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可成

香港中文大学助理教授

屁股、认爹和捶死:举报者的世界观

發布於
本文视频版

(推荐看上面的视频版哈哈,欢迎订阅我的YouTube频道!)

从去年12月开始,我的微博、B站、微信公号、豆瓣、知乎等社交媒体帐号相继被封禁。背后的原因,应该是被一批人编造罪名,恶意举报。

前段时间有一位朋友给我发来一封邮件,说无意中发现到了两个压缩包,里面不仅有一些人罗织的关于我的所谓“罪证”,而且有一些商议如何把我“锤死”、“干掉”的聊天记录。

压缩包里的部分文字
压缩包里的部分文字

看了这些材料,以及此前这些人在B站和微博对我使用的网络暴力语言,我最深的感受是:这些搞网暴、搞举报的人所看到的世界,和我所看到的世界,真是完全不同。

在他们的眼中,发言最重要的不是事实,不是逻辑,而是立场。所以他们总是会拿“立场太偏”、“屁股太歪”之类的说法来攻击人,仿佛公共讨论中最重要的是捍卫自己预先选定的立场,而不是共同探寻真理和共识。

压缩包里的部分文字
压缩包里的部分文字

他们对屁股的关注度如此之高,超过对脑袋的关注度,是因为他们无比信奉“屁股决定脑袋”这种说法。在他们眼中,人是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的观点是由屁股坐的位置,而不是由大脑思考决定的。因此,最重要的便是监督每个人屁股的位置,而不是去进行大脑的碰撞和交流。

子曰:“君子不器。”人之为人的一个核心,就在于我们不是别人的器皿、工具,我们有着自己的独立人格和思考能力,这些不是由屁股决定的。

搞举报的人,因为执着于屁股逻辑,所以特别喜欢分析他人的发言动机——其实,说“分析”是高抬了他们,只能说是臆测他人的动机。他们喜欢用“洗地”、“洗白”、“带节奏”这样的词,特别是“为美爹洗地”这样的说法,因为他们相信每个人都得找个“爹”,如果你批评了这个“爹”,那一定是认了另一个“爹”,要为他“洗地”,要故意“带节奏”。他们用诉诸动机来代替真正的辩论,因为在他们眼中从来就没有什么真诚的辩论,只有各自为爹而战,战得你死我活。

所以这些举报者要亲自下场投入这场大战。为了赢得战斗,捍卫自己的“爹”,他们无所不用其极,罗织罪名搞举报便是最下作的一种。在网友传给我的文档里,就有人承认:自己从11月13日开始“各种蹭热度引流”,“找那种一看就会点击量很高但才刚发出来的视频”来招呼大家一起来黑我。也许在他眼中,自己在做一件特别正义的事情,但那只是他们眼中那个扭曲的世界里的正义。

压缩包里的部分文字

举报者的世界观就是将世界视为你死我活的丛林,人要做的事情就是屁股坐到一边,投入斗争,捶死对方。但是,我们的世界并不是这个样子。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靠的是我们互相合作而不是厮杀的能力;人类之所以有智慧,是因为我们懂得基于事实和逻辑进行思考和判断,而不是靠屁股的位置来做判断;人类之所以有尊严,是因为我们能够分辨真假、善恶、美丑,我们知道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利益之争,还有那些更高的价值值得我们坚守。

所以,我想和搞网暴、搞举报的人说:我们真正的分歧,其实并不在于一些具体的议题,而在于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根本看法不一致。你们更关注的是屁股、爹和残酷斗争;我们更关注的是脑袋、独立人格和沟通合作。

表面上看,你们暂时赢了。但是,我们不会认输,我们会追求我们心目中的理想世界。放心,我们不会和你们一样,通过下三滥的手段,去搞批斗,搞举报。如果我们把自己降到和你们一样的位置,那才是真正的输了。

我们会做的,是继续发展自己的脑袋,继续观察、思考和研究问题;是坚守自己的独立人格,不做他人的器皿;是继续倡导沟通合作,无论外部环境怎样艰难。

这是我们心目中的理想世界的方向,我们不会将它拱手让给你们。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