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gyu

记者 | 关注审查制度和少数者权益

支持特朗普的华人,改变主意了吗?

發布於

明天11月3号是美国大选日,我想推荐一部纪录片。文末有片源。

片子名叫First Vote,讲的是四位华裔美国人的政治参与,他们每个人都很有意思:

First Vote海报

左一穿着旗袍举着枪的是符江秀Sue Googe,共和党人。她出生在海南的一个村庄,曾在广东和香港工作。1998年她来到美国读本科,那年她26岁。在餐馆打过工,做过程序员,2005年成为美国公民,2010年开始投资房地产。她和先生Russ Googe生活在北卡罗来纳,2016年她以共和党人的身份竞选国会议员,被称为“女川普”。

左二是郭怡广Kaiser Kuo,民主党人,纽约出生,亚利桑那长大,毕业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曾在中国生活多年,是唐朝乐队的创始人之一,在百度公司任过职。2015年他回到美国,与妻子和两个孩子生活在北卡,主持关注中国议题的Sinica podcast。

左三是陈力简Lance Chen,共和党人,2001年到美国读博,2015年成为美国公民。现在是俄亥俄州一所大学商学院的助理教授,他主持的“会讲普通话的共和党”(MandarinGOP)podcast受到保守派华人欢迎。

最右是Jennifer Ho,民主党人,父亲来自中国,母亲来自牙买加,影片中她在北卡教堂山分校任教授,现在她搬到了科罗拉多,继续做种族方面的研究,并活跃于当地亚裔社群。

我主要想聊聊Lance和Sue。

为什么选特朗普?

首先插播几条数据:

截至2017年,亚裔美国人约有2220万。其中华裔占500万。

在2016年大选中,61%的华裔选民支持希拉里,35%支持特朗普。(亚裔整体的比例是67% vs 25%)

Lance和Sue的政治倾向在所有华裔美国人中并不占多数。至于第一代华人移民的立场,我没找到靠谱的统计。

但无论立场左右,华人的政治参与都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我身边的朋友左派占大多数,所以我对Lance和Sue的想法格外好奇。

2016 Post-Election National Asian American Survey

总结一下华人支持特朗普的常见理由:

教育议题。反对Affirmative Action,即平权法案。认为AA影响华人小孩进藤校。

移民议题。认为民主党照顾非法移民,侵犯合法移民的权益。

社会议题。反对大麻合法、同性婚姻、Black Lives Matter等,认为左派破坏公序良俗和社会治安。

经济和税收议题。认为民主党要“打土豪分田地”,把美国变成社会主义国家。

影片中,Lance开门见山,说“民主党对少数族裔和移民好”是两大谎言。

影片截图

他说,他的podcast使命之一就是“平衡以撒谎为主的主流媒体的声音”。

影片截图

导演告诉我,Lance身边的朋友几乎都支持共和党,影片中另一位主角Kaiser Kuo对民主党的热情让他感到不可思议。

Lance的几位朋友也给出了他们对特朗普的看法:

影片截图

(中文原声,下面是大意)

男:一开始我们以为奥巴马还做了很多事,比如搞掉了本拉登和卡扎菲。他连任我觉得是理所当然的,当时美国看起来很强大,把中东搞得一团糟,我们觉得很好。但后来觉得他搞平均主义,我们本身就逃离了社会主义,现在还要搞社会主义,那坚决不能答应。

影片截图

男:还有非法移民,好像带了个小孩就不得了了。这些非法移民,包括小孩,统统给撵出去,还要什么温柔对待和人道主义,没有什么人道主义。

女:主要还是law and order。

影片截图

Lance的另一位朋友Xia:我们移民经历了很长的过程,花了很多钱,而非法移民来了就觉得什么都是自己应得的,我觉得这是对合法移民的侮辱。

影片截图

Lance:美墨边境墙是一定要建的,我强烈支持。

Xia:特朗普反对的是非法移民,不是合法移民。

...

