很不自然,甚至上課時有些字的發音唸起來怪怪的,但倒是沒有人發現龍老師的身體有些異狀。經過了每天的復健以及按時服藥下,龍老師的身體總算慢慢康復。眨起眼睛,看起來也自然了許多,讓他終於鬆了一口氣。因為如果真的中風,龍老師的教師生涯也只能畫下句點了。

一週後,龍老師徵求家人的同意下,又再次前往台北尋找阿雪。龍老師在心中告訴自己:

(這是最後一次去找阿雪了!如果這孩子真的沒有緣份,那也就只能選擇放下。)

有鑑於上次因為火車誤點而失去機會,所以這次龍老師選擇提前出門,以免再次錯失機會。還沒十一點,龍老師已經到達阿雪的學校門口,由於時間還早,所以龍老師決定先到學校對面的書局看看書。直到快十二點,龍老師才再度回到校門口。然而,此時龍老師卻看到校門口有個熟悉的身影。

「咦?你不是王先生嗎?」

「你是......?老師?你是我家阿雪當年補習班的老師。你怎麼會在這裡?你也跑來台北工作了嗎?」龍老師的出現,讓老王有些訝異。

龍老師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的想法告訴老王,頓時老王眼框裡泛著淚光。

「老師~~真的很謝謝你。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我真後悔當初把阿雪帶來這裡。」老王邊說邊哽咽著。

「是因為阿雪一下課就跟著其他人騎著車四處亂跑的關係嗎?」龍老師回想起之前來看阿雪時的情景。

「老師,你怎麼知道阿雪每天四處亂跑呢?」

「其實......今天不是我第一次上來找阿雪,我之前有看過她被其他人載走,那次本來想好好告誡阿雪的,沒想到還沒說完話,他們就跑走了!」

一聽到龍老師竟然曾經試著跟阿雪聯繫,老王皺著眉頭地問著:

「老師~~你跟我女兒到底是什麼關係?」

「跟你女兒?不就是師生關係嗎?」

「可是……?」老王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王先生,你不是第一個懷疑我跟妳女兒似乎有戀情的人,但我只是很單純的認為你女兒跟我很有緣,而且我講的話她都會乖乖遵守,所以我才希望能盡點力改變她。還記得你第一次帶阿雪來補習班時,曾對著我們說:『老師~~我女兒就拜託你了!』當時我們承諾一定會好好管教你女兒的,不是嗎?」

老王聽完後,淚流滿面的對著龍老師說:

「老師~~真的非常抱歉,我誤會你了!不瞞您說,當初阿雪的外公往生時,留下了一份遺產給阿雪的媽媽,但阿雪的媽媽已經往生,而阿雪又未成年,所以是由我來代為管理這筆錢。因此我想用這為數不小的一筆錢來改善生活,並帶阿雪來到台北,讓她有更多資源可以學習。當時我最苦惱的,就是阿雪堅持要留在鄉下,因為她很喜歡補習。為此,我只好去補習班裡大吵大鬧,我爭的不是那一點點錢,我是要讓阿雪死心,跟著我來台北生活。但我沒想到阿雪來台北後又變回來以前的模樣了!老師啊~~請原諒我當時在補習班裡大吵大鬧啊!我只是基於疼愛阿雪而已,我只是……。」講到情緒激動處,老王一度打算跪下來,龍老師趕緊扶起他,並對著老王說:

「王先生,別這樣,事情都過去了!」

龍老師扶起了老王後,心中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難怪當初老王烙下狠話後,並沒有繼續來補習班鬧,因為老王的重點不是要回學費,而當時阿雪一定坐在門外的轎車上,看著他父親在補習班裡大吵大鬧的模樣。龍老師回想起當時轎車的車窗一度試著拉下,最終又關上的景象,心想當時阿雪一定很難過吧!想繼續留在鄉下補習,但自己的父親卻公然在補習班裡大吵大鬧,阿雪怎麼敢繼續回到補習班上課呢?

此時,學生們陸陸續續地走出校門。在人群中,龍老師看到了阿雪,卻被阿雪臉上的傷痕嚇了一跳,而阿雪也因為龍老師的再度出現而驚訝不已。

「阿雪怎麼……?」

「老師~~這小子跟別的女生爭風吃醋下,在大庭廣眾下打了一架,雙雙被都記了大過處分。接到電話之後,我才知道事態嚴重,所以才每天都接阿雪上下學的。」

「打架?」龍老師對於阿雪打架一事感到很訝異,但回想起當初阿雪在網咖裡叼著菸的模樣,卻也覺得阿雪會打架並不意外。

此時,阿雪低著頭,不敢直視龍老師。龍老師看著傷痕累累的阿雪,心中有著無數感慨。

「老師~~可以請你到我家坐坐,跟阿雪開導一下嗎?」老王說著。

「好的,如果不會造成你們困擾的話。」

「怎麼會呢?老師能到我們家來坐坐,是我們的榮幸呢!」

於是,龍老師便搭著老王的車,與他們一起回去。快到老王家的時候,看著那附近都是華麗的建築,龍老師就深深覺得這邊一定都是有錢人吧!一走進老王家,更讓龍老師確認了心中的想法。那華麗的裝潢,精美的燈飾,整面牆都放滿書籍的書架,都讓龍老師眼睛為之一亮。正當龍老師誇讚著房子的豪華時,一旁的阿雪卻是冷冷的說著:

