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雨嫣

害怕這個世界,害怕追求自由的指尖被泯滅。害怕我再睜眼,只能選擇生與死。

我的父母在湖北(六)

發布於

都忘了过去了多少天,这应该是父母这几十年来唯一一次,这么久没有出门,二十多天了。数据虽然有减少,但是一直都有确诊。甚至限制出门的要求更严格了,最关键的是家里终于“弹尽粮绝”了。

昨天下午,我爸终于忍不住跟我说,需要我帮忙买点蔬菜。因为他们一直都不太会这种手机下单,何况这种“买菜”,还有“抢”的状态在,爸妈必定更搞不好。

当天下午老爸就传过来一张菜单,要我明天早起给他们买,到了晚上,老妈又传来一张,跟我说,不要按照我爸下午写的,按照她写的买,最重要的是,她还有详细的算好价格,免得我搞错。

今天大清早六点多我就爬起来,七点准时“扫货”。什么白菜、萝卜、蒜苗、洋葱、莴笋,一点一点的下单,额外还给爸妈买了十斤砂糖橘和椪柑,可能是时间紧张,又慌乱,鸡蛋买两份,分别是土鸡蛋和红鸡蛋,我根本没有搞清楚他们有什么区别,还买了5kg的米、面粉、鸡翅什么的,胡乱下了一堆,根本来不及看他们吃不吃得完,或者够不够吃。很快有的菜就没有了,我就更急了,赶紧匆忙仓促地付款,一共花费了不到500元人民币。

搞定这一切,得意洋洋的给我妈截屏发过去,我妈一个电话打过来,说我买这么多,家里就两个人,根本吃不完,我说你慢慢吃啊,她说我不该买米,家里还有点。可是我前两天视频的时候,明明看家里的米就不够。

然后就吐槽我买了双份的鸡蛋,“60个蛋,你是要我们吃成笨蛋吗?”我妈吐槽的时候还忍不住要奚落一下我。然后就开始“教育”我,将来是要嫁人过日子的,如果婆婆看到我这样大手大脚,又不挣钱,花钱花这么多,会被嫌弃的。我的天,大清早,我妈居然还跟我说这些,谁说我不会挣钱了?难道我花我自己的钱,我婆婆也要管我?我只能怼回去,“我找一个上门女婿,天天在家给你们做饭,他也不挣钱,也不买东西,也不出门,你开心不。”我妈就无语的笑了,还说现在哪里能找到这样好的上门女婿,还能把我带回去工作,她说她可以给我烧一辈子饭,在家天天跟上门女婿聊天等着我下班回家。

瞬间,我又不知道怎么说,最后我说,我要睡回笼觉了,早上9点半还有网课,老妈才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

社区送温暖,每家每户都有几个球白菜

就在刚刚,我爸发来一张图片,告诉我,社区送温暖了,给他们每家每户都送来6个球白菜,我妈就忍不住又在微信吐槽我,“早知道不要你买菜了,还买了那么多,这些都够吃了。”

“妈,难道你们要每天吃白菜,都不换个口味吗?”我问。

“你妈可以吃,我要吃你买的菜,那是我女儿孝敬我的。”我爸总是会在关键时刻力挺我一把,虽然我还是花着他们的钱,给他们买菜,只是动动手指而已。

就像我每次有机会回去,我也会买一堆礼物回去,给七大姑八大姨、给他们。送亲戚礼物,他们都是乐呵呵的,但是买给他们的,我妈总会觉得我买得多、买得贵,要我不要乱花钱。这时候,只有我爸会给我撑面子,说我买得都很好。

但是其实我每次几乎没有什么是买给我爸的,除了能吃的零食、巧克力,而护手霜、面膜、防晒这一类,都是给我妈的。

可能“女儿就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吧,不管你做什么,他都觉得你很好、很美、很棒,最关键是,我爸从来不嫌我胖,身边所有人都说我胖的时候(包括我妈),只有我爸在家劝我多吃点,跟我说,“哪里胖,一点不胖,能吃能睡是福气。”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疫情笔记 | 隔离、寻工与健康码:当一个人变成“黑白码”“黄码”“红码”

疫情下的双重焦虑

疫情下的生活日常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