在特朗普竞选期间,美国多地出现了Chinese Americans for Trump的横幅。Lance也和一些华人朋友筹款租了飞机,在俄亥俄州为他打广告。

影片截图

除了总统大选外,Lance参与其他政治活动也很积极。这是2018年他为俄亥俄竞选联邦参议员的共和党人Jim Renacci拉票。(Renacci后来败给了民主党人Sherrod Brown)

影片截图


影片截图

在他看来,特朗普代表的美国是他想要的美国。

那么他心中“特朗普代表的美国”究竟是什么呢?根据他在影片和一些采访中所说的,大致可以概括为:

遵纪守法,个人奋斗,美国优先。

“个人奋斗”也是Sue Googe强调的,她认为民主党背离了这种价值观。

Sue出生在海南,爷爷是国民党军官,49年后被处决,父亲逃难到“穷山沟里面去了”。

影片截图


影片截图

Sue高考落榜后到广东和香港工作。

她在一段采访中分享过她在香港的经历,我觉得很有意思:

“我在香港的头六个月受到很多很多歧视,那个歧视跟美国的歧视不一样,香港人的歧视就是摆在脸上,他的肢体语言、他的言语,分分钟都会告诉你,他排斥你。那是非常明显的,都不用掩饰的,直接就用让你很不能接受的语言那么说你。

[...] 我在经历这六个月艰难苦困之下,我的心态很快调整过来。一来我本人比较有语言天赋。[...] 我在香港差不多半年之内就把大陆的口音基本上清得差不多了,言行举止、各个价值观开始向当地香港人靠拢,比如说非常的敬业。那这样子他们就很快也把我接受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了。

我为什么提这一段呢?因为我经历了这种不被社会接受、被另外一个社会排斥的一种心理,所以我到美国来为什么老是说,我到美国十七八年我从来没有遇到过歧视,那是因为跟香港比的话,我在这里也许遇到一些人家认为是歧视的东西,但是我根本就感觉不到,也不会说对我造成什么伤害。”

Sue的这种心态在第一代移民中很常见,认为自己去到一个新的国家,即使遭遇不公平的事情也不要抱怨,认为抱怨是弱者才做的事情,强者要努力改变自己,融入新社会,才能赢得别人的尊重。

她觉得相对于她生活过的其他地方,美国给了她最好的环境和机会。

影片截图

看上去她也确实实现了“美国梦”。

在她自己的讲述中,作为一个出身贫寒、并没有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她20多岁来到陌生的国度,依靠聪明才智和个人努力拥有了优越的生活,这说明美国是一个开放包容的国家。她希望其他少数族裔也能认识到这一点,不要把自己视作受害者。

2018年,她作为步枪协会和Tea Party(共和党里的保守派)支持的候选人参加了国会议员竞选。

网络截图


影片截图


影片截图

从内政到外交,从种族议题到中国议题,特朗普的政见她几乎完全赞同。加上直来直去的性格,她被人称为“女川普”。

网络截图

Sue选举落败了,但她吸引了众多媒体的关注。在影片中她说,希望留在政治圈里面,并不排除今后还会出来参选。

现在她和先生住在北卡一座漂亮的豪宅里,继续做着房地产的生意。

影片截图

她家里的陈设也有“共和党元素”,比如这个挂满大象的台灯。

——————————————

2020年如何抉择?

我接触过的华人里,无论能不能投票,公开支持特朗普的大约有20多人。

这四年中只有一个人改变了立场。

原本坚定的人,4年后基本都变得更坚定。

Lance和Sue也没有改变。

First Vote公映后,四位主人公曾参与一次线上讨论,聊到华裔的政治参与、新冠疫情和种族议题。

主持人问他们如何看待亚裔和华裔在美国历史上受到的歧视,Sue一上来就亮明观点:美国的种族歧视是被夸大的。

她说,种族歧视自古以来就存在,各国都有,没有必要强调美国社会的种族歧视。她甚至认为,美国的种族歧视让人们“获益了”。

她说:“我们来到这里,如果印第安人还在的话,迎接我们的就会是弓箭。是欧洲人征服了这片土地,我们今天享受着这一成果。”

她说,少数族裔离开母国来到美国,就是因为相信美国比他们自己的国家好;如果一定要强调白人对移民的歧视,那人们在自己母国受到的歧视又算什么呢?

她说,她是美国人,不需要把自己的身份加上“亚裔”这个前缀。

Lance的想法也很类似,他说自己也经商,雇佣着有彪悍纹身的白人员工,这些并不歧视他。

他认为,一个人只要自己踏实努力靠谱,别人就会认可你。就算真的受到了歧视,也应该去走法律程序,不要“打种族牌”。

他说:我的政治立场没有改变,而是更坚定地支持特朗普。特朗普是国家的团结者,奥巴马才是国家的分裂者。

在这次线上讨论中,他为自己的虚拟背景选了一张乔治·华盛顿的画像。

...

