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克鲁

和理非的矛盾和局限——三问

在了解香港第一课的过程中,了解到这个论坛。感受到大家还努力维持着理性探讨的环境在目前混乱的格局下实在难得。我是大陆一位金融从业者,从小在深圳长大,也有不少在香港读书定居的同学。我自己的公司业务也遍布全球,常年往来海外。因此一定程度上应该具备严格逻辑思维的历练,逻辑思维的能力和尽量丰富的观察角度。

再不断了解香港示威游行事件的过程,以及夜以继日和我香港生活十余年的同学的讨论/辩论,我有几点思考:

一、游行抗议真的和理非吗?

就是要证明一件事情通常很困难,但是证伪一件事很容易。证实的过程当代科学很多用的是统计办法去实现。即当假命题出现的概率低到一个极小的概率,那么我们认为这个命题基本是真的。如果我们看和与非。几乎每个周末的活动都存在暴力现象,几乎没有一周是完全无暴力的。因此如何证明是和平以及非暴力的活动。我们通常犯的错误是忽略了大家政治理念,行为的差异和分布。

比如大陆形容游行示威的同学,通常赋予一个闹事群众的形象。实际上非常多的同学民众是和平,理性的。大家形容警察,也是暴力滥用权力的形象。然而实际上不可能警察都是完全一样的。大家形容大陆政府是独裁专制暴力邪恶的,但是大陆政府也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部门,不是被某一个时期一个事件所代表。因此,如果用统计方法去描述,大家互相都很容易忽略一个由人组成的整体他的分布特征与方差。

最后我们说理。理本身是一个极高的要求,意味着我们的认知和行为是符合逻辑的。

1) 大家反对送中条例的原因是中国司法和法治不健全。而1998年当张子强在大陆受审,香港民众和立法会同样要求推进香港大陆嫌犯移交的协议。而过去这20年,大陆的司法体系和法治进程整体是进步的。注1

这意味着大家在不同的利益环境,进行了不同的选择。我不是说中国法治状况多好,但我想证明。大陆法治环境,根本不是香港部分民众是否支持嫌犯移交协议的核心原因。抗议同学表达的内容,实际上不合逻辑。(注意,我不是证明大陆法治好不好)。

2)游行抗议同学的行为与其诉求并不一致。理性要求我们行为和目的具有一致性。不少同学抱着”我知道最终结果未必成功,但是作为香港人我还是要站出来“。这样的内容没问题,但是既然你有明确的诉求,应该选择更加明确的行为实现诉求。换个角度,如果我们把这句话转换一下:这个诉求并不是我迫切要实现的结果,我的行为更多的是对事件情感上支持。更进一步,对于很多人而言,我未必能充分分析这件事情背后的利益与目的,但是我觉得我应该参与。

不讨论这是否值得赞同和鼓励,但这不是理性。

二、言论自由和民主,是不顾环境和结果,不应该质疑的尚方宝剑吗?

当大家谈到言论自由和民主,几乎都认为这是不可讨论的内容。只要不支持言论自由和民主,就是邪恶的,就是反人类的。

(我习惯于从逻辑上排斥与我所奉准则不同的人, 藐视一切非我族类者的蹊跷存在,总认为他们是不健全、堕入乖戾的人。——王朔)这其实是很多人的通病。

1)言论自由的边界出现极大的挑战。我们都有表达我们观点和意见的自由,然而我们是否有游说,说服,煽动的自由。理性人是一个非常不真实的假设,这也是之前第一点曾经证明过。当不加边界的行使游说,说服,煽动的自由,那么一定是少数的,善于游说,说服,煽动的人具备言论优势。

如果我们可以试图简化一个模型,当人群中利益诉求都一样强烈,理性均等,最终言论自由会增进互相的理解。当这个人群分布不一致,夸张性,煽动性表达自身的,具备更强的优势。而沉默保守的,客观理性的声音容易缺失。

