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啟敢

左翼作家,社運參與者一名。網誌《柏楊大學》的校長兼校工,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心有鬱結,才為世界動筆而寫。想了解我,就慢慢看我的文章。

試從《成神之日》的結局超譯,看小確幸和民主的困境

發布於

文章連結:https://www.boyangu.com/art/literature_acg/becamegod-left/

作者:胡啟敢

麻枝准的新作《成神之日》結局讓觀眾嚴重不滿,因此引起網上炎上,連麻枝准也不得不刪去社交媒體帳戶暫避風頭。多數人主要不滿結局太趕急,許多情節也沒有交待清楚,例如陽太對雛為何有戀愛之情,或者那個黑客少年的身份,很多主線伏筆沒有收回就結束了。

《成神之日》爛尾,是在那某位大漫畫家致敬?

不過這種主線伏筆沒有回收是否麻枝准有意為之抑或是編導力差勁,啟敢也不好說。啟敢看過藤子.F.不二雄的作品《有一天……》,內容大約是講述三個導演為了比拼技藝各自拍了一個電影片。最後一位導演的影片名為《有一天……》是拍攝了城市中各個市民的日常生活,但片尾卻突然強行中斷,畫面空白一片。

然後兩名導演恥笑這個是劣作。之後,該導演解釋畫面空白一片的原因,是因為地球的核武大國發動了核子大戰,向全球各地發射核導彈,畫面空白就是核彈在該城市爆發時發出的強光,最後地球毀滅。然後這位導演向兩位政治冷感的導演告誡核武對地球的威脅,《有一天……》有可能會發生。結果,該漫畫最後一格也變成空白一片,可能連導演身在的世界,也真的發生了核子大戰。

麻枝准的《成神之日》首八集詳細地描述陽太和雛日常生活的情節,但是於突兀地於僅餘不多的集數安排雛被政府帶走,強行拔除了腦中的超級電腦,讓雛不幸地變成了一位病弱少女,《成神之日》這種劇情安排,是否暗示若果民眾不能用徹底的民主去控制政府和市場這兩個怪物,我們像陽太和雛般珍貴的日常生活就會被政府或市場無情奪去?就像《有一天……》般,最後的畫面空白一片——也許麻枝准這部《成神之日》就是在向藤子.F.不二雄致敬,指出弱勢面對權勢,權勢的任意妄為對弱勢帶來的痛苦所產生的無力感。

我相信香港人在近幾年的日子,一定會感同身受。明明奉公守法,但是被黑警誣告,然後被已腐化的法官判下莫須有的罪名,結果前途盡毀,日常生活也大為變異。想不到《成神之日》可以有這樣的解讀。

《成神之日》的結局反映了民主的困境?

不過啟敢還想就《成神之日》的結局作一個超譯解讀,結局就是陽太把雛從療養院帶回,最後改變了升學志願,希望日後能夠研究到治癒好雛的方法。啟敢認為這個結局很像麻枝准的風格,也沒有甚麼不滿。啟敢只是疑惑,這種有些滿足於小確幸的結局,是否暗示了當代日本民主的困境——政府由精英把持,民間力量一蹶不振?

啟敢重申不是說麻枝准的結局不好。只是聯想起,若果是在民主發展悠久的西方,會如何處理《成神之日》的結局?也許會如像小說《飢餓遊戲》或之前的日本動漫《反逆的魯路修》般,陽太因為不滿權勢這樣對待雛,而決定聚集同伴,向權勢發動革命吧!

小而確定的幸福,若果殘酷的現實無力改變,就抱緊自己身邊擁有的事和物。這種處世態度有點像後現代主義否定了宏大敘事,轉而針對一些小議題。但是,這種小確幸,真的可以讓我們安身立命嗎?

設想《成神之日》的結局的悲慘發展

設想一下《成神之日》的結局發展,若果陽太在長大後真的成功研發到治癒好雛的方法或機器,也許得益的也不是雛。因為,在資本主義的社會下,很多發明者的創意最後被資本家巧取豪奪,資本家奪取了發明者的創意,成為了版權持有人,然後用高價出售,剝削想使用版權的人。例子就是有些資本家買下一些愛滋病人必須的治療藥物的版權,然後加價五十倍殘民自肥。也許,就算陽太發明到治癒雛的方法,也付不起這個方法的版權費來治療雛。

小確幸讓我聯想到哲學家勞思光於其作品《歷史之懲罰》中提及,隱士的幻想。有許多人以為世界大事他可以不管,自己只消像陶淵明般隱居起來就可以,但是現在人類擁有毀滅世界的核子武器,你根本不可能不關心時事,關起門來做隱士。

小確幸是否能夠自保?

但是我也不是不理解麻枝准於《成神之日》為何追求小確幸。因為日本於六十年代的學生運動徹底失敗,然後政治就由精英所壟斷,民間的抗爭力量如工會成不了氣候,一個出來社會的新鮮人又不明白團結一起和權勢財閥抗爭,奪回勞動成果的重要性,他們最後的選擇一定是追求小確幸,低欲望社會——平日玩玩課金遊戲,放假就去吃喝玩樂。

但是,這種追求小確幸的成果,最後一定會被腐敗的大氣候所侵蝕,就像雛最後被政府帶走一樣。舉例,大家為了追求小確幸而玩手機課金遊戲,可是,因為遊戲公司要搶奪最大的利潤,抽中SSR或UR的機會率一定會越來越黑箱作業,遊戲會更快倒閉,大家最後的小確幸一定會被背叛!

大家為甚麼就想不到,透過組成工會和民間運動去制衡課金遊戲公司的橫徵暴斂,還自己一個公道?是否我們對小確幸的幻想障礙了我們的團結?歷史上,我們的祖先曾經透過工會運動大幅度改善自己的工作待遇和福利,但是我們這一代卻退化到任人予取予攜?

我想,從《成神之日》的啟示,就是我們是否應該走出小確幸的舒適圈,找尋一種團結和合作去改變一些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