鱷魚把拔

教書是我的職業 寫作是我的志業 人生以分享歷史想法,撰寫小說、散文為目標 歡迎各位一起來欣賞 https://liker.land/dragonlovesnow/civic

粒史學加000159《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18:始皇帝真的是要去找尋長生不死的仙丹嗎?

發布於
始皇帝求仙丹,會不會另有目的?

三十二年,始皇之碣石,使燕人盧生求羨門、高誓。刻碣石門。壞城郭,決通隄防。其辭曰:

遂興師旅,誅戮無道,為逆滅息。武殄暴逆,文復無罪,庶心咸服。惠論功勞,賞及牛馬,恩肥土域。皇帝奮威,德并諸侯,初一泰平。墮壞城郭,決通川防,夷去險阻。地勢既定,黎庶無繇,天下咸撫。男樂其疇,女修其業,事各有序。惠被諸產,久并來田,莫不安所。群臣誦烈,請刻此石,垂著儀矩。

因使韓終、侯公、石生求僊人不死之藥。始皇巡北邊,從上郡入。燕人盧生使入海還,以鬼神事,因奏錄圖書,曰「亡秦者胡也」。始皇乃使將軍蒙恬發兵三十萬人北擊胡,略取河南地。

──────────────────────

來到了始皇帝在位第三十二年,也就是他四十四歲時,始皇帝展開她的第四次出巡,目的是要前往「碣石山」。關於「碣石山」在哪?史學界仍有爭議,但大抵應該是在河北一帶。這時,始皇帝派燕國人「盧生」去訪求「羨門」與「高誓」這兩位仙人。最終,在「碣石山」的入口處刻石立碑。除此之外,始皇帝還下令毀壞附近的城牆,並且在用來防止水患的堤防上挖了通道(刻碣石門。壞城郭,決通隄防)。

碣石山的碑文如下:

皇帝興師用兵,誅滅無道之君,要把反叛平息(遂興師旅,誅戮無道,為逆滅息)。

武力消滅暴徒,依法平反良民,民心全都歸服(武殄暴逆,文復無罪,庶心咸服)。

論功行賞眾臣,惠澤施及牛馬,皇恩遍佈全國(惠論功勞,賞及牛馬,恩肥土域)。

皇帝振奮神威,以德兼併諸侯,天下統一太平(皇帝奮威,德并諸侯,初一泰平)。

拆除關東舊城,挖通河川堤防,夷平各處險阻(墮壞城郭,決通川防,夷去險阻)。

地勢既已平坦,眾民不服徭役,天下都得安撫(地勢既定,黎庶無繇,天下咸撫)。

男子欣喜耕作,女子修治女紅,事事井然有序(男樂其疇,女修其業,事各有序)。

皇恩覆蓋百業,合力勤勉耕田,無不樂業安居(惠被諸產,久并來田,莫不安所)。

群臣敬頌偉業,敬請鐫刻此石,永留典範規矩(群臣誦烈,請刻此石,垂著儀矩)。

完成刻石立碑後,始皇帝還派「韓終」、「侯公」與「石生」這三位方士去尋找仙人不死之藥。接著,始皇帝繼續巡視北方邊界,最終經由上郡返回京城(始皇巡北邊,從上郡入)。

始皇帝返回咸陽後,當初被派出去出海求仙的燕國人盧生也回來了(燕人盧生使入海還)。他上報鬼神的事蹟之外,他還奏上了一段他抄錄下來的圖錄之書(以鬼神事,因奏錄圖書),上面寫著「滅亡秦朝的是『胡』」。始皇帝就藉此派將軍蒙恬率兵三十萬去攻打北方的胡人,奪取了黃河以南的土地(始皇乃使將軍蒙恬發兵三十萬人北擊胡,略取河南地)。

──────────────────────

始皇帝的屢屢出巡,目的到底是什麼呢?

整理一下目前為止的三次出巡:

始皇帝的第一次出巡是為了向祖先報告自己完成了一統天下的使命。至於第二次出巡,則是按照東方六國的模式,進行了封禪大典,藉此昭告東方六國:我可是通過上天認證的天下之王。相較之下,始皇帝的第三次出巡似乎沒有很明確的政治目標,似乎只是想通過刻石立碑,向東方人民展示他的功績。不過那次出巡遇到了張良的襲擊,雖然依舊完成了預定的計畫,但接下來兩三年裡,始皇帝中斷了一統天下後的年年出巡慣例。

不過,在這中斷出巡的兩三年裡,始皇帝曾在咸陽城內微服出巡時遇到一批盜賊,我想始皇帝或許感受到天下可能有動盪的跡象,所以才會發起第四次的出巡吧!?

從司馬遷的記載來看,第四次出巡除了也是為了透過刻石立碑來展示自己的功績外,始皇帝不斷派方士求仙,似乎也是這趟出巡的重點。然而,關於這趟出巡的描述中,司馬遷寫下了「壞城郭,決通隄防」,讓我感覺有些可疑。如果只是為了宣揚功績,或是求仙,有必要把保護人民安全的城郭與堤防破壞嗎?抑或是,始皇帝的這次出巡另有目的呢?

我個人的猜想是,始皇帝或許是因為得到東方即將暴動的情報,因此才會決定假出巡求仙之名,前往東方的。畢竟,如果大張旗鼓的派兵前往東方鎮壓,或許會導致叛亂者憑藉城牆與秦軍抗衡,如果僵持不下,勢必會引起東方遺民的仿效。因此,最好的方式就是找其他理由前往東方,然而在趁機毀掉城郭,甚至挖壞堤防。如此一來,即使真的出現叛亂,對手也無險可守,甚至還可以透過河水還衝垮叛亂者。

換言之,始皇帝的求仙會不會只是個用來麻痺叛亂者的假消息?!

再者,歷來我們總習慣嘲笑始皇帝,當他拿到「亡秦者胡」的預言時,竟然以為對手是胡人,結果派大軍打敗匈奴,奪取到黃河以南土地後,殊不知真正讓秦王朝滅亡的是他的小兒子「胡」亥!

然而,如果在用上述的思維模式來推論的話,「亡秦者胡」這個預言,會不會其實是始皇帝想要出兵討伐匈奴,確保帝國領土完整的一個藉口?!

換言之,始皇帝是用求仙來麻痺東方的叛亂者,甚至更用仙人給的預言,來當作討伐匈奴的理由。也就是說,始皇帝從頭到尾都沒有真心打算求仙,只是利用了求仙來合理化他的政治目的而已!?

雖然這樣的推論並沒有任何證據,而且長久以來我們總被灌輸始皇帝求仙丹的印象,但如此的推論卻也讓始皇帝的形象更加「權謀」,似乎也滿符合始皇帝給我們的印象。

因此,無論我的推論正確與否,這些就是我從這段史料中所得到的小小心得,願與各位分享。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粒史學加000158《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17:是否「天下太平」,該由誰來判定?

粒史學加000157《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16:沒事就是好事!

粒史學加000156《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15:人民感受得到皇帝的快樂嗎?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