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貓oMo

兒時不懂撒嬌,老了卻常露出萌樣,討秀秀~ 來不及揮霍青春,一晃就進如人生的下班場。 坐四望五,該有的智慧穩重去哪兒?反比年少時更多愁。 不想讓此後半生沉浮在淚水中,願把惆悵化成隻字片語。

讓靈魂有雙自由的翅膀

發布於


隔離後重回日常不到一周,我投了不少履歷,卻毫無回應。這處境自然引起内心焦慮。

於是那個周末,決定與留台校友見面。或許跟人接觸,心情能獲得改善。

結果,清晨的一場驟雨,將原本的晨跑改成午間聚餐。

我們雖然都在新加坡工作,但是K學長夫妻,S學姐和同年級的理工女都在對岸的柔佛置產,過去的周末,他們自然是在馬來西亞聚會。只有我獨自在新加坡。

自從實施封城鎖國,杜絕病毒傳播。S學姐和理工女無法再兩地來回通勤,被逼在獅城租房。

****

我們見面時,S學姐聊起,有家歸不得,讓她痛苦了好些日子。

“但我們比很多幸運多,至少還有工作。”確實,世界有不少人因疫情而斷炊。我們還在吃好料。

在半導體上班的理工女,說她最近認真思考,打算轉成新加坡國籍。

原因她永久居民的身份無法購買政府組屋(公屋的概念)。唯有國民才有資格買組屋。

促使這念頭的背後原因是,島國的私宅貴得讓人咂舌。一房公寓的首付就要15萬新幣,單位再大一點的,價錢就更貴。

我這失業者,僅能靜靜聆聽。


S學姐聼到後,便說她寧可買私宅,也不想換國籍,因爲她還是想在老家過晚年。

 “現在是購買私宅的好時機,因爲政府組屋最近出現抛售的趨勢……”K學長常有在留意政經發展。

看著大家興致勃勃的討論,我突然感到很羞愧。大家在討論如何投資理財,我過去半年連一份收入都沒有。我到底發生什麽事了?我是太蠢,還是太衝動?

****

飯後,大家臨時起意到附近Coney Island 走走。早前,這小島還是個專門扣押政治犯的外島。如今小島成了民衆前來踏青出游的景點。畢竟新加坡過度都市化,一小片的林園,便是可貴的綠洲。

整個行程,我不停的問自己,爲何我與大家的成就財富差距怎麽那麽大?是因爲我們選擇的科系,進入不一樣的職場專業所導致的嗎?這些差別,我應該早就接受了,爲何如今還在糾結著呢?我對成功的定義,原來也跟世俗以財富來丈量了?

之後好幾天,我都陷入消沉的情緒。即便努力運動,效果也不佳。

昨天,我在閲讀一本有關心理諮商的書籍,無意間看到與自己類似的情境。突然念頭浮現,我猜,我還未坦然接受失業的事實。而且,我也沒有好好梳理無收入所牽引的情緒。

簡單來説就是沒有隨遇而安的豁達。

我還是保留著,疫情前的視野看世界。結果面對稍微不一樣的變卦,我内心沒有接受,也不曾意識到要趕緊調整看待事情的角度。


我希望這樣的認知,能給予我之後更開闊的胸襟。

小小島,一個禁錮政治犯的實體,但犯人的思想依舊不受拘束。

我,一個自由的人,卻被無形的觀念套牢,看不到自己的盲點,束縛自己的情緒與思想。

如果能夠,我祈盼自己的靈魂思想,擁有自由的翅膀。


後記:

這是去年剛回到新加坡留下的記錄,當時心情鬱悶,寫好了也無心發佈。如今重溫,部分情緒明顯減緩,或許是自己的生活逐漸走入穩定的軌道上。

其實,不管發生任何事,一定會有解決的方法。只是,事情發生時,我們反而先遭到内心的恐慌所打擊。

期許今後自己有更强大的毅力,不再杞人憂天。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