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inaWF

單純愛寫文的女子 共感人+Multipotentialite+網站設計師+健康管理師+Shaman+占卜女巫+芳療師+有故事想說的小女子

共感人不是一個理論,而是切身的痛

『如果你身邊有共感人Empath,請體諒他,因為這真的不只是個理論或是傲嬌,而是真真切切的痛苦!但學著與這樣的體質相處,可以獲得更多~』

Photo by Simon Migaj on Unsplash

在我閱讀『共感人完全自救手冊』之前,我不知道自己是共感人,英文是Empath。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99457


我是個共感人,帶著這樣的體質硬生生在一個無法容許獨立空間的大環境中生存著。以前,我總以為自己是體弱多病,在學校時常常一星期就必須請一到兩天的假,因為我頭痛欲裂,甚至覺得周遭的聲音都很大聲,常把我逼到角落去站著,獨自看著窗外,或是一下課就必須跑去學校的樹下坐著,緊緊依偎著大樹,感受著樹與土地的脈動,才能漸漸平靜下來。

學校的同學都因為我時常缺席而開始霸凌我,下課回來時會發現課本被丟到廁所垃圾桶,原子筆通通被摔斷水,甚至考試前的下課,桌上會被寫上考卷上可能的答案或是課本的段落,讓老師以為我作弊,所以很多次考試,我都是在老師辦公室完成的,因為老師要測驗我是否真的作弊,當然每次在辦公室寫完的考卷都接近滿分,老師也無法奈我何。

直到高中時期,家裡的經濟狀況一落千丈,母親的投資失敗加上父親的長年逃避,我付不出學費,也必須工作賺錢養家,於是我開始想盡辦法賺錢供給自己念書與家裡的開銷,甚至休學了兩年只為了工作賺錢負擔學費。就這樣子拼上了北部的大學,我以為離開了家,就能逃離家中父母的債務問題,但真正的苦難才正式展開。

搬進了大學宿舍,我為了負擔生活費、學費,白天上課晚上打工,同時兼任補習班老師與幼兒園老師,也教家教、當兼職模特兒、活動主持人,甚至是銷售產品的業務,所有能想到的賺錢方式,我都去嘗試。

但每天母親一直打電話來要錢,一開口就是兩萬~十萬台幣,而父親一週一封信的寄來學校,滿滿的也是家裡苦不堪言的敘述,讓我成為了只能賺錢的機器,那時的我,每天哭著入睡,因為我能做得好少,一個月不到十萬的收入,該如何幫助父母脫離債務的綑綁?甚至連自己都養不好,每天只能吃一碗沒加料的乾麵,乾麵老闆娘每次都幫我偷偷加菜,因為她總是說「女孩子要多吃點,太瘦了!太瘦了!」

我試著拒絕母親每天的電話要錢,但隨之而來的是她開始拿我父親的醫藥費用要脅,甚至謊稱我父親心臟病發,要我馬上回家鄉,結果到了家裡,才發現父親一臉錯愕地看著我,吃著他自己煮的餛飩麵,問道「怎麼回來不說一聲?」

接著母親出現,把我拉到旁邊要我給錢。

在這樣的逼迫下,我倒下了!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倒下!

瞬間,我理解了自己的無能與無力,無能賺更多的收入來幫助父母,無力同時承擔這麼多的工作。

這種倒下是難以形容的,就像是瞬間被黑洞吞噬,看不見光明,甚至不在感到希望,我得了人群恐懼、憂鬱、躁鬱症所有該有的症狀,我拿刀割自己只為了感受到還活著的痛,我吃安眠藥只為了晚上能睡著,我不自知地走到馬路上坐著,只為了一了百了。接下來一年的記憶像是硬生生從腦中刪除了一樣,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說了什麼,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這樣躲在男友的套房裡足不出戶。


直到某一天,一覺醒來,我醒了!不知道為何地醒了!

