鱷魚把拔

教書是我的職業 寫作是我的志業 人生以分享歷史想法,撰寫小說、散文為目標 歡迎各位一起來欣賞 https://liker.land/dragonlovesnow/civic

粒史學加000166《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25:為了仙丹,獵魚小隊,出動!

發布於

三十七年十月癸丑,始皇出游。左丞相斯從,右丞相去疾守。少子胡亥愛慕請從,上許之。十一月,行至雲夢,望祀虞舜於九疑山。浮江下,觀籍柯,渡海渚。過丹陽,至錢唐。臨浙江,水波惡,乃西百二十里從狹中渡。上會稽,祭大禹,望于南海,而立石刻頌秦德。其文曰:

「皇帝休烈,平一宇內,德惠修長。三十有七年,親巡天下,周覽遠方。遂登會稽,宣省習俗,黔首齋莊。群臣誦功,本原事跡,追首高明。秦聖臨國,始定刑名,顯陳舊章。初平法式,審別職任,以立恒常。六王專倍,貪戾傲猛,率眾自彊。暴虐恣行,負力而驕,數動甲兵。陰通閒使,以事合從,行為辟方。內飾詐謀,外來侵邊,遂起禍殃。義威誅之,殄熄暴悖,亂賊滅亡。聖德廣密,六合之中,被澤無疆。皇帝并宇,兼聽萬事,遠近畢清。運理群物,考驗事實,各載其名。貴賤并通,善否陳前,靡有隱情。飾省宣義,有子而嫁,倍死不貞。防隔內外,禁止淫泆,男女絜誠。夫為寄豭,殺之無罪,男秉義程。妻為逃嫁,子不得母,咸化廉清。大治濯俗,天下承風,蒙被休經。皆遵度軌,和安敦勉,莫不順令。黔首修絜,人樂同則,嘉保太平。後敬奉法,常治無極,輿舟不傾。從臣誦烈,請刻此石,光垂休銘。」

還過吳,從江乘渡。并海上,北至瑯邪。方士徐市等入海求神藥,數歲不得,費多,恐譴,乃詐曰:「蓬萊藥可得,然常為大鮫魚所苦,故不得至,願請善射與俱,見則以連弩射之。」始皇夢與海神戰,如人狀。問占夢,博士曰:「水神不可見,以大魚蛟龍為候。今上禱祠備謹,而有此惡神,當除去,而善神可致。」乃令入海者齎捕巨魚具,而自以連弩候大魚出射之。自瑯邪北至榮成山,弗見。至之罘,見巨魚,射殺一魚。遂并海西。

──────────────────────

時間來到始皇帝在位第三十七年,也就是他四十九歲時,這年的十月癸丑日,始皇帝展開了他在位期間的第五次外出巡遊。這次由左丞相「李斯」跟隨,右丞相「馮去疾」留守京城(左丞相斯從,右丞相去疾守)。始皇帝的小兒子胡亥想跟著去巡遊,始皇帝也答應了他(少子胡亥愛慕請從,上許之)。

十一月,始皇帝的隊伍走到雲夢一帶,在九疑山遙祭虞舜(行至雲夢,望祀虞舜於九疑山)。然後乘船沿長江而下,觀覽「籍柯(地名)」,渡過「海渚(地名)」(浮江下,觀籍柯,渡海渚)。經過丹陽,到達錢塘(過丹陽,至錢唐)。到浙江邊上的時候,水波兇險,就向西走了一百二十里,從江面狹窄的地方渡過(臨浙江,水波惡,乃西百二十里從狹中渡)。登上會稽山,祭祀大禹,遙望南海。在那裡刻石立碑,頌揚秦朝的功德(上會稽,祭大禹,望于南海,而立石刻頌秦德)。

碑文內容就不贅述,簡而言之,就是再度宣揚始皇帝的功勞,包括結束戰爭,讓人民免於六國政府的欺壓,以及制定法律,讓人民安居樂業等等。如果以碑文內容來對比前幾段文章中,方士、百姓對始皇帝的咒罵來看,始皇帝似乎得了頗為嚴重的「自我感覺良好」這種毛病。

