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蔗民王礽福

當美好的日子不再,我尋找各種「退而求其次」的選擇。蔗民就是如同蔗渣板般的庶民,不紮實,容易「淆底」。亂世浮生,只能將就將就,求主垂憐。

爛泥地也可以成為「道路」

發布於
修訂於
//耶穌說祂就是「道路」,這「道路」是否也包括「唔係路」的爛泥路呢?當你走過爛泥路,覺得「唔係路」時,會否仍然走在主道中呢?回首向來爛泥路⋯⋯//

租住的房子面積不算大,擺放基本家具和一家來英的隨身行李,尚算寬敞,待港、台的家當都運過來,就不敢想像,到時再算。

住下來還是很喜歡這房子,那個窗前草不除、擁有世紀末頹廢色彩木欄杆(日久失修)的庭園,每天都有不同動物進來閒逛奔跳飛翔,包括最常出現的松鼠、野鴿,還有麻雀、四蹄踏雪黑貓,當然不得不提那白天路過、半夜走進來咬爛我放在庭園的塑膠拖鞋的「狐狸先生你想點」。立春已過,牠們每天都會捎來一點春意;待庭園的薔薇等樹木綻出新綠,春意就濃。

庭園後接連幾十公頃樹林,前幾天進去逛。樹林內除了接近外圍處有正式的石屎路,裡面儘量保持自然景觀,只能沿著前人踏出的無草之地來走,偶爾有些簡單的指示。幾十公頃樹林有機會迷路嗎?很有可能,但仗著手機的定位系統,還是安心的。當然沿著那些寸草不生之地來走,是最穩妥的。樹林裡人不算多,但路上還是不時會碰到人。碰到人時,總是感到安心,知道沒有走錯路(前提是這區治安好)。

不過現在是雨季,有些路變了爛泥地,即使穿了行山鞋,還是只能在路的邊緣或是稍稍繞道走過。只是一旦走離道路,就可能有樹枝攔阻或遇上帶刺的植物,充滿生意的樹林同樣也帶點敵意——遠觀是生意,近窺變敵意。於是不時要在爛泥污水與荊草棘刺間走過,不是二選一,而是不同比例。並非沿途如此,只是偶爾遇上,否則很難走下去。我們還是相當享受路上景色。不是好山好水,只是禿樹與喬木相夾,或是鉛灰天偶爾灑下的金黃陽光。說美也不算大美,但剛剛好就好。樹大招風,美大招人,那就無法閒逛閒賞。

走著走著,我就想:爛泥地也算道路嗎?廣東話有句「唔係路」,就是「不對勁」的意思。但在樹林中,爛泥路仍然是路,你可以繞道而行,但繞道,仍須以爛泥路為中心而繞,否則會迷路,否則會有危險。耶穌說祂就是「道路」,這「道路」是否也包括「唔係路」的爛泥路呢?當你走過爛泥路,覺得「唔係路」時,會否仍然走在主道中呢?回首向來爛泥路⋯⋯

走著走著,走在風景中,走在隱喻裡;我知道我想多了,但道路從來就是一種隱喻。回家後,一鞋爛泥,先把鞋擱在庭園小屋裡。稍後還是可以照穿,反正走著走著,土歸土,那對鞋就只剩下風塵,而非爛泥。

寫著寫著,此時有一隻咖啡色的四蹄踏雪貓咪從庭園的木欄杆間走進來,姍姍慢慢,從屋旁的鐵欄杆走出去。跟牠首次見面,但為甚麼又是踏雪而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