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gyu

记者 | 关注审查制度和少数者权益

『去年夏天』和死去的黑人同胞一起毕业

發布於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写于2020年6月8日)

周六的游行保守估计有10万人参加。我到国会时是下午1点,33度的天气配上DC夏天特有的潮湿,让我用尽全部意志力才没有摘下口罩。这里的集会是几所法学院的学生组织的,约有几百人参加。有一位教授在现场教人们遇到警察盘问时如何保护自己的权利,不时有学生和她打招呼。

2020.06.06 国会附近的示威者 / Mengyu
2020.06.06 国会附近的示威者 / Mengyu

马路对面,有两个黑人小哥各自拿着一个广告牌,上面写着“黑人的命也是命”和“永不忘记”,他们不时将牌子旋转着扔上天空又稳稳接住,吸引了不少人驻足围观。下面这位告诉我,他俩是一家广告公司的员工,耍牌子的本事是自学成才,疫情前经常帮DC附近的商店招揽生意。

2020.06.06 国会附近的示威者 / Mengyu

我躲到树荫下喝志愿者发的冰水。

不远处阳光下一个高大的黑人男生穿着全套学士袍,连帽子都好好地戴着。走近一看,他的绶带上绣着12个在警察手中失去性命的黑人的名字。

2020.06.06 国会附近的示威者 / Mengyu

有学生组织者开始演讲。他们说,美国的资本主义创造了“从学校到监狱的快速通道”,黑人是这条通道的牺牲品。意思是说,美国公立学校从90年代中期开始普遍采取严格的管理模式,对犯错的学生“零容忍”。结果是少数族裔的学生,特别是男生,更容易被停学、开除,或是因为在学校里犯错被捕,最终入狱。一个典型的故事可能是这样的:

一个黑人男生在学校打架,学校报警,警察将他逮捕。因为交不起保释金,他只能呆在看守所等待开庭。他请不起律师,法庭指派的律师一个人要处理上百件案子,劝他认罪了事。庭审日期一拖再拖,最后他不得不“认罪”回家,于是留下了犯罪记录。这个过程中他还可能欠下诉讼费和罚款,无力偿还,又面临再次被捕入狱的命运。“从学校到监狱的快速通道”因此得名。

2020.06.06 白宫附近的示威者 / Mengyu

反对者认为这样的说法过分简化了复杂的现实,他们说如果不允许学校惩罚惹事生非的学生,对多数学生是不公平的。但富裕的学校往往有更多的资源来管理和引导学生,许多贫困社区的公立学校因为资源有限,更容易用简单粗暴的方式处理问题。这些学生比他们顺利读完高中的同学更容易进监狱,而居住在贫困社区的多为黑人和拉丁裔,他们就成了“快速通道”的直接受害者。

2020.06.06 国会附近的示威者 / Mengyu

抗议现场的黑人学生显然是避开了这条“快速通道”的幸运儿。他们所受的教育让他们得以用多数人能接受的方式讲述他们的理论:增加公立学校资源,让警察远离学校;教育,而不是惩罚。他们还更进一步提出了更宏大的观点:资本主义提供不了解决方法,因为资本主义就是问题本身。

人群拍手叫好。

然后人们在Howard法学院一男一女两个学生的带领下向白宫前进。他们走在前面,轮流用喇叭喊着口号,声音很高亢,很有节奏感,带动着人群的情绪也激昂起来。

2020.06.06 国会附近的示威者 / Mengyu

队伍里有不少肤色各异的青少年和小孩子。走过川普大厦的时候,有人骂了几句脏话,马上有人发声:嘿,注意用词,这还有小朋友呢。

走走停停一小时,到白宫附近的时候我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湿透。在那里我又看到了穿着学士袍的黑人男生,帽子和绶带也都在,他真的这样走完了全程。

他指着绶带上的12个名字对我说,这样就算我带着他们一起毕业了。

2020.06.06 白宫附近的示威者 / Mengyu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去年夏天』在白宫外高喊All Lives Matter的黑人大哥

记录华盛顿的“黑人同命”运动:当相机失焦

支持特朗普的华人,改变主意了吗?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