周圍的氣味、聲音、氛圍,都讓我感到難受,於是我走出了家門,在男友的協助下,開始嘗試走到有人的環境,開始試著在外面多待一下,甚至走到有樹的地方,環抱著樹,腳踩著泥土,生命像是重新活了過來。

於是我開始找尋工作,當時唯一做的來的工作就是擔任模特兒,拍攝雜誌、廣告,也開始接活動主持、節目主持的通告,漸漸地做出一些成果口碑,我也勝任的很好。收入開始增加與穩定,隨著父親的年歲已高,他進出醫院的頻率也開始增加,我大部分的收入仍然是他的醫藥費。

漸漸地我發現自己在人群中開始感到頭暈頭痛,每次主持完都像是整個生命力被榨乾一般,需要兩三天休息才能恢復,無法在下了通告後還跟朋友聚餐、唱歌,我以為我只是容易疲勞,體弱多病。

這樣的狀況持續了幾年,直到父親重病長期住院,為了照顧方便,我將他們搬上了北部,負擔全部的生活費用與房租,還有我自己的房租,因為我發現自己無法與母親同住,她的一言一行都會造成我情緒上非常大的波瀾,光是接近她,就足以讓我憤怒、激動,甚至做出自己無法掌控的行為,像是把他的電腦手機丟出去之類的(當然那是未經我同意拿我父親的醫藥費去買的macbook air跟iphone)

在很多朋友的眼中,我是個很善良、生活單純,但就是有點體弱的人;在合作的廠商眼中,我是個配合度很高、工作態度敬業,但就是不能太常密集工作的人,因為常會突然生病;在父母的眼中,我就是懶惰、傲嬌,脾氣很差又容易激動的人。

多年來,我一直嘗試著挑戰身體負擔的極限,因為相信意志力可以克服一切,只是會需要用生命來換。但我身邊的朋友們,甚至比我更操勞、更努力,都不會像我這麼地耗損體力,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為何我總是這麼容易累?這麼容易被騙?這麼容易受別人的情緒影響?

朋友們常來跟我訴苦,包括與老公相處的事、家人相處的事、小孩教育的事、工作上針鋒相對的事、薪水很少的事,我總是聽著聽著就想著如何可以解決他們的問題。但每次與朋友聊完,我的肩頸與頭就會異常痠痛,像是身上壓了千斤重的石頭,回家後都要狂沖熱水澡才能微微舒緩。

一直到我自己創業,開了公司來接活動案子,並且也經營了網路商店,試著創造更多的被動收入時,我需要輔導的合作夥伴開始增加,並且有很多大型會議要開,時常出入百人、千人的會議場合,也有許多人與人之間的協調問題,甚至常半夜收到電話要處理人的情緒問題、輔導個案問題,也必須做客戶服務的工作,同時也需要銷售產品跟想行銷方案。

同時,我也必須進出醫院照顧父親住院的事項、洽談主持通告的事務,甚至要試鏡、主持、拍攝廣告等等,同時非常多事情在進行著。

就在這樣的忙碌生活中,我第二次倒下了!這次是無法逆轉的免疫系統疾病!

換我住進醫院了!


在這樣的身體狀態下,我漸漸地放掉主持通告與拍戲、拍廣告雜誌的通告,把重心轉移到不用上班的網路事業上,只是~這也是另一個足以讓共感人倒下的環境!

永無止盡的會議,不管是線下的百人千人萬人會議,還是線上的半夜會議,還要兼顧銷售與客戶服務,以及工作夥伴的各種「要立即回覆」的訊息(LINE的發明真的是逼死共感人的罪惡產物),還有來自工作團隊與主管的各種要求、傳言。

記得有一次在國外的商務會議中,我突然發燒、上吐下瀉,吐到沒東西了就吐血,拉到沒東西了開始拉血,就連鼻子都出血了,被迫必須在飯店房間休息,卻被主管指桑罵槐地說我「假裝生病」,甚至連同事都謠言滿天飛。而我一直虛脫昏睡跟往來廁所,實在無力反擊與辯駁。而我深怕國外醫療費用太高,不敢就醫,連遺書都寫好了,只等著死神的到來!

但很不幸地,我在病倒的第四天奇蹟似地恢復了,體力完全恢復,沒有吃藥、沒有就醫,但第四天已經沒有會議進行,剩下旅遊行程,所以我就開心地參加了旅遊行程(難怪會被懷疑裝病)。

從那次之後,每次只要參加大型的會議,在現場待超過一小時,我就會反胃嘔吐,待超過兩小時,回家一定會發燒一到兩天,甚至免疫系統疾病會再次復發。我都以為是自己太累了,造成免疫系統超過負荷。

