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w

情慾與學問 讚賞公民鏈接:https://liker.land/djwdjw1024/civic

失業的慘綠青年

又雙叒叕辭職不是什麼太陽底下的新聞。抑鬱的人深知自己的根源在哪裡。在工作上,關係裡,我總是一遇到問題掉頭就走的那個,缺乏耐心。


我對不喜歡與不能忍受的事有先天的警覺。你為什麼對這份工作毫無期待。主管問。但我對人生都沒有期待,何以指望一個仿佛隨時可死隨時可生的人懷抱希望。


這是第五次辭職。失敗後的世界並沒有重塑。或許我該為瘋狂跳槽水性楊花的性情感到驚詫,但至今對存在長久維持下去、可忍受的優點比缺點多的工作深信不疑。慘淡的失業現實沒有改變我對工作和結構的認知,只是它袒露了更珍貴的核心價值。我沒有辦法將公義追求與工作取向割裂開,吃喝玩樂之日常生活或許值得一過,但我對此沒有太多喜悅可言。這種看似高尚實則自戀自私的人格會走向死角,導致我的精神標準更為嚴苛,也更易失望。


有時中二地想都是世界的錯,開始羨慕出現分配權力的神,自動有序將合適的使命劇透給世人。但我並非右派,我喜愛混亂,混亂中的內在秩序將碰撞出野生的吸引力和希望,像極現在的這座城市,在戰爭與和平的制衡中角力下去,直至光輝陷落。


《玩笑》裡寫,“留给我的,只有时间,我前所未有地与时间密切起来,它与我过去理解的那时间不同,一种变形为工作,爱情和努力,一种非常谨慎地隐藏在我的行动后面,因而我不加思考就接受了时间。现在它则是赤裸裸的时间,是自在和自为的时间,是出于最基本、最原始状态的时间。它迫使我称它真实名字。”


但時間的直白和消逝讓成年後破除太多幻覺的我疲倦,我並不優秀、善解人意、值得被愛、不適合絕大部分工作,即使自詡為不懼挫敗的愛者。我漸漸明白當初取的英文名不是因為君子如玉,而是冷笑話和宿命般的疲倦。I am Jade, I am jaded.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