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唑漱口水

作用:消炎殺菌 清新口气 特點:被建構的“反動者”,居大陸

日常反抗与社會運動

在大陸,提起反抗,大家(特指我身邊的人與關注的網友)首先來一句嘆息,然後開始傳授各種日常反抗經驗——不用微信,不使用國產瀏覽器,還有一系列很深奧的操作,目的主要是脫離被監視的處境。在這裡並不是要批評這些做法,當然也不會看不起,畢竟本人大部分沒辦法做到,只能堅持“保持憤怒”這點罷了,有時這點還會被人瞧不起。

這幾天的事情讓我開始胡思亂想,改變的可能有生之年能看到嗎。現在中國大陸的監視深入到幾乎每一個角落,黨的權力關照著每個“普通人”。日常反抗已經沒有多少人能堅持做到了,更不用想社會運動了。日常中遭受到暴力與不公,默默認命是大多數人的選項。不是說不可以這樣選擇,而是為什麼會,連相對更具反叛精神的年輕人都這樣選擇。今天跟朋友討論,她說道,這大概要從為甚麼——我們明知道課本邏輯不自洽、卻還會老老實實背下來並寫在試卷上成為所謂“優秀生”吧——反省起吧。我爭辯說沒有第二條路選擇,但現在想想還是說道熟爛的利益問題。大家顯然傾向於選擇更有利的行為,這也是為什麼這麼多接受了邏輯不自洽教育的年輕人帶著矛盾的心態生活。

剛討論完這個就看到Matters上那個自認為不討喜的作者所寫的文章,說實話我還挺能理解TA大部分內容的,說到底,還是“針不扎到肉不知道痛”。如果有不用這種“肉緊”法也能達成的辦法就好了,但顯然這借助大型的社會機器才能辦成呀,比如春風化雨的自由主義教育,什麼時候會盼望得到?但什麼樣的針才夠痛呢?我也想不出來,畢竟目前我也陷於害怕被社會主義鐵拳毒打的階段,鐵拳的震懾力並不是突如其來的,想想它也像是共產黨的特製針,日常扎一扎我們這些不知所措的青年。

先不說大家有沒有覺醒,所謂覺醒的那些人,甚至還要在內部分個高中低,你知道得更多,TA太過偏激,首先就來個內部自我審核與分化了。在“反送中”這個事情之前,遇到很多事情我心中有很多話想說,想表達出來。但是經常膽怯於“我也沒有很了解這些歷史吧”、“我也只是知道一星半點,有時間了解透了再寫東西吧”,其實還是怕說出來的話太過幼稚。但今天想想,理性的確是不錯的品質,但感性也並沒有很差。一個人體會到的東西,其實也是可以說說的吧。如果由於過多的情緒而失去理智,身邊人提醒一下也不用過於羞恥,最主要還是表達出來吧。有表達可能還會有下一步的行動。看到YouTube上有很多香港人放上自己對這幾天運動的看法啊,以及積極做一些科普性的東西,表達欲也逐漸上來了。有時可能不是等看夠了東西才能寫出來,而是寫的時候會逼迫自己去看更多吧,這個很簡單的道理現在才領悟到。

最近學校又開始抽風了。也不是第一天抽風了,但是它現在輕微一抽大家不滿的情緒就又會點醒。感覺大學像小型社會是真的真的真的,大家在這個小社會裡的表現於“外邊”的人並無二致,抽成這樣了大家還是不會有所行動的。以前我還是堅定的“改良派”,現在天天想要有社會運動。說起社會運動,每當我提起這幾個字,身邊的人總要一副想要摀住我嘴的樣子,還讓我不要過於反動了。我當然知道TA們是出於關心的目的,但是其實我真的不是那個所謂顛覆國家政權的意思啊,只是簡單的爭取自身權利的運動在中國已經被污名化到什麼地步了,再想下去絕望的感覺可能又要襲來了。除了不許說社會運動之外,身邊的大家擔憂得更多的是文革什麼時候重演。其實我們現在不是已經開始文革了嗎?紅衛兵住心間,自我審查日日夜夜不停歇。它只是變得沒有那麼突兀,那麼轟轟烈烈罷了。

最後日常嫌棄自己不敢做什麼行動,不過今天至少不用嫌棄自己不寫生活在大洋國的日記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