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iQi

亚裔老兵反抗歧视,何以成为一种“剖腹”和“交换”?

發布於
同一行为,在互联网上却引起了3种不同的声音......

近来,一名亚裔老兵在Ohio州议会上的发言成为了国际舆论的焦点。在演讲过程中,这位老兵痛斥了在他人生经历中的种种歧视现象,并提到了一类甚嚣尘上的观点,“一些无知的人会跑到我跟前说,我看起来不够美国(American),不够爱国(patriot)。“随即他拉起了他的上衣,展示了他在美军服役期间所受的伤留下的疤痕。他之后又补充说”我们是全部平等的,我们都一样。这种偏见是仇恨,而这仇恨是可以被改变的。“

视频网站Youtube下对该起事件的评论较为正向,人气最高的评论说:”认为亚裔美国人不是真的美国人应该感到羞愧,这位(亚裔)男士被迫展露自己的伤疤来证明自己爱国;对于这一点,人们不应该基于种族或外表的因素质疑别人是否爱国。”

但到了国内舆论圈这起事件的风向忽然大变,一位B站网友提到说:“这名亚裔老兵的行为堪比剖腹验粉……围观的人根本没人在乎他吃了几碗粉……美国人说亚裔不爱美国,亚裔就火急火燎地用各种方法证明自己爱国以此来求美国人承认自己是爱美国的美国人。但是,美国人真的在乎亚裔是不是真的爱美国吗?显然不是的,美国人只是借着一个亚裔不爱美国的理由欺负亚裔罢了。美国人可不管你是不是爱美国的亚裔,只要长着一张亚裔的脸,就抽你没商量。”

先不论文中将“美国人”全都极化为”打你没商量“的歇斯底里式种族主义者,仅仅是将亚裔老兵的行为解读为”剖腹验粉“就足够荒唐,两者发生的背景,故事主体的身份,各自行为性质根本不可同日而语,该网友写作此文目的无非是再次抹杀华人为了争取平权所做的努力。”剖腹验粉“一节里,六子面对的环境是存心诬赖他的胡万和围观看热闹的群氓,六子在胡万的胁迫下当了被告,他的行为也是自残式的剖腹,并没有去思考如何惩罚胡万的诬陷,或者对抗不公正的体制的问题。而在这个视频中,亚裔老兵是一位俄亥俄镇上的民选官员,他在镇议会上发言,进行反对歧视的演讲,在这里他是指控系统性种族歧视的原告,他指出偏见不合理地方的行为堪称经典——他掀起了他的上衣露出了他服役期间所受的创痕,随后他补充了他对消弭偏见与仇恨的希冀。

相较两者而言,电影中,六子这一人物是不计后果的被迫切腹,而现实中的亚裔老兵主动指控他面临的歧视,他的伤痕是对“亚裔美国人普遍不爱美国”这类刻板印象偏见的最直接否定。将这类英雄行为的意义消解为“亚裔被迫自证清白”,“亚裔剖腹验粉”是所谓“文字工作者“对平权活动的常用伎俩。这类论述的隐藏含义是,只要”美国人“存在一天,亚裔就永远不能站起来,永远得在种族主义主子面前剖腹自证;或者说全体亚裔必须采用最暴烈的手段,不惜动用性命跟”盎萨匪帮“同归于尽,才能摆脱亚裔仇恨。虽然很多国人也多多少少有类似的观点,但只要稍微关心国际新闻的人都不会否认,本届美国政府对反对仇恨犯罪(尤其是针对亚裔仇恨犯罪)所作的努力足以证明促进社会的改变与转型有时并不需要绝对的牺牲。另一方面,美国民众也并不全是B站网友所描述的无可救药的种族主义者;通过电影情节“脑补”社会反应的此类评论可以休矣。

在另一个社交网站上,围绕老兵的脱衣行为也有着另一种批评。一些人士评论说:“感觉亚裔还无法理解只要生而为人什么都不用做也值得获得尊重和保护,而不是一种你要用伤痕、汗水或者小点心来等价交换的特权。”有关“什么都不做也值得尊重,尊重不是交换得来的特权”确实是一种正当的观念,但在目前语境下,这些话并不适合被用来贬低当事人的行动。眼前这位老兵在镇议会上做这些并非为了“交换被尊重的特权“,而是旨在消弭一度充斥于人们心中的“亚裔只顾自己”的错误偏见,面对这种偏见亚裔不可能“什么都不做也被尊重”,恰恰相反,亚裔必须通过切身行动粉碎出于任何动机的偏见。老兵通过自己的行为直接指出种族主义观点的荒诞,他所期望的是人们对任何族裔都能用爱代替偏见与仇恨,而非白人施恩于他的特权。考虑到在相当一部分人群中,他身上的伤疤对制止偏见,消除仇恨的积极意义,这种行为是值得被肯定的。

尊重和爱理应是无条件的,但要消除偏见与不尊重是需要创造条件的,强调“什么都不做也值得尊重”是一种创造条件的方式,直接指出“有些偏见根本与事实相差甚远”也是一种方式。亚裔无自证义务,但亚裔在指控系统性的不公时,应该保有援引自身遭遇的自由。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