鱷魚把拔

教書是我的職業 寫作是我的志業 人生以分享歷史想法,撰寫小說、散文為目標 歡迎各位一起來欣賞 https://liker.land/dragonlovesnow/civic

(小說)覓雪01受託

發布於
每個交給老師的孩子,都是一份使命

「老師~~我女兒就拜託你了!」

這天,老王帶著女兒前來附近一間補習班報名,看著女兒刁蠻的模樣,心中總是十分無奈,自從老婆得癌症病死後,一個人獨自養著女兒。為了生活,他打了五份工,薪水總算可以支撐一個家庭的同時,卻也因此沒有時間好好陪伴女兒。由於女兒放學後,只能孤零零地一個人在家,因此終於被其他同學帶壞,每天流連於網咖、PUB等地。直到有一天,老王接到學校電話,才赫然發現女兒不知何時竟已染了一頭金髮。在訝異之際,學校老師告訴老王,他女兒被人發現在廁所抽菸,因此要被記一支大過。老王氣憤之下,狠狠地打了女兒一巴掌,但得到的卻是女兒狠狠地瞪著他,那眼神,就像是死去的老婆一樣。心痛不已的老王,跟學校老師道歉後,立即帶著女兒到附近的補習班報名,希望能讓女兒至少在學校放學後,還有地方可以去,而不是流連於網咖等地玩耍。

「先生,別這麼說,照顧每個孩子的課業是我們應該做的。」

「老師,課業沒關係,反正他讀不讀得起來我都不在乎,只要她不要學壞就好。」老王緊緊握著補習班老師的手,哽咽地說著。

「我們會好好管教她的,請您放心。」補習班老師一邊說著,一邊看著站在老王身後的那位女孩,接著便對女孩說:

「以後請妳放學後就到補習班來寫作業,等到妳父親來接你時才能離開,知道嗎?」

「哼~~。」女孩只是哼了一聲,並沒有多說什麼。

「老師,我還得趕去工地,我女兒就麻煩你了,謝謝。」

老王轉身離開前,又對著女兒說:

「阿雪~~妳一定要聽老師的話啊!妳如果學壞了,要這樣怎麼對得起妳媽媽呢?」

「誰要你管啊?」

「妳……。」老王聽到女兒的回應,一度握拳,但站在身後的老師拍了拍他肩膀後,才他忍下怒火,默默地離開了。

老王離開後,只剩下阿雪站在櫃台前,她瞄了一眼補習班老師後,便四處張望著,並不打算跟老師說什麼。

「小朋友,妳爸爸還沒填完妳的報名表,可以幫忙填完嗎?還有這是妳的學費收據。」

阿雪接過了收據後,看了看收據,她愣了一下,因為爸爸竟然幫她繳了一年的學費,讓她十分氣憤。

(錢是這樣亂花的嗎?只知道一直賺錢,從來都沒有空陪我,到底賺那麼多錢的用意是什麼?)阿雪在心中想著。

「來~~筆給妳,報名表在這兒,幫我把其他資料寫一寫吧!」

「可以退費嗎?」阿雪問著。

「退費?」補習班老師對於阿雪的問題感到訝異。

「對啊~~我覺得我應該不會來上課,所以你還是直接把錢退給我好了。」

「除非你父親說不讓妳補習,否則我不會退費給妳的。」補習班老師回答著。

「老師~~我覺得你還是先退費給我比較好,因為我的程度很差,不像你們牆上貼的那些人那麼厲害,各個都考上第一志願的。到時候害你們榜單難看的話,可就糟了!」

「妳真是觀察入微,光這點就覺得妳的資質很好,所以我相信只要妳肯跟著我們學習,妳也可以向他們一樣出現在榜單上的。」

「老師~~你如果知道我的程度的話,就不會這麼說了!我可是從小學四年級開始,就不曾翻開課本了呢!有多少老師對我搖過頭,說我已經沒救了,你真覺得五年來都沒看過書的人,有可能考上第一志願?」阿雪一邊說,腦中也邊浮現出五年前的一段往事。

由於老王跟妻子為了生活而努力打拚之際,擔心女兒無法受到完善的照顧,因此把阿雪寄放在親戚家,每隔一兩個月才去看她一次。但五年前的某一天,阿雪卻聽到門口一陣吵鬧,仔細一聽,才發現是爸爸跟舅舅在吵架。

(奇怪?媽媽怎麼沒有來呢?)阿雪滿心期待地下樓,卻發現只有爸爸來而已。

「我妹妹生病倒下後,你做了什麼?到病死了,你才想到她比你的工作還重要是嗎?」阿雪的舅舅大吼著。

「她不舒服又不說,我哪知道去檢查的時候已經這麼嚴重了?」

「我一輩子都無法原諒你,給我滾!」

「要我走可以,但我要把我女兒帶走!」老王突然看到阿雪站在樓梯處,便對著阿雪大喊著:

「阿雪~~快去把東西收好,跟爸爸回家。」

「媽媽呢?」阿雪從爸爸跟舅舅的對話中,聞到了一絲不安,因此便問著。

「快去收東西,誰讓妳問那麼多的?」老王吼著。

「怕什麼?死了就死了,為什麼不敢說?」舅舅在一旁說著。

阿雪永遠都忘不了,舅舅當下說的那句話,讓她幾乎昏了過去,之後的是她一點都沒有印象,只知道後來就跟著爸爸四處流浪,甚至幾次為了躲債而半夜舉家逃亡,過著膽戰心驚的生活。

「王阿雪~~。」補習班老師的呼喊聲,才讓阿雪的思緒被拉回到現在。

阿雪趕緊寫完資料後,便跟著老師前往教室等待上課。在等待的期間,老師拿著一本本嶄新的教材讓阿雪先預期,阿雪隨手翻了翻,國二的課本對他來說就像天書一樣地無法閱讀,因此才無聊下,阿雪索性趴在桌上睡著了。

隨著老王的經濟越來越穩定下,阿雪第一次來到了補習班補習,雖說是第一次補習,阿雪卻也一點都不興奮。跟著大夥一起聽課的過程中,每個人認真聽課的眼神令她羨慕,阿雪幾次想試著聽聽看,但卻沒有一個名詞聽得懂,想睡覺又會被一旁管理秩序的班導叫醒,讓阿雪對於補習更加地反感。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