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樂思

社工系學士。現職行政人員。業餘寫作。喜愛自學。寫作領域涵蓋觀點、社會科學、歷史知識、寓言短篇等。

樂思展館珍貴館藏:一首歌、一套記錄片、一種情懷

發布於

這次樂思展館要推介兩篇文化賞析。一篇圍繞一首歌,另一篇則圍繞一套記錄片。

第一篇是 @文化放題 的《彳亍前行:麥浚龍《彳亍》。文章開首,作者點出作為一個關心世界的人,面對目下這個時代的掙扎:

「這個時代,實在是有太多麻木的理由。眼前無孔不入的恐怖叫人不斷畏懼、耳邊未曾平息過的躁動叫人不斷沮喪、腳下依然淌着的鮮血叫人不斷愧疚 ⋯⋯ 有時會想,既然荒謬實在永無止盡,何必我們還要堅持舔盡世間的每一滴苦痛?」

但是,作者卻堅定地不選擇麻木:「有時又看着那些早已麻木成癮的人,自自然然就會心生羨慕。他們好像只需要閉起眼睛、掩着耳朵,就足以躲進某個超脱於時間、脱離於空間的世外桃源,並且活於其中自得其樂。直到後來,我才慢慢發現到原來他們為了逃避絕望,其實都付上了沉重的代價:他們其實都已經把那個明明是最真實而最寶貴的自我,從自己的身上狠狠的割掉。」

作者在文宗詳細介紹了麥浚龍《彳亍》當中引起ta共鳴的歌詞。到最後,得出在文章前段早已作出的結論:「或許被困於荒謬的異域當中,人若然還想忠於自我,就只能夠繼續彳亍前行,繼續懷着初生者般的好奇四處碰撞。偶爾左腳踏前,身體好像踏了空般失去重心 —— 然而在快要跌倒之時,右腳及時一撐又捉回了某個微妙的平衡。雖然沒有一刻不是搖搖欲墜,但或許只有如此行,人才有機會從希望和絕望的顛簸之中見證到生命的更多可能,然後從破爛的世界中尋回那個不屈的自己。」

究竟什麼事「彳亍」,我翻查了中文字典。彳亍就是小步慢走,走走停停。或許在這寸步難行的時代,我們只能彳亍前行。但反過來說,即使彳亍我們也要繼續前行。

第二篇是 @慕雲 的《最佳電影《理大圍城》:請你不要別開目光》。作者從回憶起《十年》在五年前獲得最佳電影時的心情,說到《理大圍成》獲得最佳電影。《理大圍成》是每個關心社會的香港人,都會看得很痛心的記錄片。它的獲獎給人帶來百感交集。但即使這套記錄片喚起很多令人痛心的回憶,作者仍然勉勵所有人勇敢地面對:「《理大圍城》很難讓人喜歡,似乎也不該討人喜歡,但請你不要別開目光。我們要見證歷史,我們是歷史的見證者。活下來吧。好好活著。」在這黑暗艱難的環境活下來殊非易事。但正因如此,活下來就是對黑暗的奮勇爭戰。

一個時代,一個個體,一種情懷,一種志向。以上這些都是屬於今時今日的香港。這個展館盡一點微小的力量把它們珍藏起來。這是我對這個名叫香港的家應盡的責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彳亍前行:麥浚龍《彳亍》

最佳電影《理大圍城》:請你不要別開目光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