大家一定够诟病大陆是有墙的,是言论管制的。我们的确面临诸多不方便。但是如果考虑中国是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分布广,知识认知差异极大。游说,说服,煽动的自由存在极大被滥用的风险。这也是西方发达国家和非发达国家在言论自由的利用上极大的感受差异。

2)在传媒并不发达的过去,民主是一个表达自己意见和选择的方式。然而当互联网越来越多虚假信息泛滥,部分民主流程走向了虚假的煽动甚至欺骗。为什么政客都是学法律出身而少有科学家。甚至商人当政也只是在非常机端情况下出现。是因为法律人士更懂得治理国家吗?这显然缺乏足够的证据。

人的一生,企业,国家的发展,会面临相当多的短期利益与长期利益的矛盾。民主往往倾向于实现看得见摸得着的短期,而忽略长期利益。当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面临冲突时,民主的焦虑感往往会成为阻碍正确决策的重要原因。一个优秀的民族和国家领袖,应该充分考虑短期和长期利益的均衡。现实中,是越强调,越有能力实现短期目标的政治人物,越容易得到支持。在当前社交,传媒和一人一票的环境下,政治人物趋附大众观点,要远远比政治人物纠正大众观点来的容易和快速。这形成了非常多民主低效和国家发展的退步。我们生活在一个相对富有经济体,大部分人也处于中等水平。但是对于底层的民众,很可能生存权就会受到侵害。这也会出现另一个问题,到底民意重要还是民幸/民利重要。因此,当代民主的过程并不一定带来民主设计初衷所设想的结果。

我并不是强调民主不好,而是在当前的社会,一人一票民主遇到了越来越多的困难。我们应该理性思考,而不是唯”一人一票“作为不可置疑的前置条件。

三、抗议与游行是民主的吗?符合民主精神吗?

1)游行示威抗议,本质上不民主,或者说也不民主。香港具有比较充分的言论自由,这个大家几乎没有异议。而有异议的是,香港没有民主。民主是什么,按照大家所描述的普选,民主是一种一人一票的机制。这种机制背后是什么,是一种少数服从多数的决策流程。注意,是决策流程。选举,审议法案,本身是一个群众决策行为。

那么,通过部分人的游行示威,实现改变立法,改变行政的目的。这个行为本身,不民主。因为你无法证明你是大多数,代表大多数意见,更不具备一个合理的决策流程。(注意,我说他不民主,不是不应该,也不是不合理。)

进而来说,大家可以打着言论自由来行使自己游行示威的权力,但是打着民主的旗号,实际上是很荒唐的。游行示威是行使言论自由的行为,但如果用他来试图改变立法和行政结果,本身不民主。美国总统特朗普当选,也就是50%多一点的选票,如果算上初选的各个候选人,显然不会超过50%。这也意味着,大部分人其实并不支持他当选总统,这意味着1.6亿人都不支持特朗普。这1.6亿人应该游行示威绝食,来要求特朗普下台吗?他们可以积极表达自己的观点,美国不应该改变这个当选的结果。

2)大家对于基本法的态度也十分割裂。即希望利于自己的基本法内容得以实施,也对于含有不利于自己的部分斥之为恶法。然而从法理上,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任何一员,都是香港的利益相关方。强调香港只关乎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从道理上说不过去,本质上也代表不了所有利益相关的人民,更难以符合民主的特质。


结语:我身在大陆长在大陆,按照道理我能比大家看到更多的大陆的问题。我也有无数困惑,同时我也希望能通过我的努力让国家进步,人民生活得到提升。我也嫉恶如仇,视公平于必须。现实的情况并不是我去游行示威静坐,事情就可以得以改变。而游行示威静坐,只是行为上最简单直接的方式而已。最后,请不要用战术上的勤奋,来掩盖战略上的懒惰。过了20年后回头看,如果这个过程只是感动香港感动中国,请思考和选择更具有战略性的方式。

注1:参考世界银行法治指数。https://www.theglobaleconomy.com/rankings/wb_ruleoflaw/

8
8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