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樂思

社工系學士。現職行政人員。業餘寫作。喜愛自學。寫作領域涵蓋觀點、社會科學、歷史知識、寓言短篇等。Github: https://github.com/Dorothy1984

昔日的光州,今日的馬勒波

上世紀八十年代,南韓發生了光州事件。這是南韓政府在光州血腥鎮壓爭取民主的示威民眾的事件。當時有一個南韓的士司機把一名親歷事件並且拍下影片的德國記者,安全地送出了險地,使該名記者能夠向世界公開該事件。

接近四十年後的當下,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在烏克蘭南部港口城市馬勒波犯下種種戰爭罪行。俄軍殘殺平民的種種惡行不想被世人知道,於是到處搜捕記者。兩三天前,烏克蘭軍隊進行了一項行動,救出了留在馬勒波的最後一批記者,希望他們把採訪到的種種公諸於世。

不論四十年前身處南韓光州的記者,還是今時今日身處烏克蘭戰地的記者,都是在險境中為世人找尋和傳遞真相的人。我們雖是普通人,但在數位年代,我們也有自己的位置,能夠為自己所關注的事情出一分力。

這個月以來,相信不少人都不斷看到烏克蘭戰爭的新聞畫面。畫面看得多可能也會疲乏。但對事件的關注實不應冷淡下來。在這而我嘗試以文字把我從媒體看見,發生在馬勒波的事情簡單記錄一下:

--馬勒波城內的平民設施幾乎全被俄軍炮彈炸毀。當地居民陷於流離失所,斷水斷電斷糧的景況已經差不多一個月。有兒童渴死在街頭。實在令人慘不忍睹。

--俄軍炮彈炸毀馬勒波一家婦幼醫院。新聞片段拍攝到一位血劉披面的孕婦被擔架抬出。她的肚子已經很大,嬰兒似乎快將出生。但該名孕婦後來傷重不治,嬰兒也再沒機會來到這個世界了。

--俄軍炸毀城中一家收容婦孺避難的劇院。該劇院在外牆,用俄文寫著大大的「兒童」字樣,但俄軍仍然轟炸該劇院。裡面的人全部被壓在瓦礫之下。相信生存機會渺茫。

--俄羅斯多次承諾開放人道走廊讓平民撤離,但當平民撤離之時,他們多次向平民開火,以致撤離進度非常緩慢。前幾天的戰鬥當中,還傳出當地平民被押往俄羅斯的消息。由於大部分記者已經離開當地,事情難以得到媒體證實。

從馬勒波撤離的最後一批記者,寫了詳細的報導,讓世人知道烏克蘭這個被戰火蹂躪的港口城市究竟發生了什麼。當我寫著上文那些簡單記錄時,尚且感到切膚之痛,更何況那些記者呢?面對這些令人充滿無力感的事情,我希望每個關心世界的個體仍能站穩腳步。今天收看了一個關於科技的節目。主持的話我甚感認同:科技是中性的,最重要還是人能否把科技用在合乎人性的哪一面。科技發達的數位時代創造了去中心化的環境。我們每一個平凡的個體要找到能貢獻自己的位置已經越來越有可能。今時今日只要自己願意找尋能作出貢獻的位置,我們無須倚賴他人的動員,都能自發地做些事情。期望每個自帶原動力的人,都能把關懷送到有需要的地方,送給每個水深火熱中的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