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w

情慾與學問 讚賞公民鏈接:https://liker.land/djwdjw1024/civic

發布於
病來如山倒

在這種關鍵七月,我突發喉嚨痛,耳朵痛和咳嗽。持續一星期後終於忍不住去看醫生,盛惠三百五大洋,還不知道效果。

算起來便是和她不再聯絡開始。想想又有什麼緊要事需要維繫,每一次都是我主動問的行程,一天之內究竟要問多少這樣的問題。正好,我的喉嚨痛得講不出任何,於是對談取消了。

愛情如果是一場感冒,為什麼那麼多人還是想去得一次。但最希望的是能痊愈。燃料盡是自己的幻想。燃盡了就散了,留下後遺症。

朋友說你根本不是想交朋友,是想談戀愛吧。想想確實有道理。我是have a relationship with my best friend 的類型,沒有天賦將友情和愛區分得涇渭分明。再挑剔點,我為什麼要將愛看得如此至高無上,也許終極目標是找一個soulmate罷了。但要找到soulfriend確實相當困難,至於那裡面是否摻和其他,我無法確保。

至今也沒有所謂best fd。在志趣上一致的人,大抵出現過但有伴侶了,或者在將來。我沒有那麼期盼歐洲生活,但至少這兩年可以探尋一下是否存在過類似的心靈相通的時刻。

每次失戀都會生病,仿佛是一場代價的隱喻,入場券的收回。病了以後就往前走吧,我要健康的關係,健康地把兩年過完。

寫作對我是一種自言自語的,自以為是的拯救。想象給你寫離別的信,模擬離別的場景,那些自我感動又堅定的詞句是愛的咒語或祝願。我們能一起去巴黎。但願我不再有悲傷的語調,不存在的公路旅行只是和你。

心想我以後大概會有一次公路旅行吧。香港到底是太小和交通方便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