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樂思

喜愛閱讀;喜愛童話。有很多話要說又怕無人傾聽,所以決定寫出來。

靈魂出體:我的自身經驗

發布於

週末來個輕鬆點的話題。這不是標題黨。我確實有過靈魂出體的經驗。但已經距今七年有多了。基督徒們請不要大驚小怪,又「交鬼」又「邪靈」的。其實這件事並沒有你們想得那麼神秘。

首先說說我的信仰背景。我自小就讀於基督教學校,也受了洗。但四十歲之後決定離教改為學習新紀元與諾斯底主義。因此現時我是個有信仰但不屬於任何宗教的修行者。說到靈魂出體這件事,雖然絕大部分的人都感到非常神秘,或者把它歸類為神秘學的範疇,但若大家上網查查維基百科,其實這也並不很神秘。這種經驗有它的生理和心理因素,並非全然屬於靈性或超自然範疇。除了道行高深的僧人/道士/修行者在深度冥想時會有出體經驗以外,有長期或偶發性睡眠麻痺的人(註(也會偶然發生靈魂出體的情況。以生理角度來說,靈魂出體是在身體尚未甦醒時,左腦和右腦意外地同步活躍下發生。人在睡著時,左腦活躍度會減低而右腦則會活躍起來。在這情況下,人會做夢但不能意識到自己正身處夢境。但當雙腦同步活躍而身體未醒是,人的意識會很清醒。能清楚知道自己的身體未醒。於是人就能讓意識暫時離開肉體享受到不受肉體束縛的自由。

之所以嘮叨了這麼多,我是想說我自己的幾次出體經歷,全部都是被動的,偶發的經驗。我在很年輕時,便會偶然發生睡眠麻痺(即中國人俗稱的鬼壓床)。在發生睡眠麻痺時,除了身體動彈不得以外,耳朵會聽見低頻率的聲音,好像是不斷的「湖湖」聲,眼前有時會看見光線亂閃,或者會有兩個好像大光燈的光源向著我的臉慢慢移近。在基督教學校長大的我,真的是以為自己狀鬼,曾經也有在心裡說「奉耶穌基督的名命令你立即離開」,可是一點用也沒有。非得我自己極力掙扎弄醒自己才能脫離這種恐怖景象。後來知道這個現象叫做睡眠麻痺,回想起那時的奉基督的名「趕鬼」真的忍不住恥笑自己。再後來接觸到更多靈魂出體的資訊和技巧,有人說可以利用睡眠麻痺的機會,放鬆身體,然後用念力慢慢讓靈魂飄出來就行了。

就在2013和2014年間,我一共有三次睡眠麻痺的經驗。聽過靈魂出體技巧的我,當感覺到耳朵聽見低頻聲音,身體又動彈不得時,心裡不但沒有害怕,反而感到有點高興:「機會來了!」於是我放鬆身體,不一會之後,果然感覺到自己從床上飄了起來。當時我真的感到十分興奮,於是想不如飄到母親房間去看看,飄到廚房去看看!在出體狀態下,什麼牆壁、門戶,對我而言全部都與空氣無異。不過這次出體時間很短。很快我的左腦就睡著了,意識越來越模糊,最後跌回普通的夢境。第二次也是同樣情況,但雙腦同步活躍的時間延長了一點點。

令我最難忘的是第三次的出體經驗。這次發生於早上六點左右,是最長的一次也是經驗最清晰的一次。當晚我睡得並不安穩。到了早上六點左右,又有低頻聲音和眼前閃光了。我想機會又來了。很快我就離開了自己的身體。這次想,不如就從窗口飛出去看看吧。在毫不費力之下,很快我就出了房間的窗戶。這次其實不是「飛」出窗戶,而是當自己一想要出去就立即在窗外的「瞬間移動」。我住七樓,但當時一點也不會因「身處七樓窗外的高空」而害怕跌死)。當我從窗口離開自己房間時,還貪玩地回望了一眼,從窗戶望回自己房間的感覺,好像在望一個黑漆漆的小山洞似的。難得出來,不如飛到家附近的商場看看吧!這次不想用瞬間移動了,反而慢慢地飛過去,順便看看自己平日走慣的那條路。途中看見有個亞伯走過,我的腳底差點碰到他的頭頂呢!我要飛高一點才好。到了商場,雖然登都開了,但大部分商舖都沒開,裡面也只有零零落落的三兩個人。於是又頑皮地想穿過牆壁進去商舖。不過這時候發現自己做不到想做的事情,然後在剎那間,我就回到自己的床上了。

幾次出體經驗令我有以下啟發:首先,經歷過意識與肉體的分離(雖然只屬短暫),我對死亡的恐懼已經消除了很多。因為我能確信人的死亡只是軀殼的死亡,並不等於意識的死亡。肉體死亡之後,我們仍可以其他方式繼續存在。另外,我對離開肉體之後的自由實在感到十分嚮往。試想,沒有了肉體的束縛,物質與時空再也不能成為我們的侷限了。我所領悟到的,就是肉體的生存並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重要。既然肉體都沒有我們想像的重要,那堆叫做豪宅、名車、珠寶、金錢等等的身外物,就更加連個屁都不如了。

註:睡眠麻痺其實也並不罕見。很多人在日間因過量運動,身體極度勞累但頭腦卻十分興奮,晚間睡眠時就容易發生睡眠麻痺。這是因身體過度勞累,在意識仍然非常清醒時以先行睡著,所以令人有「我明明是醒著但身體好像被壓住動彈不得的錯覺。在非常淺曾睡眠的狀態,左腦並沒有完全清醒但仍然比較活躍,當與主管潛意識的右腦活躍程度同步時,就會出現在完全意識清醒時不會出現的景象。例如上文提及的低頻率聲音、閃光,意識離開身體自由飛翔,穿牆過壁,瞬間移動等。

由於嘗過出體的自由,我很想再有這樣的經驗。學會了相關的原理,我曾經刻意製造失眠,務求增加睡眠麻痺幫自己出體的機率。可是越是刻意就越做不到。後來我也放棄刻意追求出體了。曾經經歷過,且得到領悟,我想這已經足夠了。而且那些高僧或修行者們是為了修煉靈性,那有像我這樣出體是為了貪玩的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