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帆

紀錄自我,紀錄世界

波士頓疫情筆記79: 大雪,感冒,新年夜的泪与笑

I 大雪

2020年12月16日週三夜,波士頓暴風雪。

一夜睡夢香甜,渾然不知外面風雪茫茫,次日臨窗一看,驚喜萬分。天地蒼茫,到處銀裝素裹。平平常常的房舍、樹林,灌木、籬笆、路燈、戶外的桌子,都神奇得變成了童話世界的樣子。

把雞舍打開。小雞們卻安靜地站在雞舍裏不肯出來。真正成了呆若木雞。不知是被大雪的厚度還是美麗驚倒了。我只好冒雪把食物和水搬到它們的室內,這才三三兩兩跳下來吃喝。

有小小的各色的鳥兒飛來,在雞院的迎春花枝椏間跳來跳去,鑽進依然放在灌木叢間喂雞的大桶裡面去覓食。

我很高興這裡還有小鳥們喜歡的食物。想起聖經中猶太人的邊角捐。只要有小鳥來,桶內和平時落在桶外的小雞食物就不算浪費。

某先生燃起壁爐,烤上土豆和地瓜,然後在搖椅裏看手機,打盹。

我和孩子們各玩各的。讀書、玩遊戲,也寫寫字。

雪一直還在下,直到下午兩三點才稍稍停下來。某先生去剷雪,孩子們穿上雪褲棉衣手套,說是去幫忙,到了雪地立刻玩起來。樂樂在室外大蛋糕一樣的桌子上挖了一個洞,彷彿鯊魚的口,也像我們在河邊挖的燕窩。天天跑到秋千架打秋千,從最高處撲下來,衝到厚厚的雪上,砸出一個雪人,哈哈大笑。恐怕這個想法早就有了,但是只有這樣的大雪才敢實施。樂樂聽到笑聲也跑來學樣。然後兩人躺在雪上,胳膊腿伸開,上下晃動,造雪天使。天天的肚皮都露出來了,也不覺得冷。幸虧老人們不在這裡,要不又要不知道如何一驚一咋地嘮叨。

雪很厚,到了我的膝蓋。找到2015年那場大雪照片,發現這次還不如上次。上次那場雪據說把波士頓的雪集中剷出去堆在郊外某個村,直到7月份才化淨。而整個大波士頓人行道剷起的雪形成的雪牆把人行道和行車道隔開,兩面互不見人,也不見車。很長時間,我們彷彿生活在迷宮一樣的雪堡中。

無論如何,這也是近幾年來的一場大雪了。對生活在北方的人來說,大雪讓人備感親切,如天天所言,沒有雪怎麼過冬呢?沒有雪的冬天,樂趣要少了一大半。好友生活在南方,我以為他們一家會很不適應,結果答案是很驚喜,尤其是小朋友,玩雪玩不夠。

天氣非常寒冷。這場大雪竟然好像一直在那裏,沒有消失或者變少的意思。於是每天,小朋友多了一個出去玩的理由,玩雪,或者陪小雞玩。樂樂給小雞做了雪窩,可惜小雞們就是好奇玩一玩,不感興趣,只有她最喜歡的小黑熊烏雞配合一下。那一對漂亮的赫本雞走在雪中,竟然有奇異地行走在雲端的感覺。朋友問,這是傳說中的天堂雞嗎?

