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gyu

记者 | 关注审查制度和少数者权益

『去年夏天』Black Lives Matter:新闻之外的故事

發布於
去年6月初,我从北弗吉尼亚搬进华盛顿DC,当时黑人男子乔治弗洛伊德刚刚去世,我一头撞进美国几十年来最大规模的抗议之中。闷热潮湿的夏日里,我在微信pyq记录下这些碎碎念。一年了,我把它们搬运到这。

今天是我搬到DC市里的第一天。天气很好,傍晚时候我出门拍照。

路遇几个举着牌子的拉丁裔女生,我问她们是要去抗议吗,她们说刚从林肯纪念堂回来,有人在那为George Floyd搞了个烛光仪式。我问现场怎么样,她们说挺无聊的,没什么事发生,我们要回家了,你注意安全。

2020.06.01 林肯纪念堂前的一对父女 / Mengyu

我继续向前走,路上遇到的人们大多在进行这样的对话:

你是去protest吗?

不是。哪里有protest?

不知道,听说那边有。

今晚要宵禁对不对?

对。

DC的市长也是黑人吧?为什么要搞宵禁?

不知道。

你想什么时候回家?

我其实现在就很累。

2020.06.01 林肯纪念堂前拍照的情侣 / Mengyu

林肯纪念堂附近有不少游客。我遇到一对拍毕业照的白人情侣,和带着三个孩子的黑人夫妻。爸爸说,今天天气好,和老婆孩子出来玩。

他问我来做什么。我说去拍Floyd的烛光仪式。他说,什么烛光?就在这吗?

2020.06.01 林肯纪念堂前的烛光仪式 / Mengyu

我到的时候仪式已经结束了,还有人三三两两在拍照。有人请我为她和朋友拍一张,用instagram发给她。

从林肯纪念堂离开后我去了白宫,北边聚集了不少人,警察在距离人群大约30米的地方举着防暴盾牌一字排开,外围的人们重复着同样的问题:

你累吗?什么时候回家?那边在干什么?

2020.06.01 白宫附近的抗议者 / Mengyu

靠近里面的地方,有三个黑人男生在向警察扔矿泉水瓶。塑料瓶砸在盾牌上发出钝响,然后散落在草地上。一个黑人女生试图阻止他们。

她说:你们这样特别蠢,我们现在是在非暴力抗议,为什么要挑衅?为什么浪费水?

几个男生说:如果我们能吃枪子,他们为什么不能吃几个瓶子?

他们争吵起来。红衣服的男生让我滚开。我退后了几步。

有个亚裔男生走过来对我说,没事别怕。

2020.06.01 白宫附近的抗议者 / Mengyu

我爬到一棵树上。在不远处有人拿出一个灭火器喷向天空,人们被笼罩在烟雾里。

警察打来几发催泪烟,人群咳嗽着散开,有人拿出水瓶为大家冲洗眼睛。过了一会,人们又聚拢起来。

2020.06.01 白宫附近的抗议者 / Mengyu

有几个看上去很疲倦的急救员坐在长椅上刷手机。

我问其中一个姑娘今晚情况怎么样,她戳了戳旁边的人,说,她在问我们话。

那个人回答:挺平静的,希望用不到我们。

有两个摄影记者在聊天:

今晚好像没什么可拍的。

刚才打催泪烟你拍到了吗?

拍到了。

还有一个小时宵禁,要么再等等看?

2020.06.01 白宫附近的抗议者 / Mengyu

今夜和明天的新闻里会说,又有哪里爆发了冲突,哪里打砸抢,哪几个城市实施宵禁。一些共和党人说,这场抗议并不正常,是有组织有预谋的。反对它的人说它滥伤无辜,支持它的人说如果执法者都不守法,凭什么要求公民守法?那些10w+的爽文仍然会继续保持最饱满的情绪,起最震惊的标题,让你点进去。

而我写这些琐碎的东西只是想记录一些新闻之外的事情。

2020.06.01 白宫附近的抗议者 / Mengyu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记录华盛顿的“黑人同命”运动:当相机失焦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