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w

情慾與學問 讚賞公民鏈接:https://liker.land/djwdjw1024/civic

我拋下我

最近聽了Misi Ke的《拋》,相當好聽的一首歌,某些歌詞無畏無懼,又波瀾壯闊。

如何我拋下我,奔向一片遼闊。

實在是玄妙的,我原來也可以拋棄我。像是過去的自我和當下,將來再無關係。一切抉擇都是偶然的,隨機的,于過去並無相關,也不影響將來的我。那當然不是全無關聯,但與我而言,這委實穿越割裂的時空,我是過去的旅人,從一個個獨立相隔的氣泡行走至此,過去的城市,失去的人已拋之腦後,就此封存。他們或者消失了吧,又或者從來只是發生在腦內。

於是現在的他們,和我有什麼關係呢。

不同的時空下,我拋開了一些枷鎖,又獲得一些。年歲漸長,我對人與人的際遇感到困擾和好奇,這在從前的熟人社會是從未發生的。當我嘗試去“爭取”,就必然存在不確定性,流動性,液體一樣的結果。現代性當然是永恆流轉的,正如愛這種情緒。似乎唯一確定的只有我的心志。想要什麼,就去笨拙地表達和爭取。但現代性,實在是鐵板一塊,我的靈魂已遍體鱗傷,該如何樂觀。

也許如何成為一個恐懼技術的技術樂觀者,是個終身探討的母題。

無聊的週末,吃了喜歡的菠菜麵和巴斯克蛋糕,水餃,他人的愛好是打遊戲爬山吃喝玩樂,我呢,還是需要撥雲去霧,認清自己其實是indoor man, 寫寫blog,看看英語,刷刷media,沒有社交,也沒有人需要我社交,自成修煉。那不再是標榜的愛好和美學,是真實存在的,真正的我之一面。我拋下我,又得到我。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