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雨嫣@dichue
19追蹤者30追蹤中
創作了 8 篇作品累積創作 10317 
張雨嫣

记忆中的糖葫芦

刚刚站在阳台上突然闻到了一股酸酸甜甜的糖葫芦的味道,放眼望去,却什么也没看到。不知道是谁正在给家里的孩子做糖葫芦?还是有人能在香港这个地方买到独具北方特色的童年小吃呢?

張雨嫣

我的父母在湖北(六)

都忘了过去了多少天,这应该是父母这几十年来唯一一次,这么久没有出门,二十多天了。数据虽然有减少,但是一直都有确诊。甚至限制出门的要求更严格了,最关键的是家里终于“弹尽粮绝”了。昨天下午,我爸终于忍不住跟我说,需要我帮忙买点蔬菜。

張雨嫣

我的父母在湖北(五)

香港这两天都在下雨,雨时而大,时而小。看了看天气预报,今天父母所在的城市也降温了,但是我除了提醒他们加衣服,什么都做不了。昨天晚上,妈妈跟我说,爸爸已经开始吃我在家的时候买的热干面了,我心里其实有点膈应,不太想他吃跟武汉...

張雨嫣

我的父母在湖北(四)

从大年三十至今,父母已经有十九天没有出门,终于在今天有了些许按耐不住。母亲大清早给我发微信,说她听说有买菜送菜上门的,要我打听一下是不是真的,如果不是,她想买点青菜回来。我又一次制止了她出去买菜的冲动,然后又被她拉到一个...

張雨嫣

我的父母在湖北(三)

自从疫情爆发,我开始严重失眠,从大年三十开始一直到昨天晚上。昨天晚上我在床上挺尸到凌晨四点,或许是因为最近的课都改成了网课,所以自由的时间更多,但是作业也更多。可我还是俨然已经从最初的想拿distinction的学生,变成了现在心不在焉的状态。

張雨嫣

我的父母在湖北(二)

2020年初,我从武汉坐车返回香港我从武汉火车站转车,那是1月头,整个车站没有几个人戴口罩,而我就显得有点突兀,因为我戴了口罩。那会我已经看到了有人在“造谣”,我也后怕那两天在武汉的玩耍、怕在车站被传染,所以我还是神经兮兮的买了口罩,并找了一个角落站立。

張雨嫣

我的父母在湖北

很早就想来这里写点什么,但是一直没有动笔,内心总是有一种恐惧,这种恐惧从2019年的6月开始,一直延续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存活下来的,夹缝中求生存吧,活到了现在。我是内地人,所以我的朋友圈的几乎都是内地人,或者有...

張雨嫣

李文亮去世了

終於忍不住來這裡發個文,完全想不到他竟然被上帝帶走了。這個操蛋的世界,好人活不長,禍害遺千年。為什麼當初的仗義執言,都沒有換來一個道歉和正面的說明,“吹哨人”的稱謂有毛用,非常沉重的無力感。這就是我現在所處的世界。對災難書你走了,在微博里在新聞里在所有隔著屏幕的文字里 眼鏡片沉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