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帆

紀錄自我,紀錄世界

波士頓疫情筆記22: 松茸燉雞,打球跑步,協同抗疫

2020年3月25日 陰/冷

昨晚忙完一天的事後開始寫筆記,寫了很多,寫到很晚,眼睛睏的跟憨豆先生似的,一不小心全刪掉了,無法恢復,不得已草草重寫了事。所以本應該昨天發布的,只能一起擠到今天了。

今天有秩序即將恢復的感覺。樂天的各科老師都有郵件聯繫,有提供學習資源,有作業建議(非必須),還有全班小朋友們Zoom見面聊天時間。芭蕾課的郵件查晚了,樂樂錯過了2點的Zoom芭蕾課。4:15的Facetime鋼琴課上的不錯,全程不需要我陪同了,把手機放一邊對著琴鍵就可以了。偷聽了一下效果,還好。看來這幾天要記得及時查看郵件了。

芭蕾學校的校長寫信,說她不想停課,她希望能繼續給老師們發工資,也希望學生們能繼續學習,雖然條件艱苦,但是值得堅持。我覺得她說的對,我們應該支持,繼續下去。

州長下午宣布中小學停課到5月份。樂天的老師發來郵件告知具體時間,5月4日。看來青年節要在家過了。

學校老師們在努力和學生們建立聯繫,在努力讓混沌的日子有秩序。我也在努力用網絡保持著課後班。在不正常的日子裡我們在合力讓日子變得正常起來。

某先生居家的一大歡喜是伙食品質提高了好幾個檔次。小朋友們不用輪班做飯了,大廚上陣,我建議他培訓小廚師。早上熬的多米粥,中午松茸燉雞,晚上紫米粥加牛肉餅,還有香茶奉送。

中午忙著聽庫莫的講話,某先生在廚房忙什麼我也不知道。等到我聽完了,飯也好了,聞到了香味,看一眼,歡呼:“小雞燉蘑菇呀!” 某先生不屑地瞧我一眼:“松茸。” 好吧,本人劉姥姥,認不得大觀園的茄子,但是吃起來還是香噴噴,不甘落後。

中午被庫莫擔誤了玩耍時間。下午,趁天還沒黑,招呼大家到院子裡玩一會。他們三個打籃球,我到馬路上跑步去了。下午6點左右,平時這個點是不敢在馬路上跑的,車太多,流水一樣。現在靜悄悄的,沒有車也沒有人。跑到小山附近大約有15分鐘,來回半小時,只有一輛大車和2輛小車經過。大車是Fedex。

回來後兩位男士還在打球,女生不知啥時候跑回屋了。天色昏暗起來。各家的燈亮了起來。前面鄰居家院子的籬笆上還用的聖誕彩燈。這閃閃爍爍的色彩讓我想起歡樂的聖誕節。

才幾天呢,元旦不久,武漢就成為令人揪心的地方,我們這裏華人們也陸續取消了大型聚會,包括各種春節晚會和聚餐。才幾天呢,這個中心就從大洋彼岸到了歐洲,到了這裏。而且,遍地開花,奪人性命的新冠花。

紐約州長庫莫這幾天成為美國的焦點。很多媒體已經無視川普了。一隻眼看福醫生(Fauci),一隻眼看庫莫。

這幾天我一直在關注他的推特,特別是每天中午11點左右的講話。我昨天對他的評價是:“紐約州長貓變老虎啊!” 今天直言:“庫莫是紐約人的定海神針。” 對紐約疫情中的很多人來說,他的推特和講話簡直就是安神藥。我曾經嚴厲地批評和嘲諷過庫莫,為他不久前曾經對紐約人說80%輕症大多數自癒1.4%死亡率一事,為此還和幾個好友起了爭執。也曾經看他驚慌失措恐懼地樣子可憐過他,也曾經為他沒有做好抗疫準備和不肯下居家令而毫不客氣地罵過他。這幾天他的表現令人刮目相看,為此我特意在朋友圈轉發他的講話視頻並手動點讚。

