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8 篇作品累積創作 10971 
森田蜜

Mid-level, interrupted

中半山,地如其名,似乎一直是香港最離地的地方。即使疫情開始,它仍舊在倔強地維持如常的生活節奏,彷彿整座城市的荒蕪與斷片,七百萬人的恐慌焦慮,都與其毫無關係。它依舊是那個高貴的,effortless的,最hipster的,空中樓閣的,中半山。

森田蜜

一個關於「恐懼」的故事

今天和好友去油尖旺聽街坊故事,像回到了小時候夏天乘涼,一班鄰居街坊搬著板凳出來,圍坐一起吹水,總有滿腹故事的長者一下就吸引了一大群大朋友小朋友,間中也會插兩嘴。今日討論的主題是「恐懼」,關於兒時童年的恐懼,我忽然想起近排遇到的一件事,雖然和主題並不完全貼切,卻讓我真實地看到「恐懼」的模樣。

森田蜜

在正直之前,或許我們更需要談論真實:論一次戲仿的行為藝術

昨天在matters和臉書上,看到一個非常有趣的故事。本港知名新移民知識份子黎明老師,和一些來自五湖四海的在港關注身分問題的港漂和大陸手足,以及兩位香港本地友人,一同前往知名黃店光榮冰室的經歷。光榮冰室在反送中便因為清晰的政治立場而受到關注,在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之後,更因為不歡迎說...

森田蜜

《上流寄生蟲》:中國執政者心目中的烏托邦

《上流寄生蟲》獲獎之後,有人概括說「這是一部關於階級固化的影片,反映了低下階層的道德淪喪,與上流階層的離地無知」。這樣的概括似乎準確,但其實錯的離譜。如果把影片中的人物拎出來單獨檢視,又或者掐頭去尾地就某一段情節進行獨立判斷,似乎片中人物關係正是如此,低下階層坑蒙拐騙,而上流階層一無所知地任他們擺布,使觀者看得義憤。

9
森田蜜

命懸一線

929上街,超級和理非會無端端發現自己竟然走到了前線,前面就是嚴陣以待的防暴,之後發生的多慘烈就不說了;101上街前,大家都要心理建設半天,膽戰心驚,互相鼓勁打氣,就算很怕很擔心,但無論如何不能丟下前線,所以怕得要死也要硬著頭皮出去。從來沒想過和理非大遊行都能那麼恐怖,前方有一點...

森田蜜

一封家書

一直很喜歡大坑,中西混雜,歷史和摩登交融,有幾家每次路過都一定幫襯的街坊小店,物廉價美。老闆忙中偷閒會用手機功放播放《願榮光歸香港》。有附近的打工仔常來幫襯,點了杯自家釀的金桔蜜,盛讚喉嚨不舒服的時候特別有用,老闆不僅囑咐水吧挑一顆特別甜的,還跟他們攀談起來,怎麼老看你們來大坑吃飯。

森田蜜

History has its eyes on you

如果要讓我描述中共政權與香港之間的關係,我第一時間想起的便是音樂劇Hamilton中英王King George唱給北美殖民地的You'll be back:“You'll remember you belong to me...

森田蜜

也許令我們不安的並非暴力,而是新事物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自己也逐漸步入中年,終於成為了坐在電視機前的「老人們」。從7月1日的中午,到深夜,一直到第二天上午,我們這班老人們,在不同的群組和Facebook上面,一直緊密關注著在立法會前的那班年青人的一舉一動。有爭論,有分析,有情緒,從質問公眾假期包圍無人的立法會有何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