20日週日,雪還是那麼厚。下午我們google meeting 親子故事時間結束後,好友邀請我們去她家滑雪。他們家很近,開車15分鐘左右,院子有個比較陡的斜坡,正好孩子們可以滑雪。

很久沒見了,小朋友也想見個面,於是就去了。下午3點多出發,竟然又不大不小地飄起了雪花。

很冷,也很好玩。小朋友們在雪花飄舞中玩得不亦樂乎。大人們聊天,沒有滑。另一個好友順便約了下週三也就是23日去她家滑雪。她家也有一個長長的斜坡。

我們答應了,卻沒有去成。

II 感冒

沒想到我們感冒了。

回家之後先是我感覺不舒服。第二天夜裡嗓子有點痛,咳嗽,但是不嚴重。沒發燒。

某先生有點緊張,好幾次摸我額頭,確定我沒有發燒才又睡去。

這是一個特殊時期,一點風吹草動都會心驚肉跳。不過我沒有緊張,知道自己沒事。

雖然如此,為了保險起見,我拒絕週三了去另一位好友家滑雪。

兩個晚上過去後,我好了。23日晚上,樂樂又有點咳嗽,不過也不嚴重。某先生說我傳染給了樂樂。

樂樂只是咳嗽了一個晚上,沒有發燒,飲食玩耍一切正常。

天冷,我們沒有再出去鍛鍊或玩耍。

23日下午,小朋友們正式放寒假了,兩週左右。

天天要的聖誕禮物之一是聖誕夜要我陪他,理由是他已經一年多半夜或者早上醒來不到我們房間了,應該給個獎勵。我答應了。樂樂沒有,因為樂樂半夜或者一早醒來還是往我的床上跑。我不忍心把房門鎖起來,就這樣順其自然。

聖誕夜這天,天天玩了很久的遊戲,下午我強行讓他關機玩一會,他說累了要休息一會,於是上床躺了一會。

某先生又“擅自”去了costco,買回來很多東西。我們做烤肉和炒玉米吃。

快做好飯的時候,天天醒了,一家人開開心心吃聖誕晚餐。

當他們都去睡覺了,我查看郵件,發了幾個聖誕問候,和朋友們聊了一會天,已經到了半夜,快12點了。

我記起答應陪天天睡一晚,於是找來一床被子,到天天房間。他睡覺經常橫七豎八,一個被子不夠的,夜裡肯定會爭被子著涼。

剛剛躺下,手摸了一下天天,發現整個人都是滾燙的。趕緊起來,去找溫度計,打開燈,測了一下,38.2攝氏度。找來孩子用的泰諾和Motrin,把他叫醒,給他先用了Motrin,因為這個藥效長,可以睡一晚。

天天非常聽話。臉色紅通通的,叫吃藥就吃藥,叫喝水就喝水,還和我說笑。我心裡卻有些緊張。怎麼會發燒呢?

半小時後,溫度依然沒退。可能是他超重,藥的用量達不到。我找來毛巾和臉盆,放上熱水,開始給天天熱敷。天天有些困了,但是很配合,任憑我在他額頭,手心,腳心、腋窩、後背和肚皮上用熱毛巾擦來擦去。

熱敷很管用,燒退了。我把手搭在他的肚皮上睡了一小會。

半睡半醒間,我感覺天天又發燙了,我猛一下醒過來,又開燈給他測體溫。38度多。距離上次用藥才過了不到3個小時。肯定不能再用Motrin了。我把他叫醒,給他用了泰諾,又是一陣熱敷,慢慢好一點了,我又睡了。

大約7點鐘我醒了。第一時間還是給天天測體溫。依然38度多。給他換了Motrin,繼續熱敷,讓他休息。天天有些疲憊,但是精神頭還好,和我有說有笑,還說對不起,沒有讓我睡好。

天天一直沒有咳嗽。

跟某先生說,某先生懷疑是我傳染給天天的。實際上,我已經好了兩天了,怎麼會傳染給天天呢?天天說,他下午睡了一覺,起來後走來走去,感覺很冷,晚上就不舒服了,迷迷糊糊睡了。我懷疑就是他下午睡了一覺起來著的涼。