「房子再怎麼大,裝潢再怎麼美,這也只是凍冷冰冰的房子,而不是個家。」

「妳再說甚麼?」老王聽到阿雪的話之後,一度作勢要打阿雪,卻又因為龍老師在一旁而作罷。

「我有個提議,你們父女倆要不要坐下來好好聊聊?你們有多久沒有好好聊個天,分享工作或是學習時的酸甜苦辣?」

「有什麼好聊的?」老王跟阿雪竟然異口同聲地回答著,讓龍老師忍不住苦笑著。

走進客廳,三人都坐了下來之後,傭人遞上了茶點。此時,阿雪隨性地躺在沙發上,讓身為主人的老王皺著眉頭,握著拳頭,幾乎要發火。

「阿雪~~妳在老師面前可以端裝一點嗎?」龍老師先開口告誡阿雪,阿雪才打消了消極對抗老王的念頭,並好好地坐著。

始終不敢直視龍老師的阿雪,總覺得對老師有著無限的愧疚。特別是幾個月前老師特地前來找她,她卻坐著朋友的車跑去玩耍。

「阿雪,妳還有再補習嗎?」

「老師,別提了!來台北之後,我一樣幫她報了補習班,可是她又變成以前那副模樣,一下課就往網咖跑。補習班老師罵她,甚至我打她,她還是照去不誤,到最後補習班乾脆退我學費,告訴我不收這種學生呢!後來我乾脆請家教來家裡教她,第一個老師被她捉弄到氣跑,第二個老師被她嚇哭。我真拿這孩子沒轍啊!」老王抱怨著。

「是他們功力不夠的!」阿雪低咕著,老王見狀準備發飆之際,龍老師趕緊打了圓場。

「所以阿雪妳是間接誇獎我功力不錯囉?」

「呵呵!」阿雪邊笑邊看了一下龍老師,這還是她從剛剛到現在第一次敢正眼看了看老師呢!但突然間,阿雪愣了一下,有點訝異地說著:

「老師~~你……你的眼睛是不是怪怪的呀?」

老王跟阿雪一起仔細地看著龍老師的雙眼,雖讓龍老師感到有些不自在,但龍老師內心卻激動不已。中風以來,見過了多少學生、多少老師,除了家人之外,也只有阿雪會發現老師的眼睛怪怪的,這就像當年的豫讓一樣,吞炭毀身後,沒有人認得他,唯有知己能一眼看出他是誰。面對阿雪的疑問,龍老師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的病痛說了出來。聽完龍老師的事情後,老王跟阿雪眼中泛著淚光,特別是阿雪更是淚珠一顆顆地滑落到地上。

「老師~~為什麼?為什麼要管我這個壞小孩?」

「一來是身為老師的使命。二來老師堅信:還有餘力就要盡量幫助別人,特別是我認為阿雪妳其實很聰明,沒有好好學習是很可惜的。」

「老師~~我……我以後會好好讀書的。」一聽到龍老師連中風了都還掛念著要撥空來找她,就讓阿雪感動不已,對於自己這些日子來的荒唐舉動後悔不已。

這時,龍老師將襯衫口袋裡的三支紅、藍、黑筆拿了下來,遞給了阿雪。

「阿雪,老師只希望妳真的能迷途知返就好。不是每個人都有這麼好的資質,浪費上天給妳的資質是件很可惜的事情。老師我沒有什麼禮物可以送妳,只有身上這三支筆,這是老師以前讀書時培養的習慣:用黑筆來抄寫課文、用藍筆來補充重點、用紅筆來標記容易出錯的地方。希望妳往後也能這樣下點功夫讀書,別讓自己的天份浪費了。另外,這三隻筆也時時督促著老師自己:黑色代表必須做的事,這是責任。藍色代表可以多做的事,這是使命。紅色代表絕不能做的事,這是堅持。就以妳玩網路遊戲為例,打敗對手是你要做的事,不開外掛、不作弊是個人堅持,如果妳多做了練習,那麼妳就會變成高手,就會變成無人可以打敗的高手。讀書、做人做事,不也是同樣的道理嗎?」

龍老師將三隻筆交給阿雪後,也對著一旁的老王說:

「王先生,多陪陪阿雪吧!如今已經經濟無虞了,多花點時間陪陪她,了解她在讀什麼書、了解她交了什麼朋友,了解他在玩什麼東西,甚至多帶她出去走走,這些才是阿雪所需要的。我想對阿雪來說,物質上的滿足,不如精神上的充實。」

緊握著三隻筆的阿雪,在龍老師跟爸爸講話的同時,不斷地點點頭表示認同。

「老師~~我知道了!阿雪,以後我會每天隨時陪著妳的!」

「爸……其實不用隨時陪著我啦!」阿雪尷尬地苦笑著。

看著老王跟阿雪和好的模樣,龍老師也露出了微笑。教導學生是他必須做的事情,但教導一個已經不是他的學生的人,則是龍老師多做的事情。要感動一個人的最好方法就是「多做」一些不一定需要做的事情,這樣一定能感動人心,並改變人心的。

與王家父女用過餐後,龍老師滿心歡喜的準備回家去,但世事真像童話故事般那麼美好嗎?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小說)覓雪08尋覓

(小說)覓雪05迷惘

(小說)覓雪07往事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