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气鹅

2+2=4

在10年前送你一颗子弹

發布於

我第一次知道《送你一颗子弹》这本书是在高中的图书室,我只是随意的随便地选了一本封皮看着比较新的书,然后便是命运般的相遇。

我每次讲到这一段,都称之为命运的安排。但是仔细推敲起来,很难说我的生活因此发生了什么彻底的改变。我更愿意解释为一种万千表象之下的收敛,彼此相通的东西指向同一个终点,让我觉得喜欢的东西也总是互相吸引。

回到十年前,因为她的书,我知道了许多很多书,很多电影,很多概念,很多表达,很多我原来不知道可以这样但确实可以这样的事实。

比起那些形而上的,高深的哲学探讨,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有她写在美国的孤独,或者说是在美国才发现的一直以来的孤独。她说,我这样的性格或许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把日子过得一潭死水。我看到这里笑了,我说我也是。

她的生活与我的很不一样,老实说我没觉得这对我的未来有太多参考。我想我没有她这么会读书,我的小聪明也不足以搞研究,我想我也不会出国,我与其像她不如像她说的那些理工科的nerd。

但这不妨碍我觉得我可以理解她,我觉得她说出了许多我感受到但不知如何去表达的事情,不妨碍我觉得她的爱情观很有意思并且觉得她其实很擅长写爱情小说。不妨碍,我因为她把“一个人像一支队伍”一直记在心里。

在之后,我还在大学的时候买了《观念的水位》,这本书在我宿舍的枕头边上放了很久都没有看完,然后这个时候应当是一个句号了。

在她送给我那颗子弹之后,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她终于回国了,我出国了,不是美国也是八国联军。我已经很久没有关注她的消息了,很多当初觉得她好的人开始说她的不好。

然后突然一天,我发现云盘里还存着她的小说,我想起来她说的那些困惑——所有我曾经感受到的现在仍经历的。于是我点点头,说你说的没错。

十年前的那颗子弹,我想我也没有丢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