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黑

一個不斷分享新觀點的地方,如果這裡的某篇文章引發了你的思考,那就太棒了!希望你可以在這裡遇見不同想法的自己~我是尤黑,很高興認識你!

所謂的「愛無能」

當心中因為缺乏愛而想去愛時,但卻不知如何去愛

上次看YouTube有這麼深刻的感受時,是老高說阿德勒的影片時吧,這次讓我有深刻感受的是,文森說書的「當愛變成了阻礙」。

影片中提到很多關於愛無能會形成的原因,包括家庭的影響,有很多人從小就被迫成為了「小大人」,在不對的年紀學會了壓抑,不明白表達感受是件極其自然的事情。

今天我們不聊影片的內容,我們來聊聊這個影片讓我勾起的回憶。

取自Pinterest[壓抑]

我們是在幾歲的時候學會了壓抑?是在看到想買的玩具時被父母拒絕,或是要求父母帶我們出去玩時,父母因為工作而拒絕年幼的自己。

記得一開始學會壓抑時,是在音樂班,音樂班裡的老師個個都是精英,勢必要在這所明星學校交出未來的音樂人才,當時的我根本沒想過要把音樂當成終生職業,然而身邊的一位位同學則都是以出國留學為目標,和這樣的同學們相比,我顯得格格不入相形見絀。

在這比較下,慢慢成為了班上被嘲笑的對象,當時只覺得「啊…又要上課了,又要擔心被罵了。」每次上課都像在抽獎,不被罵的機率可能比骰到六還難,看著在我前面上課的學姊哭著從音樂教室走出來,心理的壓力莫名巨大。

印象最深的是老師說我會對她「翻白眼」,但其實她指的翻白眼,並不是她說完一句話後,我眼睛翻到後腦勺的那種,而是我會在她說完後看向別的地方,窗戶、鋼琴、譜架、地板、牆壁……等,當時的我根本不知道要怎麼面對,更何況是看著對方給對方罵。

這就是我第一次學會的「壓抑」,面對來自長輩的指責不能有任何想法,遇到不想做的事情還是被迫要做好,不知道如何面對同齡人的嘲笑時,迴避是最好的選擇,我就在這樣的環境下度過了兩年。

我完全不希望自己未來的小孩或是任何人經歷像我這樣的童年,當時真的很痛苦,也是從那時起我漸漸地和身邊所有人保持了距離,我覺得真實的自己不被接納,我渴望他人的理解,但又害怕他人在理解我後因為任何原因而離開,就這樣和身邊的人維持著似近又遠的關係。

因為「壓抑」,所以小時候大家總說我很乖,很有禮貌,見到人都會打招呼,會鞠躬,看到長輩同輩都會問好,有時候壓抑自己會帶來好的結果,有的時候是難受,但即便難受我也希望身邊的人都好好的,有開心的笑容,於是「壓抑」成了習慣,成了我取悅他人的方式。

漸漸的我發現自己有很多強迫症行為,像是走路一定會注意左腳右腳相對踩到哪裡,對情緒的敏感度提升,聞到某些味道會屏住呼吸,在氣還沒吐完前不會換氣,東西必須對稱,我會忍不住的一直抓頭髮,把頭髮順好,即便順好我也會習慣性的多撥幾下。

生活也越來越多令我覺得抓狂的事情,原本無所謂的事情也變得緊繃,感覺這些改變都回不去了,自己變得再也不正常,不能好好的和別人建立信任的關係,不能訴說的情感,想說的每句話,每個關心,每個委屈,都壓抑在心中,形成無法形容的我。

我不恨別人,只是覺得他們不值得原諒。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中秋佳節大家去哪了?

不絕對的人生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