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啟敢

左翼作家,社運參與者一名。網誌《柏楊大學》的校長兼校工,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心有鬱結,才為世界動筆而寫。想了解我,就慢慢看我的文章。

從Gundam Seed Destiny的杜蘭朵議長無誤論窺探部分台灣人隱含的反民主性格

這篇文章,不是要為煌大和或者拉克絲洗白,也不是說Gundam Seed Destiny的議長派花費心機列舉的日本官方設定是錯的。本文嘗試從某著名論壇及某youtuber歌頌Gundam Seed Destiny裡杜蘭朵議長的言論(他們大部分是台灣人),微觀地看某些台灣人的可能隱含的反民主性格。

有關議長派的言論,他們的立論主要是製造一個二元對立,但是這種二元對立的結論卻可能隱含某些反民主傾向。

他們的立論是,拉克絲是一個野心家,她成立武裝組織「終端機」,走私軍火,做了許多惡行想推翻杜蘭朵議長,和男主角煌大和一樣是製造混亂,十惡不赦的重犯。

然後,議長派認為,杜蘭朵議長就代表「偉大、光明、正確」的一方,沒有參與暗殺拉克絲、為人深謀遠慮,為世界的和平和秩序努力,並且以消滅武裝商人「理法」為目標,而事後推動的命運計劃也是經民主程序和平通過,最後決定用衛星武器鎮魂曲攻擊反命運計劃的奧普,也是因為奧普做了太多惡行所致。總之,議長派認為,根據鋼彈官方的手頭設定,議長是一個「偉大、光明、正確」的人物,就算最後強推命運計劃及意圖用鎮魂曲消滅奧普及其國內所有平民,是因為官方為了讓煌及拉克絲成為正義的一方,而佈署的劇情。

命運計劃是否能解決問題,我們或許在另一篇文章再談。但是,議長派這種立論,意圖製造堯舜聖君杜蘭朵對決萬惡之源煌及拉克絲,就可能有反民主的傾向。第一,杜蘭朵議長這樣的英明睿智,是否需要接受民主制度(議會、司法、媒體)的監督?第二,西諺有云「權力使用腐敗,絕對權力使用絕對腐敗」,當議長被權力腐化時,若他擁有鎮魂曲這樣的大殺傷力武器,誰又能制衡他?

的確,根據現在的官設,可能煌和拉克絲是邪惡之徒,他們向議長舉起反逆之旗,是無大義名份。但是,因為煌和拉克絲的邪惡,議長派就連民主主義內,最重要的權力制衡、權力分散、主權在民、人民監督也一併否決,盲目認定杜蘭朵在用鎮魂曲消滅所有反對勢力之後,一定會服從民主、權力制衡(議長派強調若議長勝利就帶來和平及秩序,但是對於杜蘭朵擁有生殺大權時,是否會服從民主監督,基本上含糊其詞,語焉不詳,只是說他計劃縮減軍事規模。),就未免是期待聖君賢相降臨,拯救百姓的反民主思想作祟。也許,台灣人以為所有獨裁者會像蔣經國一樣放棄權力吧!

當然,議長派可以批評我這是在腦補劇情,但是縱觀歷史上的獨裁者,集權之後願意放棄權力的絕無僅有,官方設定集對於如何制衡權力龐大的議長,設定空白。若果只是期許議長自律,豈不是議長派的想法,正是祈求聖君強人解決問題的反民主論述嗎?

而且,劇情發展,議長未經民主程序決議,意圖用鎮魂曲將奧普全國,不論無辜平民和反對他的政府都一律消滅,這種為了未來崇高目的而不惜犧牲目前的無辜民眾,其邪惡程度甚至比毛澤東和蘇聯更加邪惡。其實,毛澤東都提過類似杜蘭朵議長的計劃。

根據赫魯曉夫回憶錄提及,毛澤東曾對他說:「如果三次世界大戰爆發,我建議蘇聯假裝坐視,由我帶領中國人民把美國軍隊吸引到中國戰場,打常規戰使戰爭擴大滾雪球,然後假裝敗退把美軍引向中國內地,陷入人民戰爭的海洋,從而迫使美國向中國戰場投入主力部隊。這時請蘇聯向中國突然投射原子彈,將美國主力軍一舉殲滅在中國戰場上。這樣中國可能會死掉四億人口。但是中國用三分之二人口的犧牲,卻換來一個大同的世界還是值得的。」結果赫魯曉夫嚇了一跳,拒絕這個建議,事後不了了之。

這個計劃,是否和杜蘭朵議長意圖用鎮魂曲消滅奧普全國很相似?為了命運計劃的大同社會(一如毛澤東為了共產主義大同社會),不惜消滅無辜百姓。若果不是邪惡之徒煌、阿斯蘭和拉克絲阻止,杜蘭朵議長的心狠手辣程度,肯定超過只是口頭說說的毛澤東了。

當然議長派會說,這是奧普人民咎由自取(的確有人這樣說),但就算邪惡如美帝,攻打其他敵對國家,也是以該國的執政者為目標,而不是用核彈夷平該國,杜蘭朵所做之事,其實比美帝更加邪惡,另外,這又顯示議長派的反民主本質了。

以民主、自由、人權等諸現代普世價值來看,就算力不能及,國際形勢惡劣,我們作為地球村的一份子,好應該將其他國家的人民視為平等的一員,沒有誰的生命可以凌駕於其他生命之上,為了自己一己安穩而任意犧牲其他國度的民眾可謂卑劣之極。議長派諸君,若果身在當時被鎮魂曲瞄準的奧普,是否願意犧牲自己,換取命運計劃的大同世界?若果不願意,同時又堅持議長想向奧普發射鎮魂曲是正確,你只是在證明自己是自私自利,反民主的法西斯主義者,是韓國瑜的信徒。

當然,最後議長派可以說,這是官方為了抹黑杜蘭朵議長而寫的劇情,他們全不認帳,也可以祈求官方出更嚴謹的設定,說明議長在用鎮魂曲殺死奧普的無辜平民後,會受到嚴密監督。但是或許也推翻不了他們內心潛藏的反民主意識:他們在此時此刻,曾經依據鋼彈官方的設定,將一個虛構的政治人物認定是聖君,然後認為他手握生殺大權後,會自我約束,帶領大家去到大同社會,而不需要人民的政治參興和監督。(就算他們反對認可鎮魂曲這個劇情,也無法否定他們對聖君賢相嚮往的反民主心態。)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