直到有一次參加萬人會議時,我特別前一個晚上睡很飽,吃的營養,也不刻意勞累,甚至整整休息了一個星期,只為了那天會議能撐到最後,但是一到現場,待了30分鐘,我感受到背後滿滿的難受的壓迫感,甚至聽到一些很可怕的聲音(這個在通靈故事篇會再說明),接著開始發燒,一陣馬上就要嘔吐的感覺衝上來,於是我拔腿衝出去,來不及衝到廁所,在大門旁就吐了!(我沒懷孕啊)

從那天起,我理解了自己身處的環境不適合我,人與人之間的磁場對我來說太過刺激,甚至已經造成傷害,而我卻一直刻意忽略。

我想幫助工作夥伴們,我也深知他們的困難與渴望,但是那些情緒、那些負面的能量,甚至是那些背後對我的中傷,讓身體不堪負荷。

我是個學生物工程的科學人,對我來說,會造成疾病的都是物質現象界的東西,病毒、細菌、黴菌等等,就連自由基都是很科學的產物。所以面對磁場能量會造成實質上的身體疾病,這種理論,對我來說根本就是天方夜譚!但不得不承認,這些東西在我身上造成了很大的傷害!

於是乎,我開始尋找答案~

同時,我放下了主持工作、網路生意,甚至停止與人的接觸,開始往山裡走,去樹林、小希、大海,只要有機會,就會拉著先生(當時協助我走出來的男友)往山上爬,往海邊去。就這樣經過了半年左右,我不再突然發燒、免疫系統疾病也沒再復發,偶爾還是會頭痛或肩頸痛,但都是當先生工作回來後,帶了一堆職場中的負能量,一進家門我就會開始不舒服,或是有時候世界上的某個地方森林大火、重大地震、災難發生,就會開始耳鳴、頭痛、肩頸痠痛,有時候甚至會去吐。但這些症狀的頻率已經很低,就算發生了,我們也會理智地去搜尋地球上哪個角落當時發生了重大災難。


在沒有其他案例可以參考的狀況下,我們自己摸索出了一套生活的方式,隔絕外在過多的人際關係、能量交換,雖然看似生活封閉,但至少我過得舒服了~

一直到前陣子看到這本書『共感人完全自救手冊』,才發現我做了幾乎所有共感人最不適合的工作,甚至生長在共感人最怕的環境。

  1. 一個每天為錢吵架的家庭與情感勒索的父母
  2. 金錢與心理壓力過大的生活
  3. 進出醫院太過頻繁卻沒好好淨化
  4. 需要接觸大量人群的工作(表演、主持、拍戲等等)
  5. 銷售業務型的工作,隨時都得應戰
  6. 管理大群團隊的工作(包括眾多繁瑣的行政與眾多大小型會議)
  7. 工作職場的政治手腕與人際問題、爭權奪利的工作團隊
  8. 「我們這裡就是這樣做事的」企業心態,不容許質疑與提問
  9. 充滿能量吸血鬼的工作人際環境
  10. 太過吵雜、刺激的工作環境與交際圈
  11. 表現太過優異而成為箭靶的各種環境(學校、工作、人際等)

再加上我先天的靈異體質,讓無形世界的影像、聲音、磁場,都能造成當下的干擾源(這個會在靈異故事主題提到)。

以前我以為,無形世界是無形世界,我只要阻隔了他們的存在,就不會受到影響,但從沒想到~真正影響我最大的卻是來自有形世界的無形產物(人的磁場、意念),他們會直接影響我的情緒、能量、身體狀況,甚至是運勢~


如果你身邊有共感人,請你看文中提到的書,了解一下共感人是如何感知世界的。如果你本身就可能是共感人,不要等到跟我一樣慘痛的遭遇後才看這本書,就算看完發現自己不是共感人也沒關係,至少知道,在一百個人裡面,有二十個人可能是這個體質,請接受並體諒他們想要獨處、想要獨立工作的意願。

也請所有還在做不適合自己的工作的共感人們,可以開始學習如何保護自己,以及如何選一個真正讓自己舒服的工作,不要再活在他人的期待下,而賠上了自己的健康與生命。(我是很沈痛的說這段話啊~)

Photo by frank mckenna on Unsplash

願每個人都能活得更像自己、更舒服、更開心

看完文章的朋友請按拍手👏五下,您的幫忙是支持作者最大的獎勵

記得註冊帳號,用FB/Email註冊很簡單,卻能幫助我很大!

感謝感謝!

通靈鬼故事-這一切是如何開始的?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