鱷魚把拔

教書是我的職業 寫作是我的志業 人生以分享歷史想法,撰寫小說、散文為目標 歡迎各位一起來欣賞 https://liker.land/dragonlovesnow/civic

粒史學加000109《史記》卷五〈秦本紀〉01:什麼?又是另一個吞鳥蛋生小孩的故事!

秦之先,帝顓頊之苗裔。孫曰女修。女修織,玄鳥隕卵,女修吞之,生子大業。大業取少典之子,曰女華。女華生大費,與禹平水土。已成,帝錫玄圭。禹受曰:「非予能成,亦大費為輔。」帝舜曰:「咨爾費,贊禹功,其賜爾皁游。爾後嗣將大出。」乃妻之姚姓之玉女。大費拜受,佐舜調馴鳥獸,鳥獸多馴服,是為柏翳。舜賜姓嬴氏。

──────────────────────

來到了秦國的歷史,又得重新從遠古時代提起,感覺有點不習慣,這或許就是「紀傳體」的缺點,每一卷之間會有很多重複的時代與內容,相較之下,「編年體」似乎比較有時間的脈絡。不過,當事情一多,無法看清「某一國」或「某一人」的歷史時,「紀傳體」又會顯現出它的優點。換言之,如果對時間的脈絡很清晰,讀「紀傳體」的史書時會比較清楚。相反的,如果對時間的脈絡不太懂,還是先閱讀「編年體」的史書比較合適。

言歸正傳,根據司馬遷的描述:秦的祖先,源自顓頊帝的後代孫女,名叫女修(秦之先,帝顓頊之苗裔。孫曰女修)。有一天,「女修」織布的時候,有一隻燕子掉落一顆蛋,女修把它吞食了,生下兒子,名叫「大業」(女修織,玄鳥隕卵,女修吞之,生子大業)。

有趣的是,這段故事與〈殷本紀〉的「三人行浴,見玄鳥墮其卵,簡狄取吞之,因孕生契」的描述,幾乎如出一轍,甚至連吞的蛋都是「玄鳥」的呢!真不知道是編劇偷懶?還是玄鳥習慣邊飛邊下蛋?關於這點,就最後再來討論好了!

言歸正傳,這位連爸爸都沒有記載是誰的「大業」後來娶了少典部族的女兒,名叫「女華」(大業取少典之子,曰女華)。兩人生下了「大費」,這位「大費」輔助大禹治水(女華生大費,與禹平水土)。治水成功後,帝舜為表彰大禹的功勞,賜給他一塊黑色的玉圭(已成,帝錫玄圭)。

當禹接受賞賜時,對帝舜說:

「治水不是我一個人就能完成的,也是因為有大費做助手(非予能成,亦大費為輔)。」

帝舜回答:

「啊!大費,你幫助禹治水成功!我賜你一副黑色的旌旗飄帶。你的後代將會興旺昌盛(咨爾費,贊禹功,其賜爾皁游。爾後嗣將大出)。」

於是把一個姓姚的美女嫁給他(乃妻之姚姓之玉女)。大費行拜禮下接受了賞賜(大費拜受),並為帝舜馴養禽獸,在大費的馴養下,禽獸大多馴服,他就是「柏翳」(佐舜調馴鳥獸,鳥獸多馴服,是為柏翳)。後來,帝舜還賜他為「嬴氏」(舜賜姓嬴氏)。

這裡有兩點可以探討一下:

其一,「乃妻之姚姓之玉女」其實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單純。畢竟,在本系列文章的開頭幾篇曾經討論過,「姓」與血緣關係有關,「氏」則與地域關係有關。因此,有「姓」的人應該是血緣高貴的貴族,後來隨著血源關係淡薄下,被分封到各地的親戚則會以當地名稱當作「氏」。但不管怎麼說,「姓氏」在遠古時代可不是一般人能擁有的。因此帝舜透過嫁給他一個姚姓的女子,用意應該是要提升「大費」的地位吧!

再者,在書寫工具不像今日那樣發達的漢朝,司馬遷應該很難像我們這樣可以隨時來個全文搜索。其實,在這裡所提到的這位善於馴養動物的「大費」,又稱「柏翳」,其實就是〈五帝本紀〉中的「益」。

在〈五帝本紀〉,司馬遷曾記載「舜曰:『誰能馴予上下草木鳥獸?』皆曰益可。

在〈夏本紀〉中,大禹去世後本該由「益」接下帝位的(十年,帝禹東巡狩,至于會稽而崩。以天下授益)。

為何在〈五帝本紀〉與〈夏本紀〉中出現的「益」,到了〈秦本紀〉中卻變成了「大費」或是「柏翳」呢?除了司馬遷有可能想把所有出現過的資料都留給後世,讓後世自行判斷,而不是讓資料消失之外,或許可以搭配「吞玄鳥蛋」的內容一起討論吧!

其實,每一篇本紀的開頭都有點類似,就是每個民族在幫自己找祖先而已。這些故事到底是從古流傳下來,讓後氏記錄?還是後世為了美化自己,而往前刻意附會的呢?從吞鳥蛋到踩巨人腳印,與其去探討這些故事的真偽,或是去合理化這些古文的敘述,或許也該想想:這些帶點神話色彩的內容,會不會其實只是後代子孫希望自己的聲望更高,而從各種故事中揉合出祖先故事呢?

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想法,實在是因為秦民族的祖先故事,跟商民族的祖先相似度太高,不僅都是「吞玄鳥蛋」而出生,而且商民族的始祖契,也曾輔佐大與治水(契長而佐禹治水有功)。因此,我個人認為這些民族的祖先傳說,應該有互相抄襲的嫌疑。

話雖如此,即使是古人的捏造,我們仍可從中找到一些有用的線索,像是本段開頭所提到的「秦之先,帝顓頊之苗裔。孫曰女修」,也就是說,秦國的祖先是個女子,他的丈夫是誰,連司馬遷也都不知道?只知道她吞下玄鳥蛋生下大業。從這裡我們可以推測出,秦民族本是母系社會的部落,直到「舜賜姓嬴氏」,才進入到了父系社會。

另外,從秦民族特別找到了善於馴養動物的「益」,也就是本段中出現的「大費」或「柏翳」來當始祖,或許是因為這個民族也很擅長馴養動物吧!?

那麼這個擅長馴養動物的秦民族接下來會如何發展?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以上,就是本段史料給我的一些心得。

原文連結鱷魚把拔談天說地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