后来话题转向了新冠疫情中特朗普的表现。

Kaiser Kuo提到亚裔在新冠期间受到攻击的数据在上升,特别是在特朗普说出chinese virus之后。Kaiser说,一个人如果否认美国存在种族主义,我就会认为他不够真诚。

插播信息:据统计只有不到50%的仇恨犯罪会被报告给警方。关于2020年的仇恨犯罪数据,FBI和DOJ官方统计要到明年才公布。目前亚裔在新冠期间受到歧视和攻击的信息来自智库、媒体和相关权益组织的统计。文末有链接。

对此Lance有他的看法:“我要非常明确地说,新冠就是中国病毒。”

Lance说,中国病毒和种族歧视没有关系,这个病毒就是从中国来的,既然可以说“西班牙流感”,为什么不可以说“中国病毒”?

显然,这个让很多华裔和亚裔受到冒犯的说法,并没有戳到Lance。

插播信息:1918年流感的起源是有争议的。当时欧洲正处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之中,有研究认为流感在传到西班牙前已经在欧洲其他国家流行,而尚未参战的西班牙没有建立严格的媒体审查制度,所以西班牙的疫情被大幅报道,“西班牙流感”因此得名。

2015年世卫组织的制订的《新发传染病命名建议》反对用地理和人物名称给疾病命名。

——————————————

几年前我认识了First Vote的导演陈怡,她在中国出生,片子出来前不久她成为了美国公民。这部片子也包含着她对个人身份的探索,是她自己的“becoming”。

First Vote导演陈怡

她对我说,2016年看到媒体对“Chinese Americans for Trump”的报道后对他们产生了好奇。这是她第一次见识华人的政治热情,促使她想要了解他们的政治参与,最终把目标定在了摇摆州的华人选民上。

我喜欢这部片子的原因之一是里面每一个人物无论立场都非常真诚。这与导演和人物之间建立起的信任是分不开的。

导演也确实花了很多时间去寻找拍摄人物并让他们敞开心扉。

当然,像所有的作品一样,这部片子也有一些遗憾。比如,片中两位共和党都是一代移民,两位民主党是出生在美国的华裔,可能会加强“第一代华人移民都是保守派”的刻板印象。

另外1个小时的片长很难讲好四个人的故事,对于对华裔社群已有一定了解的观众来说,可能希望看到更深入的叙事。

不过我相信这部片子是对华人政治参与难得的记录,是值得一看的作品。

——————————————

写了几位移民的故事,最后我想聊聊移民本身。

联合国的World Migration Report把国际移民(international migrant)定义为“居住国和出生国不同的人”,无所谓身份和签证,也就是说学生签、工作签、难民、家庭移民、偷渡客都算在内。

而即便是这么宽泛的定义,2020年国际移民也只占全球人口的3.5%,也就是说世界上96.5%的人生活在自己的原生国家。

看到这个数字我是震惊的,因为生活在北美让我觉得迁居/移民是常事。我问了10个生活在北美的朋友,只有一个人猜2%(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优秀),剩下人猜15%到50%不等。

其实想想也是,移民从各方面看都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在和平富裕的国家,多数人没有迁居的必要。在贫穷战乱的国家,多数人没有迁居的资源——那些有机会逃离母国的人,往往是不幸中的幸运儿。

再加上各国五花八门的移民法律,迁移更显得是奢侈品。历史上,比如美国19世纪末通过的《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持续了60多年,直到1940年代才被废除。现实的例子实在太多就不一一列举了。

这3.5%的人,可能会被敌视、漠视,被看成是母国的延伸,或者被同质化、标签化。

而我想我能做的,就是尽量看到他们每个人自己。


附上影片链接,大家可自行取阅:


https://worldchannel.org/episode/arf-first-vote/


另附我与导演的访谈+四位主人公的线上讨论:

https://tinyurl.com/y4uqdaky

https://youtu.be/0pNQI_141CY

——————————

资料来源:

https://www.census.gov/newsroom/facts-for-features/2019/asian-american-pacific-islander.html

https://www.medicalnewstoday.com/articles/covid-19-and-the-surge-in-anti-asian-hate-crimes#Tracking-anti-Asian-hate-crimes-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history/2020/09/asian-american-racism-covid/#close

https://www.adl.org/blog/reports-of-anti-asian-assaults-harassment-and-hate-crimes-rise-as-coronavirus-spreads

https://www.pewsocialtrends.org/2020/07/01/many-black-and-asian-americans-say-they-have-experienced-discrimination-amid-the-covid-19-outbreak/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2016/07/160725_ana_us_republican_trump_chinese

https://chineseradioseattle.com/2015/12/17/sue_googe_interview/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0518-international-trumpChinesefan/

https://www.un.org/sites/un2.un.org/files/wmr_2020.pdf

https://www.migrationpolicy.org/article/chinese-immigrants-united-states-2018

https://cmsny.org/publications/essay-2017-undocumented-and-overstays/

2 人支持了作者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