25日聖誕節,天天大多數時間是在床上休息,迷迷糊糊睡覺。我的主要任務是給他測體溫,吃藥,熱敷。一直38度多。

樂樂非常貼心。給天天端來溫水,給他拿毯子蓋上,還要求我在天天床上給他們講故事,看天天睡了,我們再離開。

樂樂平時調皮,也固執,好發脾氣。這天卻脾氣好得出奇,好像突然長大了,真得變成了大姐姐。

我和她下國際象棋,輸了,也沒有像往常那樣鬧,沒有跺腳、沒有哭、沒有摔棋子,只是紅著臉說了句:I surrender。

在傍晚的時候,天天看上去好了很多,燒也退了,沒再用藥。

我跟樂樂說,我會再陪天天一個晚上,她要自己睡。樂樂答應了。

夜裡我幾乎沒睡,看了多半晚電視劇 The Marvelous Mrs Maisel。過一會去摸摸天天的額頭,有時候熱有時候涼,但熱的時候不算太熱,我也就沒測體溫,也沒給他用藥。

26日,天天完全好了。不再發燒,飲食玩耍正常了。

他就這樣神奇地發燒,神奇地退燒了。他一直沒有咳嗽和其他症狀。

我取笑他,玩遊戲太累了,上帝要讓他有個break。這次發燒就是game fever。

聖誕期間,到處一片美麗祥和。幾乎家家戶戶在院子裡掛起了彩燈裝飾。我也史無前例地在院子裡做了裝飾,在門前掛上了雪花燈,在樹上掛上小彩燈,其中一棵小松樹掛上一閃一閃的燈。屋子裡也早早地把聖誕樹拿出來,和孩子們一起裝飾。

據說,今年美國掀起了聖誕裝飾熱,聖誕樹和聖誕飾品賣得非常暢銷。在這新冠悲世,多多少少有些沖喜和cheer up 的意思在裡面。很多很多人,活著,能身體和心理正常地活著,已經很不容易了。

III 新年夜的泪与笑

截止今天(12月31日),麻州新冠病例已經36.8萬,日增6839人,累計死亡過1.2萬(12338人),日增死亡120人。美國的新冠病例已接近2千萬(1.98千萬),單日新增病例22.9萬,累計死亡34.3萬。全美200万儿童新冠检测阳性,截止圣诞夜,美国新冠儿童病例占全美所有新冠病例的12.4%。全球新冠病例已经8.28千萬,累計死亡181萬。

數字大到足以讓人麻木。

近日连续收到州卫生部门短信,麻州过半地区处于新冠高风险区,新年夜不要当超级传播者,不要外出聚会,家里蹲。

最近其他消息,只能记流水账了:

1.英国出现新冠病毒最新变异,传染性更强,与此前病毒变种不同的是,它很有可能让儿童更易感染病毒。

2.傅聪在英国感染新冠去世,终年86岁,在华人圈掀起悼念和咒骂风潮,父亲傅雷顺便躺褒或骂,母亲也没有躲过。

3.英国新冠病毒变异消息一出,世界各国断航,川普忙着为自己大选落败喊冤上访圈钱,好像忘了美国还有疫情这回事,库默气得又跳起来:为什么还不断航?!

4.加州疫情撑不住了,洛杉矶已经没了ICU病床,其他城市也所剩无几。加州春天疫情控制表现神奇,现在已经摇摇欲坠,大家不解,一位在加州做护士的朋友说,架不住很多人不爱戴口罩啊,尤其是白人,即便病了也嘴硬,说跟flu差不多。活脱脱川普猴毛变的猴孙。看来川普病毒,已经在深蓝州扎根蔓延。但是加州受害最深的,按照人口比例来看,是拉丁裔。无它,贫困之故。同一个病毒,嫌贫爱富。有钱有权的,有资格传播,因为即便得了,也又实力和更大的可能性得到好的治疗和康复。参考川总价值连城也未必能得到的鸡尾酒疗法。

5.路易斯安那州一位新当选国会议员 Luke Letlow感染新冠去世,41岁,白人,年轻,英俊,两个幼子,共和党,举行竞选集会不戴口罩,呼吁不顾疫情开放经济。是川普的知音,还是牺牲品?可惜还没有资格获得空军一号运送特殊医院获得鸡尾酒疗法。

