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气鹅

2+2=4

疫情杂记(3)

發布於

1.

复活节结束后,奥地利迎来reopening,不过学校这学期应该会一直采用网课。

春天来了以后,可以明显感受到宿舍楼里面更明显的骚动,虽然集会仍然不被允许,但是总是有party的音乐声和聊天声。

2.

大概从上周开始,超市里面已经找不到发口罩的工作人员了,不过戴口罩的规定应该会持续很久。

因为在人口很少的 “村子”里,所以除了在超市里面,在戴口罩的规定发布之前我也没有太感觉到因为peer presure不能戴口罩带来的焦虑。

如果从确诊率来看,我现在住的地方比我的家乡要严重的多。但是即使在国内除湖北以外的地方全省的确诊率都只在几百左右,但是对戴口罩的迫切却没多大区别。

探究戴口罩行为的区别的成因超过我的知识范畴,只有文化差异来解释也没什么意义。

虽然我也经常抱怨外国人对这次疫情太过轻视大意,但是听到在国内的闺蜜说起外国人没有防范意识的义愤填膺还是觉得很意外。

3.

在苏格兰读书的朋友已经回国两个多星期了,虽然她自己也没觉得很担忧但是还是受不了家里一天一个电话的焦虑情绪影响。回家的决定,比起是让自己安全更象是让家里人安心。

在一月的时候我告诉外国的同事朋友除了湖北的地方,比如我的家乡,事情并没有那么严重。现在我和其他在国外的朋友,告诉国内的亲友类似的话。

个体感受和整体概念的脱离,让我有点失去对整体情形的判断。

4.

我向来有喜欢记录的习惯,给这个系列起这样的名字,不过是一种偷懒的方式——用某个事纪去归纳发生在这一段时间,但所讨论的不必只关于一个主题。

在一个月前一个我很喜欢的youtuber说,疫情虽然令人担忧,但是她不会因此就放弃享受生活的权利。

这句话里面的疫情替换成其他依然成立,但是在接下来随着疫情进一步得到控制,但是疫情造成的次生灾害会长久持续的情况下,我想这句话的意义更加重要。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