鱷魚把拔
鱷魚把拔

教書是我的職業 寫作是我的志業 人生以分享歷史想法,撰寫小說、散文為目標 歡迎各位一起來欣賞 https://liker.land/dragonlovesnow/civic

粒史學加000070《史記》卷四〈周本紀〉10:「祥瑞」是真的?還是你自己解釋出來的?

武王即位,太公望為師,周公旦為輔,召公、畢公之徒左右王,師修文王緒業。

九年,武王上祭于畢。東觀兵,至于盟津。為文王木主,載以車,中軍。武王自稱太子發,言奉文王以伐,不敢自專。乃告司馬、司徒、司空、諸節:「齊栗,信哉!予無知,以先祖有德臣,小子受先功,畢立賞罰,以定其功。」遂興師。師尚父號曰:「總爾眾庶,與爾舟楫,後至者斬。」武王渡河,中流,白魚躍入王舟中,武王俯取以祭。既渡,有火自上復于下,至于王屋,流為烏,其色赤,其聲魄云。是時,諸侯不期而會盟津者八百諸侯。諸侯皆曰:「紂可伐矣。」武王曰:「女未知天命,未可也。」乃還師歸。

──────────────────────

總結西伯的故事後,司馬遷接著紀錄周武王的事蹟。上任後的周武王,任用了太公望為太師,任命他的弟弟周公旦做輔相(武王即位,太公望為師,周公旦為輔)。另外,還有召公、畢公等人輔佐他(召公、畢公之徒左右王),並以文王為榜樣,延續著文王的事業(師修文王緒業)。

在這段內容裡,可以看出周民族在君臣一心下,延續著文王的事業。那麼什麼是文王的事業呢?我想應該就是繼續挑戰商紂王,進而取代商王朝的領導地位吧!

接下來司馬遷記載著一件有趣的小故事:話說周武王繼位後的第九年,在畢地祭祀文王(九年,武王上祭于畢)。接著,他往東方去閱兵,並打算帶著軍隊到達「盟津」這個地方(東觀兵,至于盟津)。周武王命人製作了文王的牌位,用車載著,並供在中軍帳中(為文王木主,載以車,中軍)。武王對外自稱「太子發」,宣稱自己是奉文王之命前去討伐商紂,而不是自己做出的決定(武王自稱太子發,言奉文王以伐,不敢自專)。

另外,周武王也向司馬、司徒、司空等這些受王命、執符節的官員宣告(乃告司馬、司徒、司空、諸節):

「大家都得嚴肅恭敬,保持誠信啊(齊栗,信哉)!我本是無知之人(予無知),只是因為先祖留下這批有德行的臣子給我(以先祖有德臣),讓我繼承先人的功業(小子受先功)。現在我們已制定了各種賞罰制度(畢立賞罰),用以確保完成先祖的功業(以定其功)。」說完,武王發兵準備正式討伐紂王(遂興師)。

被尊為「師尚父」的太公望也向全軍發佈命令(師尚父號曰):

「集合你們的士兵與船隻(總爾眾庶,與爾舟楫),遲到或落後的一律斬殺(後至者斬)。」

武王乘船渡河,來到河的中央(武王渡河,中流)。此時,有一條白魚跳進武王的船中(白魚躍入王舟中),武王俯身抓起此魚來祭天(武王俯取以祭)。渡過河之後(既渡),有一團火從天而降,落到武王住的房子上(有火自上復于下,至于王屋),那團火後來變成烏鴉的形狀(流為烏),那團赤紅的火,發出啪啪的聲響(其色赤,其聲魄云)。這時候,沒有事先約定卻來到「盟津」參加集會的諸侯共有八百多個(是時,諸侯不期而會盟津者八百諸侯)。

諸侯們聽聞白魚紅火的故事後,都說:「可以討伐紂王了(紂可伐矣)!」

武王卻說:「你們不瞭解天命,現在還不可以(女未知天命,未可也)。」於是率軍回去了(乃還師歸)。

為何周武王聚集了八百諸侯,看似聲勢浩大,卻臨陣退卻呢?又為何司馬遷得記錄這段白魚跳上船,與形狀像鳥的紅火的故事呢?

原來,這段文字如果對照陰陽學派所主張的「五德從所不勝,虞土、夏木、殷金、周火」來看,就會發現「白魚紅火」分別是商王朝與周民族所喜歡的顏色。換言之,這次出征竟然遇到象徵「商王朝」的「白」魚前來投奔,象徵「周民族」的「紅」火顯靈,應該算是一種祥瑞,所以與會的八百個諸侯才會如此興奮,甚至認為可以討伐紂王了。

但是,為何周武王看到這番「祥瑞」,卻選擇退兵呢?難道大夥眼中的祥瑞,武王卻認為是凶兆?還是八百諸侯的助陣,實力仍有限?

其實,關於這段故事,東漢思想家王充在他的著作《論衡‧指瑞篇》就曾指出:「魚遭自躍,王舟逢之;火偶為烏,王仰見之。非魚聞武王之德而入其舟,烏知周家當起集于王屋也。」簡單來說,就是兩種偶發狀況,與武王是否有德根本沒有關係。如果很普通的大自然的現象,被人們解讀成祥瑞,那麼下次不就有可能因為另一種自然現象,因為被解讀為凶兆,而導致軍心潰散呢?

換言之,對周武王來說,他是希望大夥之所以追隨他,是因為有個明確的目標,也就是「討伐暴虐的商紂王」,而不是因為「祥瑞」而選擇支持他。如果凡事都在等祥瑞的出現,那麼他們不就跟迷信的商王朝一樣了嗎?

總結來說,周武王這次討伐紂王,除了在測試自己的聲勢之外,也想知道大夥到底是發自內心地支持他?還是因為目前周國的聲勢較強,所以才選擇他們的?由眾人因為「祥瑞」的出現,而嚷嚷著要討伐紂王來看,大夥目前應該還是屬於後者。因此,武王才會選擇班師會朝。我想周武王應該會等到大夥發自內心地怨恨紂王,力挺武王時,才會打算真正出兵攻打紂王吧?

今日的我們,可能因為一早出門踩到狗大便,或是看到一朵美麗的花朵,而把當天解讀成應該有好運或是壞運會出現。相較之下,三千多年前的周武王,並沒有因為祥瑞的出現而被沖昏頭。這讓讀完這段文字的我,對周武王感到佩服。所謂的祥瑞或凶兆,或許只是人們的自我解讀而已,這些現象並無吉凶可言。

以上,就是這兩段史料給我的小小收穫。

原文連結鱷魚把拔談天說地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