接著,始皇帝結束巡視,準備返回首都,途經吳地,從「江乘縣」渡江(還過吳,從江乘渡)。並沿海岸北上,到達琅邪(并海上,北至瑯邪)。這時,方士「徐市」等人入海尋找仙藥,好幾年也沒找到,花費了很多錢財,又害怕遭受責罰,就欺騙說(方士徐市等入海求神藥,數歲不得,費多,恐譴,乃詐曰):

「蓬萊仙藥可以找到,但常被大鯊魚困擾,所以無法到達(蓬萊藥可得,然常為大鮫魚所苦,故不得至),希望皇上派善於射箭的人一起去,遇到大鯊魚就用可以連續發射的弓弩射牠(願請善射與俱,見則以連弩射之)。」

碰巧,始皇帝夢見與海神交戰,海神有著人一般的外貌(始皇夢與海神戰,如人狀)。於是,始皇帝便請占夢的博士解夢,博士說:

「水神應該是看不到的,祂大多會用大魚蛟龍做斥候(水神不可見,以大魚蛟龍為候)。如今皇帝您祭祀周到恭敬,卻出現這種惡神,應當除掉祂,那麼真正的善神就可以找到了(今上禱祠備謹,而有此惡神,當除去,而善神可致)。」

於是始皇帝命令入海的人攜帶捕大魚的工具,親自帶著能連續發射的弓弩去等侯大魚出來,以便射殺牠(令入海者齎捕巨魚具,而自以連弩候大魚出射之)。始皇帝的獵殺大魚隊伍從琅邪向北直到「榮成山」,都不曾遇見任何大魚(自瑯邪北至榮成山,弗見)。到達「之罘山」的時候,遇見了大魚,射死了一條(至之罘,見巨魚,射殺一魚)。完成獵殺大魚行動後,始皇帝的隊伍又沿海向西前進(遂并海西)。

──────────────────────

時隔五年後,始皇帝再次展開巡視天下之旅。這一趟出巡,他帶著小兒子往東南方前進,除了去祭祀帝舜與大禹之外,照例又刻石立碑,告訴當地人關於他的豐功偉業。

從第四次出巡後,時隔五年才展開第五次巡視。但這五年來,始皇帝的內心應該很難受吧!?曾發生儒生們「又」一次建議要恢復封建,導致使皇帝下令「焚書」。也曾發生過方士們在背後罵他,進而引發「坑術士」的舉動。就連天上掉顆隕石下來,都有人在上面刻字詛咒他。本來接受方士建議,要多「隱藏」自己的形跡,但始皇帝最終走出「洞穴」,進行這場出巡。可以感受到始皇帝應該有可能是因為很悶,所以才想出來走走。順便到他最喜歡的「琅邪」去透透氣吧!

之所以說始皇帝最喜歡「琅邪」,是因為當年第二次出巡到泰山封禪時,使皇帝曾經「南登瑯邪,大樂之,留三月」,甚至還曾遷三萬戶百姓到琅邪,並給這群人免十二年賦稅的好處(乃徙黔首三萬戶瑯邪臺下,復十二歲)。

不過,到琅邪時,方士們告訴始皇帝,仙丹之所以找不到,是因為海中大魚的阻撓。這番說法配合始皇帝夢見與「海神」交戰,可以看出這時的始皇帝對於「仙丹」的興趣。為何之前對「長生不死藥」並沒有如此嚮往,此時卻會因為日有所聞,而導致夜有所夢呢?我想,或許此時始皇帝的身體已經大不如前,才會對「仙丹」感到興趣吧!就如同今日的我們,只有在年邁時才會想到要養生一樣。

方士的說詞,配合始皇帝的夢境,加上博士的解夢,竟然真讓始皇帝組成獵魚小隊,沿海去獵捕大魚。這支獵魚小隊,沿海找了不少地方,一次又一次的尋找下,最終還真的獵殺了一條大魚。姑且不論獵魚是否是為了仙丹,但我想這趟獵魚之旅,應該讓始皇帝找回不少熱情!

然而,終於獵殺大魚後的始皇帝,該如何繼續維持這股熱情呢?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以上,就是這段史料給我的小小心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粒史學加000165《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24:是天意?還是民意?

粒史學加000164《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23:找不到仙丹沒關係,但罵我就不行!

粒史學加000163《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22:皇上,您要不要去洞穴裡靜一靜?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