鱷魚把拔

教書是我的職業 寫作是我的志業 人生以分享歷史想法,撰寫小說、散文為目標 歡迎各位一起來欣賞

追夢隨筆00005:真正的死亡是被遺忘

發布於

l  2019年4月2日2:07

跟在夢雪背後走了好幾分鐘,我偷偷地觀察著她,那輕快又熟練的步伐,似乎對這裡的環境頗為熟悉。相較之下,我則不斷被樹根絆到。但我更好奇的是,夢雪竟然不是用「飄」的,而是跟我一樣一步步的前進。

「還要走多久?為什麼不開車到那裡呢?」大約走了三分多鐘後,我忍不住問著。

「我們是偷偷潛入,怎麼可能大剌剌的開車過去?噓~~安靜點。」

又過了幾分鐘後,映入我眼前的竟然是一棟頗為華麗別墅,讓我眼睛為之一亮。

「這種地方竟然有這種豪宅!」

「可以不要一直大驚小怪的嗎?這只是我的某一個家而已,快,跟我到房子的後面!」

我小心翼翼地跟在夢雪身後,直到了這棟別墅的後方,一處圍牆較低的地方。

「翻過去吧!」夢雪用手畫著弧線,示意要我翻牆過去。

「翻過去?」

「不要什麼事都得多想一下再行動吧?」說完,夢雪伸手抓住牆緣,一躍而過,進入院中。此時,已經沒有時間讓我思考,因此我也跟著夢雪翻過了牆。

遠看就已經很壯觀的別墅,近看更是豪華。我跟著夢雪來到了某扇窗邊,她比了比窗戶,示意要我推開。雖然疑惑,但我還是直接將窗戶推開。

「呵呵,管家總是忘了這扇窗。」夢雪邊說邊爬進了屋內,我也沒有猶豫地跟著進去。

「浴室?」

「對啊~~不過別擔心,這個時間沒有人會在洗澡的!」夢雪邊說邊指示我往浴室外移動,並提醒我腳步輕一點,以免驚動熟睡的人們。

沿路不斷幫夢雪開門,並跟著她在屋內走了兩三分鐘,沿路看到許多藝術雕塑,仿如皇宮般的住所,讓我懷疑自己是不是走到了另一個時空。

「深山裡怎麼有這麼豪華的別墅?」

「笨喔~~就是豪華的別墅才會蓋在深山裡呀!到了,就是前面那間房間。讓我破例一下,我先進去看看有沒有人再說。」說完,夢雪穿過了牆壁,消失在我眼前。

偌大的房子,挑高的建築,處處都讓我驚豔不已,能擁有這樣的房子,夢雪的家世應該很富裕吧!沿路看到的那些藝術品,或許隨便一件都比我目前的財產還多吧!想到這兒,覺得有點心酸,即使不吃不喝,就算工作多少年也買不起這樣的豪宅吧?

等了約一分鐘,夢雪仍沒有回來,我心想:以我這幾小時來對她的了解,她會不會又想嚇我了?正當我打算走向前開門進房間之際,房門竟然打開了!

由於知道夢雪無法自己開門,因此當下我立即躲到了一旁的柱子後,摒氣凝神的等待屋內的人離去。

走出房門的是一位中年女子,她面無表情地關上房門後,緩緩地離去,雖然途中有停下腳步,但只是拿出手機來看時間而已,看來應該是沒有發現到我。當那位中年女子消失在走廊盡頭後,我才小心翼翼地走了出來,但對於要不要走進房間,仍有所顧慮。

奇怪,夢雪怎麼進去那麼久呢?我又往房間的方向走了幾步,但仍不敢太靠近房間,以免又有人走出來。這時,有人拍了我的肩膀,讓我的心臟幾乎停住了!如果被發現私闖民宅,老師這份工作應該不保吧?在那短短的幾秒鐘裡,腦海中浮現著自己被警察抓走的畫面,沿路還有許多記者在採訪著我,也想到了報紙的頭版登著我被捕的照片等等。

「別怕~~可以進去了。」

「呼~~可以不要嚇我嗎?」聽到是夢雪的聲音後,讓我鬆了一口氣:「人嚇人,可是會嚇死人的。」

「可是,我又不是人。」夢雪的回答總能讓我無法反駁。

進入房間後,我發現裡面滿是冷冰冰的儀器,跟房外的藝術品形成強烈的對比。房間的正中央有張床,床上躺著一位跟長得很像夢雪,但沒有頭髮,看起來憔悴許多的女子。

「理論上到暫時不會有人進來這個房間,我們動作還是快一點比較保險。」

「這是……妳?」我只著床上那位神似夢雪的女子。

「對啊!這也是我唯一能看到自己的方法。」

「唯一看到自己的方法?」

「嗯~~因為我現在照鏡子都看不到自己。」夢雪指著一旁的鏡子,我才發現鏡子裡除了我之外,並沒有照到我身旁的夢雪。

即使知道夢雪不是人,這幾個小時我都沒有特別感到害怕,但發現鏡子照不到夢雪後,讓我突然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我跟著夢雪看了看四周的儀器,雖然她一一向我介紹了各種儀器的功能,但我大多都記不起來,只知道都是用來監測她身體的儀器。

「所以,妳希望我幫妳什麼忙?」

「沒有。我以為你來到這裡,就知道該怎麼讓我醒來。看來是我太天真了!」夢雪咬了咬下嘴唇,似乎有些失落。

「抱歉,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幫忙?」

「那你看到躺在那兒的我之後,有任何想法嗎?」

「……沒有。」我再次看了看四周與躺在那兒的夢雪之後,仍舊沒有任何的想法。

夢雪聽了我的話之後,嘆了口氣,並不發一語的穿越了房間,不知去向。但我這次並沒有打算責怪她為何沒有遵守「物理規則」,因為她變成這副模樣後的一百多天,終於遇到一個能看到、聽到她的人,但這個人卻一點忙都幫不上,這應該讓她很難受吧?我獨自在房間裡,再次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夢雪,不斷問著自己:有什麼辦法可以讓她醒來呢?

