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樂思

社工系學士。現職行政人員。業餘寫作。喜愛自學。寫作領域涵蓋觀點、社會科學、歷史知識、寓言短篇等。Github: https://github.com/Dorothy1984

世情短打:自由與責任

發布於
本文介紹一對出相入對的雙生兒。這對雙生兒,有一個就必定也有另一個;沒有了其中一個,另一個也自然沒有。

有自由必定有責任。它們彷彿一對雙生兒,甚至是連體嬰呢!

自從有了自己的加密貨幣錢包,就更能體會。當我們用主流的網上銀行服務,萬一忘記密碼,也可以透過銀行為我們回復帳戶。但加密貨幣錢包呢?萬一忘記密碼和助記詞,沒人能替我們回復帳戶了。為何會有這樣的分別呢?原因就是主流銀行是擁有客戶個人資訊的「大台」。客戶忘記密碼,只要把個人資訊交給「大台」核對,「大台」就會協助客戶回復帳戶。但加密貨幣錢包卻是沒有「大台」的去中心化存在。沒人會擁有任何一個錢包持有者的個人資訊,除了持有者自己。因此,倘若錢包持有者忘記或遺失密碼和助記詞,沒人能透過核對個人資訊的方法為之回復錢包。

當我們倚靠「大台」,自由道自然比無大台低。在政治和經濟穩定的地方,一般人相信大台,所以並不覺得自己少了自由。但在極權社會,私有財產不被尊重,加上種種官商勾結、貪腐等問題,私有財產託管於大台,隨時變成你的財產不是你的財產的情形。

無大台當然是自由得多。但自由多了責任自然也會更大。就以加密貨幣錢包為例,因為私鑰只有錢包持有者一人擁有,他/她若遺失私鑰(即忘記密碼和助記詞),則無人能支援他/她。當然他/她能與自己信任的人共同擁有私鑰,但這樣的話,他/她無可避免就要面對錯信他人而引致損失的風險了。

無可否認,並非每一個人都適合擁有自由。以下幾種人就是不適合的人群:

一,自理能力低下,也沒有提升的意願;

二,對自己的能力沒有信心,經常缺乏安全感。沒人照顧和支援就會非常害怕;

三,內心貧窮,時刻都活在剝奪感的陰影之下。

最近讀到一篇文章,說大陸很多青年怕找不到結婚對象,甯願回到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沒有結婚對象的剝奪感令一些人甯願交出自由來換取自己沒有的東西,對於酷愛自由的我,看見時是感到十分慨嘆的。

自由屬好屬壞,不同人有不同的詮釋。但對我而言,最不能接受,最應撻伐的,就是把別人當作工具,剝奪別人的自由來滿足自己私慾的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