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觀點

透過寫作,帶領讀者更完整了解每一件國際事件。 在大大小小的事件中,找出世界的趨勢和脈絡。 歡迎任何討論、合作聯繫 Email:kunghsinyeh@gmail.com

歐洲民粹與極權,公共媒體存與留

發布於

「在擁有公共媒體的國家,人民獲得更多的優質新聞以及真確的資訊。」

-牛津大學路透新聞學研究所


在全球疫情當中,公共媒體在歐洲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除了宣導制定的相關政策,也教導了人們正確的防疫資訊。

身兼人民喉舌及政府監督者的公媒,按理其獨立性和經濟來源應受到法律的保障。

然而,這些擁有近百年歷史的公共服務頻道,近年來卻接連受到政府以及極端主義的挑戰。


「對於記者的攻擊不斷增加,嚴重到需要聘請隨扈人員,這一點也不正常。」

-荷蘭新聞工作者協會 秘書長Thomas Bruning

圖片來源:ROBIN VAN LONKHUIJSEN / ANP / AFP


西歐-民粹主義的挑戰

曾被譽為世界一流媒體的BBC,最主要的經費來源是向人民所徵收的電視稅,除非住戶主動申報家中沒有電視或者不收看BBC任何節目, 否則多數的英國家庭一年須繳交157.5英鎊(台幣 6,150元)的電視稅。

即便在疫情期間,收視率獲得不錯的成長,但是長期對於政府的溫和立場以及立場左傾的報導角度,新聞議題設定經常在環保、人權及跨性別等議題打轉,因此被戲稱為「都市人的節目」,使得立場右傾或者居住鄉村地區的閱聽者相當不滿,就連英國首相強森也曾批評BBC的不中立立場,揚言要取消BBC賴以維生的電視稅,改變成使用者付費的訂閱制。

除此之外,現在又多了Youtube和Netflix等串流影音媒體的競爭,電視不再被視為家家戶戶的必需品,人民對於BBC的收看率年年下滑。

旨在通過向公民提供客觀報導來鞏固民主,並以BBC為雛形的德國、荷蘭以及瑞典公媒也受到了相同的挑戰。

在荷蘭,疫情在秋季後逐漸惡化,不斷攀升的失業率以及政府的封城政策,人民的不滿滋養了極端的民粹份子,在極右派的帶領下,原本的抗議遊行演變成警民對峙的暴力衝突,導致許多商家、醫院遭到洗劫和破壞。

在今年議會選舉中,荷蘭極右翼於150個席位當中獲得了29席,這是歷史以來最多的席次。


「公媒代表全體人民的"廣泛共識"在國際上發聲,但一個國家真的存在廣泛共識嗎?」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東歐-掌權者的迫害

公共媒體的獨立性受侵害的現象,始於俄羅斯總統普丁在2000年的掌權,新聞節目必須必須經過政府審核才能播送,在東歐的前蘇聯國家也開始依樣畫葫蘆,透過鑽漏洞,將人民的喉舌改造成了黨的喉舌。

最先以普丁為仿效者的是匈牙利總統維克多·奧本,2010年,他透過鑽法律漏洞,將匈牙利公媒重組成空殼公司,以躲避監督,成功讓公媒成了個人的宣傳工具。

在波蘭,自從法律正義聯盟在2015年獲得執政權,公媒TVP成為了政績的傳聲筒,立場保守的法正聯盟除了宣傳同黨的候選人,甚至推播反對移民的以及反猶的偏頗新聞,波瀾的新聞自由指數也從2015年的第18名掉到了62名。

2019年,波蘭公媒TVP充滿民粹主義、偏激的報導下,最終導致格但斯克(Gdensk) 市長亞當維茲在一場募款活動上遭到極端份子刺殺,身為親歐自由派的反對黨成員,亞當維茲支持移民政策以及LGBT議題的立場,成為執政黨的箭靶,經常在媒體上引述毫無根據的資料,指控他透過慈善募款來支助共產主義以及納粹團體。

儘管在事後,法院判定TVP需為煽動仇恨情緒的危險行為負起相關責任,但TVP自今仍未給予任何賠償,這樣的政治悲劇,是自1989年共產主義結束以來,從未見過的。

總結

大數據的演算,提供了人們便捷的生活,社群媒體自動推播我們所感興趣的資訊,為每個量身訂做不同的社群環境和體驗,也協助我們輕易的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如此深厚的同溫層,也意味者我們難以接觸到社會中抱持其他觀點的另一群人,這將會加深社會中的對立與不信任,嘲諷和謾罵取代理性溝通,候選人和立場的選擇成了智力測驗,這樣的現象最終引領我們走向仇恨動員和社會兩極化。

彼此的包容及穩固的制度,任何一者受到破壞,皆會是民主最大的不幸。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