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蔗民王礽福

當美好的日子不再,我尋找各種「退而求其次」的選擇。蔗民就是如同蔗渣板般的庶民,不紮實,容易「淆底」。亂世浮生,只能將就將就,求主垂憐。

廁所是你的堅固保壘嗎?

發布於
文學裡最值得玩味的多是細節的處理,留心悶藝片的細節處理,也許能使你在沉悶、沉重中找到趣味,繼而玩味。有時草蛇灰線,伏脈千里,能把一個意象不斷延伸與擴大。這裡舉電影First Reformed如何從馬丁路德在廁所寫《上主是我堅固保障》的典故,對照、貫穿男主角的信仰掙扎。



First Reformed(2017, 中譯《牧師的最後誘惑》《首次自新》《因罪之名》)

(含劇透)

文學裡最值得玩味的多是細節的處理,留心悶藝片的細節處理,也許能使你在沉悶、沉重中找到趣味,繼而玩味。

電影First Reformed(2017, 中譯《牧師的最後誘惑》《首次自新》《因罪之名》)中,有250年歷史的第一歸正教會,早已剩下幾個人聚會,全靠當時得令、「商業化」(女主角稱)的大型教會支持,才能維持下去,儼然已成其母堂。當大型教會肥頭耷耳的堂主任跟「子堂」牧師(男主角)傾談250週年慶祝活動時,談及管風琴的維修,隨口談到改教家馬丁路德的《上主是我堅固保障》(A Mighty Fortress Is Our God),原來是在廁所寫的。每次唱那首聖詩,就會浮現馬丁路德蹲馬桶的畫面,然後看著會眾,就認為大家都在想著那回事,笑死他。

這個笑話會否不敬,見仁見智吧,我倒沒所謂。但重要的是,廁所在這個故事裡,對男主角來說,絕非堅固保壘,而是個戰場,正好跟堂主任這個笑話成了個對比。

之前的情節,已見男主角在廁所小便不暢順,撒出深粉紅色尿液,面容痛苦,顯見病情不輕。

之後又安排馬桶淤塞,需要用通渠液來打通。男主角一邊通渠,一邊以畫外音作信仰反省。當晚他又跪在馬桶前嘔吐,此時畫外音在談祈禱,而畫面的動作也如同祈禱,絕非偶然,廁所在故事裡成了上帝堅固堡壘的象徵,男主角正經歷著如同馬丁路德般的信仰掙扎,事情很痛苦,一點也不順暢,一點也不好笑。

通渠時,畫面自然出現了通渠液,而這瓶通渠液竟然草蛇灰線,伏脈千里,留在最後一場男主角企圖自殺時又再出現。雖然很多人家中都有通渠液(我廁所也有一瓶),但這樣的安排,還是有心思,讓人即時意會到那瓶東西是甚麼,有何威力,把廁所的意象延伸到廁所之外。

最後那幅截圖的構圖很好,桌上有酒(男主角長期借酒消愁)、有通渠液(死亡的象徵),畫面左邊有個十字架。男主角已拿起盛滿通渠液的酒杯,準備自殺,卻突然看見甚麼。這個突然看見的甚麼,就是他最終會否得「拯救」的最後「盼望」。且說至此,不再劇透。

基督徒很自然以祈禱室作為war room(作戰室)嗎?但在現實世界,war room可以就在廁所裡。不好笑,不低俗;很沉重,很嚴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