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韞

愛寫作的小女子,點進來看看吧! 生活是最棒的劇本 https://liker.land/doja950908/civic

小說|《噩夢》第四章:終曲輪迴

發布於
修訂於
「戴上牠......來吧......」安娜不由自主地拿出面具,緩緩扣上自己的臉,面無表情,面具蓋住她半張臉,似乎已狠狠嵌到肉裡......面具下,幾滴鮮血自右頰滑落,鮮血不斷湧出,浸溼她的衣領與胸襟,將純白的洋裝染得殷紅,血花遍開......

風聲自耳邊呼嘯而過,安娜雙手緊扳身後的坐架,父親駕著老式機車,繞過市中心的大街小巷,此行不知要到哪兒,奇怪的是父母什麼也沒說,便催著她趕緊出門,讓父親將她載去一個只有他知道的目的地,安娜沒有多想,意識到自己最近奇怪的際遇,她開始懷疑自己。隨後,他們在一處紅燈下停住,街邊有家便利超商,亮起的招牌在黑夜中甚是刺眼,不知不覺他們已到達和郊區的邊界,綠燈亮起,安娜注意到路上有兩位醉醺醺的男子,相貌彪悍,倚著牆吞雲吐霧,嘴裡不時吐出一串難聽的字眼,接著哈哈大笑,卻在那時,其中一個突然抱著頭蹲到地上,痛苦呻吟,當父親扭動手把時,兩人眼神不約而同地飄向安娜,方才蹲在地上的那人卻背著同伴,偷偷在胸前打了一個手勢,安娜眼中看不清,那兩人在牆角陰暗之處,只可模糊判斷他們的動作,那手勢卻清晰地出現在她的腦海中:倒反的數字七,安娜不明白這有何意義,並未細想,父親便載著她離開了,那人的身影很快便沒入黑夜中。

小小的機車穿過圓環,停在一條隧道的洞口,隧道上有個字牌,想來便是這條隧道的名字,但上頭字跡斑駁,爬滿綠藤,看來已荒廢許久。遠處立著唯一一盞街燈,燈光忽明忽暗,實在很難看清牌上的字,父親讓她下了車,兩人含淚道別,她站在洞口,望著父親的身影漸行漸遠,所有人都離她而去,此刻只剩她孤身一人,路燈微微閃了幾下,便嚥下最後一口氣,熄滅了。她站在洞口,隧道裡陰風陣陣,打在她爬滿淚痕的臉上,一路上,她盡力忍著哭聲,和父親道別時也低著頭,她想留給父母的最後一個印象,是堅強。這時,幾些文字浮現腦中,一開始斷斷續續地,很快便湊成一段話,她心頭一凜,那段話是這樣地:「戴上牠......來吧......」安娜不由自主地拿出面具,緩緩扣上自己的臉,神色慘然,面具蓋住她半張臉,似乎已狠狠嵌到肉裡......面具下,幾滴鮮血自右頰滑落,鮮血不斷湧出,浸溼她的衣領與胸襟,將純白的洋裝染得殷紅,血花遍開。安娜的嘴角忽然斜斜一勾,嫵媚微笑,她搖搖晃晃地走入隧道,並且擰著裙擺,使力撕扯,裙子竟被她抓下一大片微濕的衣角。而她的腳步聲仍在隧道裡迴盪,伴隨那滴答之聲,如未轉緊的水龍頭,許久都未能竭止......

安娜猛然扯落棉被,自床上坐起,今天是開學日,糟了!鬧鐘滴答滴答地走,她慌忙衝進浴室,迅速洗了一把臉,手上忽然感到一股黏膩濕滑之感,她抬頭看著鏡子,卻什麼也沒有,那感覺也隨之消失,「也許是還沒清醒吧?」她想。走下樓梯,她順手抓了一片吐司,便慌慌張張地跑出門,父親闔上報紙,女兒的餐盒擺在桌上,他急忙拉開嗓子,對廚房大喊:「老婆!咱們家女兒忘記帶餐盒上學了,妳說這該如何是好?」女人慵懶地道:「別理她啦,人家自個會想辦法,你也快點出門罷!」

安娜緊抓著書包的背帶,步入校園,隨後對上主任的視線,她心中疑惑:「怎地這一切是如此熟悉?」她並未多想,而是低著頭,快步混入人群中,卻好巧不巧,撞上了一位女孩......

又是一幕似曾相識的景象。

殊不知,在相撞的那一刻,女孩背著她邪魅一笑,彷彿早已看透這一切似的心知肚明,她從容轉身,迎向來者......

(全文完)


這部作品源自於我的夢,夢中沒有這麼詳盡,而我連著夢了兩回,都和那面具有關,我相信這是上天的旨意,於是便改編成《噩夢》,如此而已。並請原諒我能力不足,無法寫出更完整的劇情,對於主題——面具與猴子——也為詳加細述。這寫作品只是內容大意,若來日文筆到位,定將再現重生,對此深感抱歉!

提醒正在閱讀這段文章的您,這裡所有作品都是有關連的,線索就藏在細節裡!而剛閱讀完這部連載作品,您是否也認為書中的李韞是壞人呢?下一部作品,將會顛覆您對這位女子的認知,也是我目前最有自信的作品,特別是結尾(我最愛的部分),如果您喜歡,不妨關注我,敬請耐心等候佳音!特此聲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