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orKnock

書和樂,情與色 / 非學術上博士,只是興趣過多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44|迷航記

預言機乃是由自轉鐘改寫而來,誰知道居然有部分自轉鐘機制在無意間被留存了下來⋯⋯
### 日誌編號 EC91808F ###

依然沒有找到和飛船推進器匹配的零件,離開這個宇宙的機會越來越渺茫。

來到此不知名的宇宙後,四處都可偵測到大量的 01 物質。但我不應該感到意外,畢竟從銀河宇宙離開的居民,普遍都有著『開放技術』的共識,只要願意,應該有人能利用相同技術來建立類似馬特宇宙的另一個宇宙。甚至,能夠架構出『宙際』傳輸協定?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那麼馬特宇宙的能源,就能和其他宇宙進行交換,這將是驚天動地的大發現。

但,會是誰?究竟為什麼要這樣做?得先設法得到補給,再來搞清楚吧。

「或許我該先寫遺書,免得沒機會寫,而不是光顧著寫日誌。」飛船上的人蓋起了螢幕,一邊喃喃自語,一邊透過圓形的窗戶看著這片宇宙。這裡確實和馬特宇宙很相像,只是似乎裊無人煙,大部分的行星都只是發出微弱的光,更不要說那些黯淡的荒蕪行星。

又經過了一會,船上的儀表板亮起來,顯示偵測到光源。雖然沒法進一步確認更多細節,貌似很可能是行星,但無法建立通訊,亦不知道能不能獲得補給。在這個存亡危急之秋,也只能賭賭看了,於是他驅船前往。

「好,看來有活動的跡象,現在試著送出請求降落的訊號⋯⋯居然輕易就驗證成功了?」接著,行星表面射出了桃紅色的牽引光束,指示飛船降落的位置。更接近地表後,可以見到一座城市,但和馬特宇宙常見的城市不同,這是一座空中城市,用巨大得不成比例螺旋翼懸浮在地面上方,而光束發出的位置,正是一塊停機坪。

「我從沒看過那樣的⋯⋯該稱它作一座城市嗎?」這時飛船已經停妥了,四周空無一人,他沿著停機坪的通道走進了附近高聳的建物入口,裡面就和平日常見的住宅大廳沒有兩樣,頗有木製的溫度,完全稱得上體面。

「海軍藍色的 XTR-3,很有品味的一艘船。你來找能源補給對吧?我已經幫你安排好了,應該 1800 秒後就可以完成 90% 的填充,其他損傷再看看怎辦。」大廳角落冷不防傳來女子的聲音,劃破了寂靜。飛船主人一怔,沒料到事情進行這麼順利,定睛才看到通道盡頭的沙發上,坐著身穿連身黑色工作服的短髮女子,皮膚黝黑,年歲沒到中年( 至少看起來是如此 )。原來她叫做由衣,雖已不可考,但從樣貌看來應該是過去藍星北半球大國的後裔。

「呃、對,我離開本來居住的宇宙時,意外遭遇了很大的麻煩。真是謝謝你的幫忙,我叫⋯⋯」亞森本想介紹自己,但被打斷。

「我只需要知道你的錢包和數字簽署,互報名字實在太老套。你來自馬特宇宙?」

「對,也許是天生的吧,我想四處體驗不同的文化,也分享自己的音樂給更多人,所以不得不學些船隻維護技術,只是學藝不精呀,幸好遇見了你。對了,你也知道馬特宇宙嗎?」

「下次也讓我聽聽你的音樂吧,哈哈。我先去檢修場看看你的船,回頭聊。」由衣說完便離開了大廳,似乎是擔心自己的笑意被看到。


亞森很關心自己的飛船,但他直覺認為可以相信由衣,又突然想起不久前自己在日誌裡寫下的疑問,便在建物裡到處探看,無意間來到一間特別光亮的白色房間,裝了厚重的銀灰色鐵門、但沒有上鎖。往裡乍看、整體非常空曠,只有幾台終端機運行著 Oracle。出於好奇,亞森打算檢視這些 Oracle 所產生的確權,但接下看到的東西,超出了他的認知範圍。所有的確權,一瞬間全被覆蓋,但很快又建立了新的確權,然後又繼續運作著,好似什麼都沒發生。

「這是⋯⋯預言機?確權應該要是完美的才對!」

預言機是由自轉鐘改寫而來,誰知道改造過程中,居然有一部分的自轉鐘機制在無意間被留存了下來,且在特定傳輸狀況下可以完整觸發,可能造成嚴重的偏誤。亞森頓時墜入絕望,久久不能平復,他不再確定自己真實是否存在,過去的信念也受到動搖。

「⋯⋯虛幻又何妨?我還有音樂,那些律動帶來的愉悅、是千真萬確的!」他跌坐在地,本想往後一躺,但很快又站了起來,趁著由衣還沒回來,透過檔案系統介面,試著尋找任何有關的紀錄,但毫無發現,便又轉向檔案系統底層,在一個加密的區域裡發現了舊紀錄:

『 研究者背叛馬特宇宙,收受不法資助、企圖再現自轉鐘。 』
『 發現預言機瑕疵的天才科學家! 』
『 強烈要求應該處以時間逆反之罪,或永久靜止。』
『 市民的怒吼! 給下一代沒有自轉鐘的未來!議會負責! 』

在這些資料裡,還可以看到幾張照片,裡頭捕捉到有幾個人正在接受審訊,和一個膚色和由衣很接近的小女孩害怕的待在角落。亞森不禁猜想,這些人和由衣的關係是什麼?但,事情開始有了頭緒,他決定前去詢問由衣。


「 世上沒有完美的系統,而技術只是實現那不完美系統的不完美工具。人們必須共同努力,發現問題,然後解決它並且不斷改善它。而不是粉飾太平,見到對待想要解決問題的人們,卻群起獵巫,太反智、太諷刺了。 」

「 所以令堂才帶著你離開,然後持續嘗試重現預言機的問題? 」

「 其實,我多希望她可以是我媽媽。 」

「 我相信不是所有市民都樂見這個結局,這是個令人遺憾千古的誤會! 」

「 我相信的是,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免得你受到責難,忘了這一切吧⋯⋯船修好了,你隨時都能出發。 」

「 匿名機制不是為了讓人隱姓埋名,而是因為大家相信這個系統是公正不帶偏見的,而不是那些嘲笑別人『樹小牆新』的大機構,不是嗎? 」

兩人沈默了半餉,相視而笑。


後記

本來想寫篇濃烈的宇宙文藝青年愛情 Hollywood hot pink love story,動筆後卻完全沒法跟著原構思,我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不過管它的,或許不要嘗試總是指揮自己的大腦比較好,尤其是截稿日當天更是應該讓他自由發揮 😹。( Emoji 後面該不該加標點?)

最近常常在想『共識』和『自由』可以怎麼在區塊鏈上面實現。如果,只是如果:當多數人的共識,侵犯到某些族群的自由,該怎麼辦?反之,自由怎麼樣才能夠不離多數人的共識太遙遠?

選擇了一個如此開放的結局,正是因為我對於以上思考完全沒有定論,只是覺得嘗試用故事寫出來,並且加上一些區塊鏈的概念 ,當然還有其他共筆計畫作者的超 cool 想法會是很有趣的體驗。謝謝大家閱讀這篇任性的文章。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全員名單(共 107 名),遠航者們啟航啦!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24小時故事創作挑戰(最大獎將免費獲得 NFT)

馬特宇宙檔案館0.4|關鍵詞索引、人物簡介以及目錄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