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ka

生活實踐者| 期許這裡是拾回能量的地方,或釋放日常,成為靈性學習道路上的片刻與軌跡,連結所有拾獲碎片的人、各種版本的自己,一同成長。

我其實沒有每天冥想

學習靈性的過程中,我一直都是隨心做靜心及冥想,躺著走著睡著都行,可能發生在任何呼吸吐納之間,也沒有一定照著什麼順序規則、導入哪裏。我並不清楚哪個方法才是正確的,但開放也許就是我領會的方式。

一段突然的早晨冥想,沒有很棒的靜心狀態,只有還算和緩的呼吸頻率,和緩的光,和緩的脈輪旋轉。
掃地機器人打擾我多次,就在我試圖清理自己的時候,我開了窗,放過路面上的噪音,冥想旅程就在我注意力消失的某個瞬間突然就結束了。

沒多想,我問了些問題,最近飽受情緒轟炸,有些疲憊,我用了朋友的口吻,不帶修飾,像是和信任的人說話,也得到朋友般的回覆,我什麼都忘了,感覺只是經歷一場輕鬆的閒聊。但我記得自己請那些高維度的朋友們引導我處理我的難題,情緒阻礙、或什麼業力狀態都好,我說我遇上麻煩了,他們一定是聽到了。


接著自然地喝了水,曬起衣服,我突然意識到自己虧欠的心理狀態。


原來,我為自己可恨的情緒處境感到虧欠於周遭的人,而這些對自己卻轉向對他們的憤怒,令我無數次憤而離開。他們沒救了,我需要解脫,再也受不了,腦袋開始理解為 “是他們的錯誤累積我難以隱忍的不滿,是他們逼著我離開。”
多可悲又可怕的循環, 我非但接受不了愛,還像一台高速火車般,直線衝撞他們,上頭載滿我的恨。

這當中有些思維衝突,但我始終理不清,我會開始找出可能的理由,別人的問題,開始針對這些他們的問題深入評估,以我為中心地無法與世界共處。

但這世界為何總要把我推往絕境? 堅決要離開,但不知道能去哪,也不在意,就是想逃想切割,想讓痛覺迫使自己重生。我擺脫不了已知的業力、痛苦根源的存在,此世的經歷已是如此負重累累的狀態,逃不了多遠,我只想解脫,總以為自己可以換個地方如同換了氣一般地解決,市場上鼓勵妳這麼做,我單純的錯用到現在。


這可怕的運作來自我高敏的天賦,和每個人都有的精密的腦。


原來我將憎恨自己的情緒投射到周遭,再將愧對自己、對自己失望的憤怒轉為對別人的失望。我想要離開痛苦的自己,但痛苦的自己和周遭連在一起,於是也培養出冷酷的各種斷捨離,對人事物都能乾淨利落,果決壯觀。


原來我痛恨自己得選擇無情。
原來,如同馬雅曆上的印記,我的本性或許真是充滿愛,我活得多不像自己。
而總是掉入那些思考,更是源自於樂觀的本性,這絕對是重度憂鬱的人很難理解的,竟能在總總困難時支撐我的生存意志,還如此難被自己辨識和認同。


Well done! 高維度的存有們,再次協助我回收了自己的力量。
我有點懂了“要先愛自己”的另一個面向,照顧自己,給予需要的療癒,持續帶領自己,與自己合作。我常反過來被自己牽制,感到失控,但今天接收了新的意識,期待接下來的自我會如何展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