推薦庫莫今天這個新聞發佈會的講話視頻。雖然最近紐約疫情嚴重,庫莫前期被川普政府帶的方向不對,但這幾天庫莫怒懟聯邦,思路清晰,冷靜部署,三觀特正,溫暖有力。如果有人得了疫情情緒崩潰症,建議follow庫莫的推特,據說療效很好,比維C維D管用。

https://mobile.twitter.com/USADSDVzla/status/1242845774725160960?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晚上ABC新聞報導,庫莫說所有防護物資全部到位,從今天開始所有醫院醫生護士都不再會說沒有防護裝備了。這應該是今天最大的好消息。在與冠狀病毒殊死搏鬥的時刻到來之前,庫莫把出征的將士們武裝起來了,保護起來了。這至關重要。根據專家預測,紐約在未來14天進入醫療危機,在21天達到最高峰。希望紐約的醫護們能頂得住,希望武漢義大利的慘劇不會在紐約重演,至少,不要那麼慘烈。

但是,對我而言,庫莫最亮眼的是他呼籲聯邦根據需要調配抗疫物資,呼籲州際之間的合作抗疫。昨天他懇請其他州馳援紐約,說紐約將是第一個達到爆發高峰的州,其他州也會陸續到來,希望其他州能來幫助紐約,紐約曲線斷裂後會趕到下一個爆發高峰地幫助他們。今天,他再次懇請其他州幫忙,並鄭重承諾紐約會厚報他們,紐約疫情緩解後一定會趕赴新的熱點區全力支援。

實際上庫莫已經在做總統的活。而總統應幹嘛?總統在國家宣布緊急狀態後,需要根據各州需要撥急救款,需要啟動《國防生產法》緊急生產抗疫物資,需要根據疫情建立野戰醫院,需要協調各州之間的協同抗疫,需要緊急支援疫情嚴重的地區。川普做什麼了?他什麼也沒做,讓各州自己搞定。聯邦制下抗疫之難,就難在上無調配下無協同。在川普政府的反向操作下,庫莫州長卻能奮起高呼,呼籲州際合作協同抗疫,殊為不易。希望其他州能聽到紐約州長發出的求救信號,能通過救人而達到各州自救。

昨天還應特別稱讚的是德國總理默克爾。德國在歐洲新冠爆發中是非常特別的一個,猶如亞洲的新加坡和韓國。雖然確診者多,但牢牢控制住了死亡率,也就是說,他們控制住了病毒的傳播與惡化,醫療體系沒有沖垮。就在昨天,在歐洲各國特別是義大利和法國日益嚴重的時候,德國宣布開始接收治療來自義大利和法國的新冠患者。這才是大國的能力和風範。

試想美國如果不是川普當政,美國與世界的疫情是否會有不同的演化形態?

這幾天注意力被紐約所吸引。其實,最該擔心的或許是我們麻州。雖然已經實行了居家令,已經延後了復課時間,已經提高了檢測速度,但是麻州的檢測速度還是遠遠不夠。紐約已經實現了每日檢測1萬-1.5萬例,而麻州還無法達到每日檢測3500的夢想(州長貝克的期待)。縱是如此,比起前些日子,檢測速度還是提高了一點,所以新增數字也開始翻倍。3月24日,麻州已确诊1159例(+382);3月25日,麻州已确诊1838例(+679),15人死亡(+4)。全美的確診病例昨晚近5萬,今晚近7萬了。本周內,有可能衝破10萬。有朋友戲言,美國可能要成為第一個實現群體免疫的國家。我趕緊摸了一下木头。

麻州也有一个好消息,MIT 哈佛及剑桥初创公司E-25 Bio组成的呀牛团队研发了一种全新的新冠检测方法,容易使用且成本低廉,不到一小时即可出结果,有望本周开始小规模生产,并在一线医院进行测试。这才是高科技州应有的样子。麻州为何不能早动作呢?真是信川普误终身。

另外一个好消息是两党终于达成一致意见要发钱了。疫情期间,每个纳税的成年人1200,儿童500。非公民也发,只要是绿卡,或者满足一定居住时间(本年度满31天,以及本年度和前两个年度共满183天),有社安号,也会发。总收入超过75000美元的,每增加100元收则抗疫援助金减少5美元,收入超过99000的人没有资格获取援助金,“非居民外国人”也没有资格获得援助金。根据税收政策中心估算,大约90%的美国人有资格获得全部或部分抗疫援助金。那10%呢?不知是否会有相应的措施也惠及他们?毕竟,除了巨富,那些最底层连社安号都没有税收都不能交的人,恐怕在这场疫情中更为艰难吧?何况,病毒已经把所有人的命运都打包捆绑在了一起。

生与死,善与恶,都摆在了我们面前。虽然有病毒,我们依然有选择的权利。我们要选择生,选择善。

纽约州长库莫,德国总理默克尔让我们看到了人性之可能,人性之希望。希望上帝赐予人类足够的智慧与仁爱来应对这场危难。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