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orKnock

書和樂,情與色 / 非學術上博士,只是興趣過多

谷崎潤一郎的妖冶官能美學代表 “ 春琴抄 ”,領先時代的前衛之作

發布於
個人的獨特審美,不免越發偏向極端。正視並擁抱慾望,可以是脫離的開端?

學生時代不喜歡上學、寧願翹課到圖書館胡亂翻書。某次無意間讀到谷崎潤一郎的 “ 陰翳禮讚 ” ,日本文豪在書中針對 “ 光線 ” 和 ” 黑暗 “ 的關係有精闢的說明,強調和式美感有賴於幽玄的光線來襯托,並批評了工業化的標準產品和一昧對光明的追求剝奪了物件的質感和層次。

日本和室的美完全依仗陰翳的濃淡,我們隨處可見若有若無的陽光附在昏黃的壁面上,艱辛地苟延殘喘,那纖細的光線令人趣味盎然。

比方說,歐美人士習以為常的潔白牙齒,便被作者形容成不適合日本人的容貌,更令他想到整潔的浴室白色磁磚。他也指出在舊幕府時代,女性會用鐡漿染黑牙齒,也是為了將臉部以外填滿幽暗。

讀完後久久不能忘懷這美學經典,便回頭找到作者其他的作品來拜讀。其中最讓我好奇的、便是今天要說的這本短篇小說集: ” 春琴抄 “。我看的這版本,還收錄了 “ 刺青 ”,“ 憎念 ” ,“ 惡魔 ” ,“ 藍花 ” ,“ 富美子之足” 等故事,都充分展現了獨特的眈美, 包含了 劇痛 / 物理施暴體液愛好 / 裝飾癖 / 嗜虐的性傾向 / 戀足,精彩絕倫。即便是在今天、也少有作者能夠如此精鍊的描繪這些小眾的癖好。

值得一提的是, ” 陰翳禮讚 “ 和 ” 春琴抄 “ 都發表於 1933 年,想必寫作期間作者大概是一邊思考著幽玄之美、一邊構思著小說情節,便以這樣的美學主張貫串了此二著作。

春琴抄的故事主要講述一位貌美的天才音樂女子,春琴,她在幼時因為不明原因而失去了視力,最後和他的僕從,佐助,譜出可謂是虐戀的ㄧ生。起初佐助迷戀上春琴,遂萌生想和她生活在同一世界的念頭,就開始偷偷地學習音樂,最後雖東窗事發,但卻因禍得福獲得了讓春琴親自教授的機會。

長時間的相處和佐助的無悔付出,最終促成兩人的愛情,甚至產下三個孩子。然而當家長詢問時,春琴卻不承認孩子的父親是佐助,亦不允許他說實話。雖然萌生了感情,卻因無法放下千金的身段,或許也跟當時的社會氛圍有關,便還是和佐助奉行著嚴格的師徒禮儀。而後春琴十多歲時被仇人毀容,遂不願讓旁人見到他的容貌,此時的佐助為了繼續常伴她左右,不惜自行弄瞎雙眼,換來餘生和春琴共同在黑暗卻豐富的世界生活。他如願更接近了春琴的內心,而春琴希望被他人理解的願望也開始有希望實現。

是怎樣的執念,讓佐助為了恢復春琴傷後的信心,願意傾其所有、甚至在失明後更加卑屈自己去服侍他?美,是必須用眼去觀看的嗎?這是春琴因為得知佐助失明後,沈默許久時,佐助心裡的感受:

佐助此生無論之前或之後,再也沒有比這沉默的數分鐘之間更快樂的時光。

無論有意或無意,谷崎先生想強調的應是視覺之外的感官。盲人雖看不到,但聽覺嗅覺味覺觸覺都可能比常人更加敏銳。故事中對於這些感官、多有著墨,像是春琴對於鳥類鳴叫的喜愛;她也可以用觸覺分辨佐助身上的部位(後者亦說春琴的後腳跟比自己的臉頰還要柔軟),足見作者對於感官知覺的細膩刻畫。

這些數十年前寫成的故事情節,就算放到現代來看,依舊是有些駭俗。畢竟像是 “ 收集愛慕對象擤鼻涕的手帕,並把臉埋在手帕中像野獸一般吸允 ”,恐不是常人能輕易接受的,而在作者生活的那個年代,必定造成更大的衝擊。但正是因為對於情慾的坦率,這些故事才對於後世有巨大影響。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