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蔗民王礽福

當美好的日子不再,我尋找各種「退而求其次」的選擇。蔗民就是如同蔗渣板般的庶民,不紮實,容易「淆底」。亂世浮生,只能將就將就,求主垂憐。

即使瞎子摸象

發布於
瞎子摸象後就一定自以為是嗎?當我們都知道自己是瞎子後,我們還是需要一套瞎子摸象式知識論。


《國語辭典》對成語「瞎子摸象」的解釋是:「幾個盲人摸大象的身軀,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所摸到的部分是大象的整個形象。典出佛經,如《長阿含經》第十九獸鳥品、《大般涅槃經》第三十二、《義足經》卷下等。比喻觀察判斷事物以偏概全。如:『對事情的判斷不宜太過主觀,否則往往會瞎子摸象,自以為是。』」

我們常批評人瞎子摸象,但我們自己呢?如果全個世界都是瞎子,批評人瞎子摸象就沒有意義,畢竟有摸過的,還是比沒有摸過的強,擁有更多的信息量。

在一個盲人的國度,我們還須透過瞎子摸象的形式來建立知識論。瞎子摸象的問題不在瞎,而在固執。批評瞎子的瞎子,若認為大家都盲,所以永遠無法知道全部真相,因而否定摸象者的真實經驗,也是一種無知的驕傲。《涅槃經》卷三○載:「其觸牙者,即言象形如萊茯根(蘿蔔);其觸耳者,言象如箕;其觸頭者,言象如石;其觸鼻者,言象如杵;其觸腳者,言象如木臼;其觸脊者,言象如牀;其觸腹者,言象如甕;其觸尾者,言象如繩。 」嘩,八個摸象的瞎子,已經為我們提供了八個關於大象的資訊,不是一大進步嗎?即使它們仍不足以建構出一個系統的知識,但先把它儲存起來,他日再有八人摸象,就驗證既有資訊,或增加新的資訊,這樣早晚可以建構出一套相對完整的大象知識論。

當然,還要辨析會不會有人把摸狗當作摸象。在盲人的國度,要建立知識是艱難的,但艱難不等於不可能。知識的建立,永遠是有意義的。至於那種因沒有全部真相,就對所有資訊都一味質疑,卻不打算作任何辯證的人,就不要理他,由他夜郎自大好了。

但第一知識是,知道自己是瞎子;第一德性是,承認自己是瞎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