沒有什麼醫學知識的我,看著趟在床上的夢雪那清秀的臉蛋,腦中唯一能想到的竟然是或許親吻她一下,能讓她像童話故事中的睡美人一樣再度甦醒。

但怎麼能隨意親吻呢?我站在夢雪的身體旁,遲疑了好一會兒。一度打算彎下腰,仔細看清楚夢雪的臉蛋。但我不敢親吻她,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這不合乎我的做人原則。怎麼可以隨便親吻一個不認識的女子呢?更重要的是,親吻怎麼可能會讓腦死的人醒來呢?這麼不合邏輯的事情,我並沒有打算試試。

我在房裡駐足了五分多鐘左右,最終還是選擇什麼也不做的走出了房間,找找夢雪……的靈魂。當她發現我已經在身旁之後,她又咬了咬下嘴唇,冷冷地對我說:

「回去吧!」

沿路夢雪不發一語,直到我們離開了別墅後,她才終於說話:

「即使哭泣,也不會有眼淚;即使打牆壁,手也只會穿過去而已。這樣的我,到底要什麼時候才會恢復正常呢?為什麼不讓我死掉算了?」

「夢雪……。」

不知如何回答得我,打算幫夢雪打開車門,卻發現她已經「進入」車內,我只好默默地回到駕駛座,並驅車回去。我該怎麼安慰她呢?一路上我都在思索著這個問題。

「我可以幫妳查些相關資料、問問醫生,或是……。」想了好久,我終於試著打破這片寂靜。

「讓我靜一靜。」

「夢雪~~要保持著希望,妳的家人還有我都會想辦法幫妳的。」我還是試著想跟她聊聊。

「不要煩我,這樣的我跟死掉沒有兩樣。」

「真的死亡是被遺忘。妳的家人、朋友,還有……我,都還掛念著妳,妳不能這樣意志消沉。」

「我說過,不要煩我。」說完,夢雪便閉上眼睛,不再說任何話語。

沒有夢雪指路的情況下,我只好打開導航,讓導航引領我回到住處。

l  2019年4月2日4:30停車場

距離上班僅剩下三個小時,而且今天是期中考第二天,我還有五節監考呢!拖著疲倦的身軀,我回到了住處。剛下車時,我本打算幫夢雪開車門,但車門一打開,夢雪卻消失地無影無蹤,我只好一個人走回房間,設定好鬧鐘後,倒頭就睡。

l  2019年4月2日7:00住處

鬧鐘鈴響,我感覺沒有睡一樣,但還是得拖著疲累的身軀,硬是強迫自己起床。環視房間,沒有夢雪的蹤影,昨晚到凌晨的這一切,只是一場夢嗎?喝了杯咖啡讓自己清醒一點後,我趕去上班,暫時把夢雪的事情拋諸腦後。

l  2019年4月2日18:00住處

監考了一整天後,我拖著疲累的身軀回到了住處。躺在床上,我環視房間四周,並沒有看到夢雪的蹤影。到底她跑去哪裡呢?如果只有我才能看到、聽到她,那麼她應該很無助吧?但她來無影,去無蹤,又能穿牆,我要怎麼聯絡上她呢?如果她不來找我,我應該也很難找到她吧?!

等了約一個小時,夢雪始終沒有出現,我也因為疲累而睡著了!

l  2019年4月到10月

僅出現在我面前才幾小時的夢雪,在往後的半年裡,再也出現過了!難不成這一切真的僅是我的幻覺?但是,我當天不僅曾看到、聽到、碰到她,甚至還開車載她回家過,這難道都是假的?

這半年來,我查過了好多腦死、昏迷、植物人等等的資訊,確實沒有發現任何有助於甦醒的方法。我也不是醫生,而且也沒有什麼醫學知識或祖傳秘方,我對夢雪的甦醒完全沒有任何幫助。她或許後來已在世界各地找另一個能幫她的人吧!?又或許她早已甦醒!?或是……她已死去!?

其實,我曾經試著要憑記憶回到那棟豪華的別墅,可是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唉~~自從有了導航之後,開車時根本沒有記路的必要,更何況那天都是夢雪在一旁指路的,加上沿路沒有任何路燈或指示,其實那天到底開到哪兒,我也不太清楚。

一開始的幾個月,每天我還會注意一下四周,心中總想著夢雪會不會突然出現?但過了幾個月後,我也漸漸忘了這段往事。或許,這真的只是我的幻覺,抑或是這根本就只是一場很逼真的夢而已。

真正的死亡是遺忘。慢慢被我淡忘的夢雪,真的已經死去了嗎?

追夢隨筆00001序:你的追夢保鮮期有多久?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