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w
djw

情慾與學問 讚賞公民鏈接:https://liker.land/djwdjw1024/civic

社交困倦

我的反射弧可能比別人長,這段時間似乎終於用完社交能量了。

只想休息,想躲在一個角落裡發成蘑菇。我如此熱衷於社交平台的人都不願意再打開任何軟件,只剩下義務和同事交流的slack. 但slack的意思,難道不應該是偷懶嗎。

人際關係的挫敗令人困倦。總是不過如此,香港人是這樣,加拿大人也是這樣。唯一稍微有點好印象的是美國人,在假裝友好回復的程度上,真心假意,總有限期。

我竟然在勸別人交往更自然一些。來自失敗者的經驗是否可靠呢,我自己都做不到。社交令人疲勞令人失望,我的朋友失去了反正也不會回來,於是呈現一種破罐破摔狀態,就這樣活下去了。

但某些偏執被保留下來,像隱性基因一樣潛伏在血液裡,譬如對英文的偏執,對種族,性別的偏好,這些不得不令我再次確認,我原是這樣頑固不可一世不可救藥。

如果真的是ego很大的人就好了,這樣受傷也能體面點。現在是過於纏綿,藕斷絲連,最後魚死網破罷了。

另一個問題是,如果成為博士,已經肉眼能想象到對談的無聊,這種無聊來自專注,這又哪裡是博士呢,是領域更為狹隘專門的學者罷了。這個學歷破壞了大腦的閱讀結構破壞人社交的輕鬆隨意,一切總是大詞,總是視角和理論的偏執,我們看待事物一定有framework 。

果真太悶了不得不承認。

反反復復想起那首詩,心想大概這幾天是頓悟的日子,不再想起任何友誼也不必再聯絡。今在此沿海岸線徵友,你鋒芒而來,我粉身而去。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