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啟敢

左翼作家,社運參與者一名。網誌《柏楊大學》的校長兼校工,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心有鬱結,才為世界動筆而寫。想了解我,就慢慢看我的文章。

盧斯達就是披著民主皮的專制犬

本土派口講民主,實為信仰獨裁思想

香港有極多本土KOL(如盧斯達、黃毓民、黃洋達),名義上是反對中共對港的獨裁統治,但是反對中共並不代表他們信仰民主,他們只是以民主作為口號來爭取曝光率成就自己的名利,但內心卻是信奉獨裁專制的一套。就像二戰後未上台的中共滿口民主自由人權法治,但是上台後卻推行獨裁一樣,這些本土KOL會否在港獨成功後做起獨夫來?大家務必要小心。

而盧斯達(即劉耀文)就是其中一個文章通篇民主自由的KOL,但實際上和中共無疑,信奉獨裁。盧斯達最近寫文章,攻擊譏笑一些女性主義者;她們就有人於反警暴示威用上父權主義的名詞,作出不支持的意見。原本,一場運動不同人有不同意見實屬正常,應該和而不同。

但是盧斯達竟然為了刷存在感,無恥地誣衊這些女性主義者的意見是極端自我,打擊手足,分化傷害民主運動,並謂在香港沒有民主自由之前爭取個別議題的進步是不切實際。正正暴露盧斯達和他口中的中國人沒有分別,一樣的水平差劣。

盧斯達和他口中的中國人水平一樣

中國人搞政治運動,其中一個劣根性就是要求自己的支持者意見一致,不容許自己的支持者提出建設性的反對意見,若果少數意見者主張的與領導的大方向不同,這些人就會被批鬥迫害,就像現在盧斯達手執民主正義的政治正確大旗,去迫害這些女性主義者無異。

我們追求民主自由,就是因為它最能提供一個開放空間,供不同的弱勢和受壓迫者能發聲,以推動社會正義和進步。豈能本末倒置,惡墮成為了維護口號民主和口號自由,倒過來迫害弱勢和受壓迫者——而這些人的意見根本沒有破壞到民主自由的架構。只是因為盧斯達要追求流水革命中的所謂本土純潔性,就對其他在社會中被壓迫的社群不聞不問,痛下殺手——誣指他們妨礙民主運動,這樣的民主運動,和中共有甚麼分別嗎?

盧斯達壓迫其他意見,和中共的延安整風一樣

當年延安整風,中共就是以所謂要保衛共產主義革命的優先性為政治正確,在延安大肆殺害提出不同意見,要求自由民主的黨內自由派,和現在盧斯達為了流水革命的運動的「純潔性」(實為作嘔的種族排外思想),攻訐屠殺在這場運動爭取不同議題改革的團體,本質上有異曲同工之妙。

反例子

相反例子就是布爾什維克黨,在十月革命後,它沒有為了追求所謂的共產主義最終目標,而放棄改善其他國內弱勢團體的議題,因此蘇聯是第一個承認同性戀除罪化的國家,並認可民族自決。證明一個健康的民主運動,是可以包容不同議題的爭取。

盧斯達經常寫種族主義的文章,要大家提防中國人對香港人的壓迫,筆者也要大家提防盧斯達!若果大家繼續追捧這種與專制無疑的人為領袖,說不定日後香港民主運動成功,他們的專制本性發作,就會出賣廣大的群眾!

文章連結:https://www.boyangu.com/sc/news/lewisloud202001a/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