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气鹅

2+2=4

nostalgia is a illness.

發布於

youtube很是时候的又给我推送了吉他手的live视频。

我看着他哽咽着但是仍独自唱完那首他最悲伤的歌,这发生在六年前。

那时候一切都比现在好一点,他也是,他那时候的乐队也是。那时候听他的歌比现在容易的多,那时候我们以为他会一直写这样的歌,一直有节制的悲伤。

这是一个很可笑的词不是吗,“有节制的悲伤”。或者说,一直保持同一种浓度的悲伤。

我不只是期望他一个人这样,但是这对任何人似乎都是不可能的。

当你遇到一个人并被ta身上忧伤的感染,与他的沮丧失意产生共鸣的时候,你其实还带着另外一种期待。

你不介意他们保持这种悲伤,但是不要更加严重。

快乐会毁掉一个诗人,但是我们也不想看到崩溃的艺术家。

但没有一个人会这样,有根源的悲伤会永远侵蚀他们,这是好不了的伤痛。当我们谈论一个有心理疾病的病人时,我们应该时刻记着对疾病的恐惧——这就像是癌症一样,随时会突然恶化。

只是我们时常忘记。就像我们认为所有事情会保持一种类似的状态,就像我们用当下评估未来而不考虑势的影响。

期待一切会一直保持同样的状态是一种十分愚蠢的天真。

这应当是我应该一直学习的道理。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