6.麻州共和党委员会副主席曼腾(Tom Mountain)感染新冠住院治疗。本月参加白宫哈努卡(犹太节日,又名光明节)庆祝晚会,不戴口罩,三天后出现症状,两次住院,两次差点用上呼吸机,本人正在后悔中,悔不该听妻子(赞妻子,可惜嫁了共和党)劝阻。seriously?是因为连累家人也感染的托词吧?儿子,儿媳妇,岳母也新冠检测阳性。曼腾60岁,正常情况下,妻子也60左右,而岳母应该至少80左右了。此前他就一直对戴口罩不热心,这次只是碰巧在白宫中了。

7.共和党名人接二连三中招(此前有川总和他的好律师纽约的好市长朱利安尼等),这让华川粉很震动,发出惊天之问:为何中招的都是共和党人。有友曰:“我不敢跟他们说,因为他们都不戴口罩啊!” 另一朋友问:“为何华川粉没有中招的呀!”他忘记了有个著名的为川帅四处征战不戴口罩的华川粉(死者为大,不点名了)已经感染新冠死了。但是另一个好友答得巧妙:华川粉只知道坐家里在微信上喊啊!他们怕的要死,不会不戴口罩,平时买菜都要老婆去的。好吧!我们服了,华川粉是川粉中的极品,就是不知道川普会不会认为他们不够死忠。

8.今天12月31日,2020最后一天。12月25日圣诞节暴雨,12月31日年末又阴雨。昨天心烦,和Sam到瓦爾登湖hiking散心。他在沙滩上写道:2020 is the worst year ever。2020,给一个笑的理由?那么多小确幸,那么多小快乐,可是看一眼新冠的感染数字和死亡数字,只能泪流成河。但愿,但愿,2020 is the worst year ever,从此以后,会好一点,好一点,不要让那么多生命无辜离去,无论哪个国家的,无论哪个党派的,无论哪个年龄的,无论好人坏人。

9.好友说:从此之后,我就踩着西瓜皮,溜到哪里算哪里。我大笑。我想到了大话西游。笑个不停,直到笑出泪来。然后我说:愿你踩着五彩祥云,新的一年,找到健康、平安,和属于自己的幸福。

10.圣诞前后几天,没日没夜看完了The Marvelous Mrs Maisel,感觉自己也成了半个段子手,很轻易的,就可以把泪变成笑。我跟好友说,我感觉自己像那只荆棘鸟,荆棘刺伤了我的心,血汩汩流出来,染红了玫瑰……说着说着,那种悲伤突然点燃了笑点,我大笑:这么浪漫的故事怎么听着像是恐怖电影?好友也大笑。或许前一秒还不知应该对我表示同情还是安慰呢。这个笑话,估计我的朋友圈没有几个人懂得它的悲伤、疼痛和美了。20多年前,我们曾经学过一篇英文精读课文,曾经看过一部电影。谁还记得,或者谁知道,给我留个言。人过40,突然感觉生命隧道的冷酷。如此绚烂,如此冷酷。

2020,落幕了。悲剧还没有。但愿新生的希望已经悄悄到来。虽然我们充满了无知、困惑和恐惧,让我们怀着爱与希望,耐心等待,live kind,live smart。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k-health-coronavirus-variant-children/uk-coronavirus-variant-may-be-more-able-to-infect-children-scientists-idUKKBN28V2EV

https://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20/us/massachusetts-coronavirus-cases.html

https://www.cnn.com/2020/12/29/politics/luke-letlow-died-covid/index.html

https://www.cnn.com/world/live-news/coronavirus-pandemic-vaccine-updates-12-29-20/h_feb3e0177992484425ad784be2b2f5ba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ation/2020/12/29/tom-mountain-white-house-party-covid/

https://www.timesofisrael.com/republican-official-believes-he-caught-virus-at-white-house-hanukkah-party/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