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inaWF

努力研究玄學、修行與宇宙法則的巫醫 共感人+Multipotentialite+網站設計師+健康管理師+Shaman+占卜女巫+芳療師

瘋子與正常之間 誰定義的?

記得我的啟靈老師跟我說「如果精神科醫生問你『你有聽到別人聽不到的聲音嗎?』『你看見不存在的東西嗎?』『你看得見鬼嗎?』記得要說:『NO』」

醫生跟病患 誰是瘋子?

這個社會很常用疾病定義人的特性與行為,或是跟80%的人不太一樣的能力,像是有遙視、念力、通靈、預言能力的人,甚至是個性比較獨特、智商測驗分數偏高或偏低、或是生活習慣不太一樣的人,通常都被某種程度的定義為「瘋子」「不正常」,但正常是社會上80%的人定義的,甚至中世紀宗教定義女巫的方式就是紅頭髮、會看星星、會使用草藥,甚至會跟動物講話,即是女巫,然後一堆女人莫名其妙被丟上火炬燒死。

好多紅髮美女就這樣被犧牲了

而所謂的集體意識下的正常人定義,不也是另一個宗教的體現?只是更加龐大與隱晦,沒有大張旗鼓地把人燒了。

我研究了幾年的行為心理學,知道這社會對於「個人的獨特性」並不友善,讓每個人都被教育要找同類跟被歸類,於是誕生了精神疾病的定義,但其實只是人害怕與眾不同,怕成為被集體意識燒死的女巫,這是一個為了生存而產生的恐懼,如果拉掉所謂正常的集體意識,人們或許會願意多花點時間去理解自己的不同,也尊重別人的不同。

而今,大部分的人無法尊重與理解與自己不同的人,一方面是因為恐懼選邊站,一方面是沒有時間去慢慢琢磨一個人的特質特性是怎麼被雕琢出來的,就連心理醫生都沒有足夠的時間完全拆解一個人的意識存在與靈魂的本質。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這個影片,或是去閱讀這本書,都會有所收穫

舉我自己的例子

  • 我小學六年級時被補習班老師定義為「智能障礙」「學習能力有問題」,跟我父母建議將我送去特殊學校。但是我在小學的成績一直都是全班第一名,每年都參加演講比賽、朗讀比賽、書法比賽、作文比賽,每次都是第一名或是第二名。而這位補習班老師才教我一個暑假,就有了這樣的結論。我也是很無言以對......
    後來我再也沒有去任何補習班上課了,因為我爸覺得那些老師很有問題(這也是矯枉過正了)
  • 我國中一年級入學測驗時有一個項目是智力測驗,我的分數是30分,以智力測驗的定義來看,這個成績是「重度智能障礙」,老師來問我為何要亂考?為何不先去補習智力測驗的先修班?
    我給老師的答案是「智力測驗不應該是寫題庫練出來的,應該靠實力去回答,但是我認真不覺得那些選擇題答案裡有我知道的答案,所以我選擇空白」
    當然這個答案並不會被接受,因為現存的教育就是背題庫,照著所謂的「正確答案」去填寫,才能拿高分。
    但國中三年來,我依然是全班前三名,同時是校刊的專欄作者,高中聯考時,國文作文分數是全校第一名,也是全高雄市第一名。

一個智力障礙的學生所創作出來的文章能獲得這麼高的評價,那誰是瘋子?誰是智障呢?

  • 我15歲就開始自學寫遊戲程式、電腦軟體,當時沒人知道那是什麼東西,都說我神經病,但現在卻成為高薪的職業。
  • 大學肄業後開設自己的公司做電子商務,大部分朋友、家人都說我瘋了,沒人會在網路上買東西。而今累積了資產後,那些人又來說羨慕我走對行業。
  • 而今我離開創業環境,選擇走入修行的道路,大家又開始說我瘋了,年紀輕輕正值花樣年華,怎麼會想遁入空門。
佛洛伊德定義女人的歇斯底里症是因為身體性慾無法被滿足造成的,所以當時的治療方式是幫女人自慰。
夸克還沒被發現與定義之前,最小的分子是原子。
在遺傳學還沒研究出精子與卵子是如何結合而誕生嬰兒之前,科學家都認定在精子裡看到一個小人。
科學家聲稱在顯微鏡下看到精子裡的小人

連科學、醫學本身都還在持續發現、推翻、研究、再發現時,有什麼是「正確答案」?所有所謂的正確答案,都是為了符合社會集體意識所存在的必要答案,沒有這些必要答案,將不會有社會的階級之分、智商之分,甚至是現在用金錢就能換來的等級之分。

每個人本來就有自己靈魂的任務,因此有了自由意識,而這個自由意識不是讓我們隨心所欲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而是不受集體意識的牽絆、影響,聆聽內心的聲音,知道自己是誰,想成為什麼樣子,在這個修煉的地球上完成靈魂原有的任務。

笛卡兒說「我思,故我在」,在這邊我的解讀是「因為我會思考,不隨波逐流,不受集體意識的侵擾,於是我是獨立存在的完整個體」。

所以,別用一般世俗的方式定義自己,而是接受自己的個人特質,所有的缺點、優點,都接受,並且持續聽自己內心的聲音,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而不是被別人定義的人。


共勉之

看完文章,記得幫我拍手5下,您的支持就是我繼續寫作最大的鼓勵

【新人打卡】Marino,夢想成為瘋子的凡人。

想像那個半世紀前的革命時代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