鱷魚把拔

教書是我的職業 寫作是我的志業 人生以分享歷史想法,撰寫小說、散文為目標 歡迎各位一起來欣賞 https://liker.land/dragonlovesnow/civic

粒史學加000098《史記》卷四〈周本紀〉38:原來,這就是孔子每天看到的新聞

敬王元年,晉人入敬王,子朝自立,敬王不得入,居澤。四年,晉率諸侯入敬王于周,子朝為臣,諸侯城周。十六年,子朝之徒復作亂,敬王奔于晉。十七年,晉定公遂入敬王于周。

三十九年,齊田常殺其君簡公。

四十一年,楚滅陳。孔子卒。

四十二年,敬王崩,子元王仁立。元王八年,崩,子定王介立。

──────────────────────

在上一篇的最後,周王室又一次的發生嫡子與庶子爭奪王慰的事情。最終,在名義上是封國,但實際上卻已經是當時霸主的晉國幫助下,由嫡子「王子丐」登上了天子位。然而,這位擁有霸主國支持的周敬王登基的第一年,在晉國人護送他回周王朝的國都之際,卻發現國都雒邑仍被自立為王的庶子「王子朝」霸佔著,導致周敬王無法進入國都(晉人入敬王,子朝自立,敬王不得入)。關於這部分的細節司馬遷並沒有詳述,但其實當時周敬王曾聯合晉國攻打國都,但卻始終攻不下的情況下,周敬王只好暫時居住在「澤」這個地方。

就這樣兩位周天子僵持了四年之後,霸主晉國才再度率領諸侯把周敬王護送回國都雒邑(晉率諸侯入敬王于周)。從司馬遷的記載來看,戰敗的「王子朝」似乎沒有被懲罰,而是重新回到了臣子的地位(子朝為臣),而前來的諸侯也留下人手幫忙周王朝修築殘破的都城(諸侯城周)。

奇怪的是,接下來司馬遷一口氣跳到十二年後,也就是周敬王在位第十六年。這時,王子朝的黨羽們又起來作亂(子朝之徒復作亂),導致周敬王流亡到晉國。

隔年,也就是周敬王十七年,在晉定公的協助下,再次把周敬王護送回周王朝的國都(晉定公遂入敬王于周)。

關於這場「王子朝之亂」,司馬遷的描述有點簡略,詳細的情形得參考《左傳》才會更清楚,才不會感到一頭霧水。像是周敬王四年,王子朝戰敗後,真的沒有受到任何懲罰嗎?以及周敬王十六年,為何是王子朝的「黨羽」叛亂?

其實,如果根據《左傳》的內容來看,王子朝當年兵敗後,是逃亡到楚國的,因此司馬遷所寫的「子朝為臣」,應該是指「王子朝」逃亡到楚國當臣子。

另外,其實周敬王十五年還發生一件你我所熟知的大事。在這一年,回來復仇的伍子胥,帶著孫武等人與吳國軍隊打敗楚國。這時,周敬王聽說楚國被吳國打敗下,便趕緊派人趁機殺掉流亡楚國多年的王子朝,這也就是為什麼隔年會發生王子朝的黨羽們叛變的緣故。因為他們的主子都逃亡十二年了,卻還是遭到周天子的殺害。

但為何司馬遷關於這一段故事的描述有點簡要呢?我猜想司馬遷或是仍出於「隱惡揚善」的原則,不想把該國的醜聞都詳盡地寫在該國的傳記中吧!所以,司馬遷大多會把該國的醜聞或批評,寫在其他傳記裡,而不願意直接寫在該國內容裡,以表示對逝者的尊重。

另外,關於這場「王子朝之亂」,日本學者石井宏明在他的著作《東周王朝研究》一書中指出,這場王室內亂是最後的,也是規模最大的一場,讓「東周王朝軍事力量受到了致命的損失」。

換言之,王子朝就算真的爭奪到了王位,也只是搶到了一個更殘破不堪的王室而已。到底身為庶子的王子朝為何一定得爭這個只剩下名分的位子呢?對權力如此的渴望,還真是我難以想像的。

言歸正傳,周敬王在位第三十九年,齊國發生大夫田常殺了國君齊簡公的事情(齊田常殺其君簡公)。

周敬王在位的四十一年,楚國出兵滅掉了陳國。這一年,孔子去世。

周敬王在位四十二年後逝世,由兒子周元王「仁」繼位。這位周元王在位僅八年就,逝世,由兒子周定王「介」登位。

由於司馬遷特別標注了孔子的消息,讓我們知道這時候發生這一連串「臣弒君、下犯上」的事情,對孔子來說,這些可不是遙不可及的過去,而是孔子生活當下所發生的新聞時,更讓我們對孔子始終渴望回到周王朝之初的美好時代,感到佩服。如果是一般人,身處在那樣的亂世,恐怕只想隨波逐流,或安安份份過日子就好。

據說曾有位歐洲學者讀過《論語》後,認為只是在浪費時間讀一個老頭子的廢話而已。但其實,如果他把《論語》中孔子的每一句話都套上孔子所身處的那種亂世,才會感受到孔老夫子的偉大的。看一個人或一句話,就得放回到他所處的時代,才能更深刻了解這個人或他說那句話時的感受,這就是學歷史要學到的東西之一吧!

以上,就是這幾段史料給我的小小收穫。

原文連結鱷魚把拔談天說地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