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雨嫣

害怕這個世界,害怕追求自由的指尖被泯滅。害怕我再睜眼,只能選擇生與死。

我的父母在湖北(五)

香港这两天都在下雨,雨时而大,时而小。看了看天气预报,今天父母所在的城市也降温了,但是我除了提醒他们加衣服,什么都做不了。

昨天晚上,妈妈跟我说,爸爸已经开始吃我在家的时候买的热干面了,我心里其实有点膈应,不太想他吃跟武汉有关的东西,但是又不敢问是不是家里没有吃的了,我提醒爸爸要用开水煮熟了再拌芝麻酱。爸爸却说,以前过早都吃热干面也没见有问题,紧张什么。

今天一大早,我妈给我发微信,说有人找我爸出去开车给那些封了小区送菜,也就是去超市帮忙。爸爸一直是热心肠,什么都愿意帮一手,本来爸爸还有点“心动”想跟着他的朋友们一起组建一个“爱心车队”,后来也被我妈劝退了。我妈“恐吓”我爸,说如果他得病了,我们是搞不到病床的;其次,他如果再得病死了,现在是追悼会都开不了的,直接拖走火化了(我之前有发一些这类文章给爸妈看),最重要的是,如果是因为得这个病死了,女儿也不会回来送终的。

估计是最后一眼也不能见到,让我爸有点动摇了,所以他就决定不冒险了,还是乖乖在家看电视。但是我爸给我的说辞是,他还要看着我成家立业、生孩子,给我炖鱼汤、鸡汤(因为我特别爱吃我爸爸做的菜,尤其是出来求学后,几乎很少回家),帮我带孙子,可不能这时候松懈了,犯错误。不知道为什么,他看似很搞笑的说法,却让我在手机这端泪流满面。

又一次让我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不孝子,不是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吗。我一直都在追求自己的自由、学业、梦想,其实一个都没有实现,甚至也没有尽到一个做女儿的责任。现在除了哭,没出息,什么都做不了。

我以前一直都是一个非常坚持自我的人,这次疫情,反而让我有了些许改观,人好像真的不能活得太自私、太自我,每个人出生都是肩负着各自的使命,不知道我现在想明白这些会不会太晚。

12月回湖北给室友带的“湖北特产”,现在仿佛是一个“定时炸弹”摆在那里。

12月回家,我买了几盒热干面做伴手礼,因为太重,所以想着过年回去再带两盒过来,送给我在香港的朋友。现在好了,热干面依旧还工工整整地摆在我的箱子里,估计现在拿出去送香港的朋友,大家都觉得我送的是“炸弹”了吧。

还给我的宿舍室友带了一包“卧龙锅巴”,今天扭头看室友的桌子,才发现她们根本没有拆封。估计没有一个人敢吃这个“伴手礼”了,今天在群里发了一句,锅巴你们都没有吃,我看着好馋,决定自己独享了。室友很积极的回复我,吃吧吃吧,下次你再给我们带。

还有下次吗?估计我下次再回去,都毕业了。

在香港,最可怜的地方就是住房,我住了几年的上下铺,还睡过一年的客厅,就是没有拥有过一间属于自己的卧室,这几年都没有过自己的独立空间。这次疫情,让同房的室友都没能回到香港,反而让我一个人独享了三人的空间。

万万没想到,第一次在香港享受独居时光,竟然是因为武汉的肺炎,而不是因为我有钱,租到了一个小单间。

如果有人问我,香港值得你如此呆下去吗?我想我会回答,值得,也不值得。

一声叹息。

我们本不该一再陷入悲剧性选择中|疫症日记01

切尔诺贝利的前奏|疫症日记02

艾曉明武漢日記2: 疫城内的永别时刻

艾曉明武漢日記3: 乍暖還寒,方生方死

肺炎53Matters新人打卡160肺炎疫情70武漢肺炎461
11
11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