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cl

今夜开始,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是李文亮,平凡而普通,会因为受到种种恐吓和拘留而担心,但仍选择在自己的岗位上,尽力留下真相。

他不仅仅是被病毒杀死的

最后的最后,李文亮还是走了。用尽了最后一口气,还来不及跟父母和妻子道别,就这样离开了我们。留下了震耳欲聋的警示,可惜由于各种维稳因素,当时能收到信息的人还很少。临走前接受媒体的采访,他说,真相比自己平反更重要,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也许他也没想到,这是他留给我们最后的话。

直到现在,我还是认为,他本来不用死的。真的不用死,如果他的那个警告能得到重视而不是受到训诫,如果这个追寻真相的声音能被更多人知道,而不是被禁令封锁。那么一切就会改变,他可以及早地做好各种防护,不至于在发出警示几天后,自己和多名同事,乃至他的父母都纷纷受到感染。还有此时在武汉数以千万计的市民,仍相信着政府“可防可控”的言论,还遵循着武汉政府强调的“未经授权任何单位,个人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救治信息”。

他不仅仅是被病毒杀死的,那么传染性强的病毒只是杀人的刀。他,还有千百名因感染新冠肺炎而去世的人,是被这个一直在掩盖事实,视人命为无物的政权亲手杀死的。哪怕以数万计的人在不断地被感染,数以千百计的无辜市民因感染而去世。政府仍然希望通过禁令来“稳定”民心,通过各种暴力来堵着大家的悠悠众口。究竟要有多邪恶的心思,才会为了维持自己手上的权力,不断的掩盖真相,粉饰太平,放任数亿计的生命不顾,仍叫人相信主旋律,相信这个“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

为什么好人总是走得那么早,那么快;而那些杀人的人,却仍可以安然无恙,继续用血淋淋的双手,制造更多的惨案和悲剧。17年前数百条人命,非但没有带来一点点的改变,而且只会变本加厉,换上更先进的大数据监控,利用这些本该保护人民的暴力机关,肆意关押那些“不听话”讲真相的人。究竟还要多少的牺牲,才能带来一点点的改变呢?

我们已经等得太久,我们也给了足够多的机会,已经够多了。可是每一次,等来的都不会是改变,而是一场场不忍目睹的人间悲剧,从十几年前的非典,三鹿奶粉,各种疫苗乱象,还有这次武汉疫情。难道我们的命就那么轻贱,比不上一个“小康社会”和“中国梦”的口号?

如果所谓的小康社会,就是用一堆毫无意义且注满水分的数据堆砌出来,加上几场大型的歌舞表演或者群众走秀,然后就可以说这个13亿人口的大国消灭了贫穷,走上了幸福富强的康庄大道,那眼前的一切又是什么,谁能相信这些谎言呢?

这些年,中国的确富了,也变得更强了。但我们并没有过得更好,眼看着猪肉等日常肉菜价格一路飙升,我们忍气吞声地做着各种接盘侠和韭菜,无论是楼市,股市的种种泡沫,还是P2P的暴雷,只要还能生存下去,我们都忍了。眼看着周围的朋友,一个个在微信上被禁言,被消失,但只要人还在,我们也凑合着把日子过下去。

但是,做事总不能这么欺善怕恶,因为大家能忍就可以为所欲为取消任期,草菅人命隐瞒疫情。如果17年前,第一次面对这么大的公共危机,我们仍需吸取教训,以待改进。17年后,非但没有一点改进,只是变得更加傲慢和残酷,哪怕有了更先进的科技,只是变成了更快禁言噤声的工具,却没有变成在危急关头可以及时调配物资的红会系统,结果只是让疫情更加肆虐,更多无辜的人成为了这些权力和口号的牺牲品。

已经不能让这些历史在眼前不断重演,这个还没过35岁生日的李医生,临死前,他仍然希望治愈后继续上前线,不要当逃兵。还有那个“有一份力量就出一份力量”最后却因感染肺炎抢救无效的志愿者何辉,还有……

每天看着这些信息,如果我们再装聋作哑,无动于衷,真的对不起这些人和他们家庭的牺牲。这些生命,本来都不用牺牲的。今夜,如果要纪念这些亡灵,请从现在开始,拿出你的良知,去追寻和传播真相,哪怕被训诫被恐吓,去支持和帮助那些讲出真相的人,与他们站在一起,去问责每一个没有尽责的官员和政府,去创造一个信息自由的社会,诚实可靠的政府。

今夜,为了每一个已逝的人,为了每一个仍在挣扎求存的人,为了每一个对未来仍有憧憬的人,我们已经无路可退。

今夜开始,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是李文亮,平凡而普通,会因为受到种种恐吓和拘留而担心,但仍选择在自己的岗位上,尽力留下真相。


P.S.:希望李医生的家人和同事可以治愈,而且好好地活下去,哪怕为了他而活。

生命的黑色|悼“吹哨人”李文亮医生

今夜,属于泪水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