鱷魚把拔

教書是我的職業 寫作是我的志業 人生以分享歷史想法,撰寫小說、散文為目標 歡迎各位一起來欣賞

粒史學加000008《史記》卷一〈五帝本紀〉08

發布於

帝嚳娶陳鋒氏女,生放勳。娶娵訾氏女,生摯。帝嚳崩,而摯代立。帝摯立,不善,崩。而弟放勳立,是爲帝堯。


在這段文字裡,可以看出司馬遷所認為的上古體系中,那個「帝」的位置,是可能因為施政「不善」而遭到替換的。如果以新石器時代那個部落聯盟的邏輯來看的話,可以更容易理解。因為這表示這個領導各部落的共主,可能因為無法帶領大家繼續生存或發展,而被迫換人做做看。因此,即使這篇名為〈五帝本紀〉,但其實中間仍穿插著「帝摯」時代的。

至於這位「帝摯」是如何的「不善」?

在元朝的《文獻通考‧卷二百五十三‧帝系考四》:

帝嚳崩,帝摯代立。摯在位九年,政微弱,弟唐侯放勛德盛,乃禪位焉

為何司馬遷的這段記載直到元朝才有這段說明呢?我透過網路搜尋到有人說西晉的《帝王世紀》有如下的記載:

摯在位九年,政微弱。而唐侯德勝,諸侯歸之。摯服其義,乃率群臣造唐而致禪,唐侯自知有天命,乃受帝禪,乃封摯於高辛

這段記載雖然加入了「禪讓」的要素,但我自己直接去查《帝王世紀》的全文時,卻沒有找到這段內容,讓我對那篇網路文章的內容感到疑惑。正當我困惑之際,睡前隨手翻了翻楊照先生的《史記的讀法:司馬遷的歷史世界》一書時,看到書中提到司馬遷對人物的描述很傳神時,心中突然浮現了靈感:為何我要執著於司馬遷筆下的非重點人物呢?這篇〈五帝本紀〉是司馬遷抽離到神話色彩後,盡力想要建構出來的中華文明始祖們的故事,用意是要告訴我們:黃帝的捍衛文明、顓頊的協調神人關係等內容,司馬遷應該從來都沒有想要解釋「帝摯」是如何的「不善」?他只想要告訴我們五帝的美好。因此,我為何要花心思為了帝摯的不善而感到糾結呢?

讀書應該要以當時作者想要表達的重點為主,而不是像個考據學家一樣錙銖必較才是。

因此,面對心中的小疑惑,我決定放下。因為這小段史料已經告訴我司馬遷想要傳達的想法,也就是帝堯其實是因為帝摯做不好的情況下而上場的,因此我應該把重點放在帝堯如何做得更好,才能挽回各部落的支持才是。

以上,就是這段史料給我的小小啟發。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粒史學加000000序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